剧评丨秦海璐保剑锋诠释中年人的盛夏人生,《时光正好》温暖收官

2024-06-29 22:4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85490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现代都市剧大多时候将目光聚焦于年轻有为的俊男美女的爱情纠葛,而《时光正好》提供了一种全新解法,将目光对准人生状态已经进入到中年的人。由秦海璐、保剑锋、左小青、田雨领衔主演,潘之琳、孙浩、杜源、贾笑涵主演,李依晓、谭凯、穆丽燕、梁丽、章涛特邀出演的现代都市生活治愈剧《时光正好》近日圆满收官。剧集以接地气的生活化风格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无论是让人笑泪交织的情节设计还是恰到好处的服装布景,都做到了真实且落地,极大还原了现实的生活质感,因而获得了观众的高度认可,在收官之际交出了一份成绩斐然的答卷、收视、热度稳居多个权威榜单都高位。

于中式家庭相处模式中窥见温情

呈现都市百态人生

中国家庭的结构和相处模式随着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深入,不断发生变迁。家庭作为社会的最小单位,直观表现为亲密与独立共生、传统与现代共存的特点。《时光正好》正是抓住了这一特点,通过“去强情节”的戏剧化叙事模式,展示内在情感的戏剧张力,拍出了观众真正需要的家庭剧的样子,其风格与近两年家庭剧侧重撕裂和冲突不同,塑造了良性和谐的家庭婚姻关系。

在其他剧着重展现现代家庭发展中,代际之间因教育、经济、理念等不同而产生的矛盾时,《时光正好》则展现了更良性的沟通和相处模式,它不同于西方着重倾诉表达的亲密关系,更多是金钱、情感和家庭关照上的互相支持,而这种支持与上一代人不同的是,它平衡了对小家庭相对独立性的尊重和大家庭紧密关系的维系。比如许光华知道许梦安李临的小家庭遭遇经济危机,会拿出自己的存款,说他们永远都是爹妈的孩子,但又尊重他们对二孩的决定,直到自己中风昏迷后醒来才说出一个“生”字;李临独断专行的姐姐李静在知道梦安怀孕后帮忙照顾衣食起居,不同的生活观念和中医理念让家里“风波不断”,李临会尊重妻子悄悄为妻子打掩护,而许梦安在李临和李静起冲突时,又选择维护大姑姐,接受她的照顾。

《时光正好》通过对于家庭关系的呈现,生动展示了父母与子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以及家庭与家庭之间的紧密联结,既以传统的中式家庭关系作为根基,又保持家庭成员个体的独立性;既把“家”的概念贯穿创作始终,使其在现代话语体系下得以延续并发扬,又有对现代家庭观念的尊重,从而倡导一种良性和谐的家庭关系。同时在婚姻关系上,这一代中年夫妻也不同于上一辈的相敬如宾、原则分明,会在面临失业困境、疑似出轨、二孩去留等问题上,选择更有智慧、更轻松的方式和态度去面对和化解。

剧集让观众看到父母和孩子之间会有矛盾,夫妻之间会有争吵,血浓于水的姐妹之间也会有分歧,但大家庭在学会包容小家庭,而小家庭跟上一代的关系也更紧密,呈现出一种互相帮助依赖的局面,彰显了家人朋友间面对苦难互帮互助的友爱。以细腻而生动的笔触描绘动人故事,从细节处戳中人心,引发观众内心最温柔的情感共振,激发观众的讨论欲望,在评论区分享自己的故事:有对于亲人的怀念,有为了家人努力生活的坚持,有两代人之间的代际交流……从剧集出发延伸到现实本身,观众们以一种自白的姿态剖析自己,又以相互鼓励的方式让温暖继续传递,用文艺作品传递抚慰人心的力量,让更多观众观照自我,看见人生的百般状态,展现出了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现实力度、共鸣温度和情感厚度。

于角色表达中探寻人生新解法

折射人物成长弧光

同时,在女性角色的塑造上也有突破,以独特的女性视角作为切入,探讨了多元社会向议题,比如二孩生育、职场奋斗,以及站在女性角度看事业与家庭的平衡。现代家庭出现了父系与母系并重的新趋势,一方面男女平等意识以及家庭中女性地位的逐渐提高,另一方面传统的家庭模式依然存在,从而形成一系列问题,引发一部分现代女性的思考和探索。秦海璐饰演的许梦安是雷厉风行的职场女性,但又不同于以往无所不能的大女主形象,她会遇到职场恶意竞争、家庭经济困难、意外二胎带来的压力等各种危机,面对职场与生活的双重压力,依然努力探寻平衡好家庭与事业的智慧;左小青饰演的陈婉真追求女性社会价值和自我价值的实现,在她周围的社会系统不支持她的追求时,坚决结束外人看来完美的婚姻和舒适的全职太太生活,她选择重返职场追寻梦想,这是成熟女性正视自我价值和个人发展的觉醒之路;潘之琳饰演的许梦心,在生产前后深受孕激素失调和产后抑郁的困扰,甚至表现出任性自我的一面,但在老公破产之际,又选择和他一起苦难共担,有着东山再起的决心和勇气,展现出女性的坚韧与昂扬向上的斗志。

在女性角色之外,男性角色塑造也有各自的亮点。保剑锋饰演的李临是技术人员也是家庭煮夫,被裁员后没有自怨自艾,而是努力去克服困难努力寻找新的机会;田雨饰演的于海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在婚姻结束后也慢慢开始理解自己的妻子;孙浩饰演的贾浩文是耙耳朵,在破产之际也想着还清贷款让妻子和孩子有立身之地;父亲许光华把母亲吴丽宁宠成小仙女,打破对上一辈的传统印象。剧中男性角色没有脸谱化的渣男形象,也没有绝对完美的苏感人设,他们披着“窝囊”的外衣,底层逻辑则是对家庭的坚守和责任感、对妻子的包容和理解、与子女的平等交流,发现自身错误也能够及时醒悟,好男人的品质体现得淋漓尽致。

通过差异化的角色塑造,让观众看到了不同人的人生状态。女性所面临的生育、职场、情感等难题,在剧中着重呈现的也并非结果,而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她们在生育过程中会自我情绪调节、会积极走出抑郁状态、在职场上会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会保护好自己的权益、在情感上也会做到清醒与理智,能让观众观照自身,为其提供解决现实问题的参考。那些拼搏向上的过程以及在过程中收获到的温暖与成长,都是比结果更为重要的存在,在女性角色身上看到的战胜困难的顽强与勇气、强大的自我驱动带来的蜕变,都能给予女性观众更多的精神力量,体会到人到中年依然处于人生的盛夏。在男性角色身上也能看到他们各自在婚姻关系和家庭关系中的经营之道,家人之间爱的支撑,能让更多观众从中感知到生活的真谛。

以角色为创作基底,写人到中年遭逢的危机,写各有变局的家庭际遇,写被时代大潮所裹挟的普通人的命运,但又与很多都市生活剧截然不同,不是呈现焦虑,而是写焦虑背后的治愈;不只展现婚姻的状态,更多表现两性关系的思考,传递出真正的女性主义是在对立之外找到和谐的共处方式的价值观,充分体现出作品在角色塑造的基础上对于性别关系更深层次的思考与表达。

演员以生活化演技倾情演绎

角色细节真实可感

对于中年人生的还原同样离不开演员们的倾情演绎,秦海璐、保剑锋会从生活中汲取灵感,来展现角色的多面性。外表强势的秦海璐会在受到委屈的时候回家说“老公抱抱”,这一点也被运用到了许梦安和李临的日常生活中,两人一直秉承着有爱的相处模式,一起去面对承担很多问题。同样为了更真实呈现中年女性的二胎状态,秦海璐增重将近三十斤,在饰演角色之前第一步就是让自己彻底成为这个角色。而保剑锋会分享家里的事情得“演着说”以及在家庭中一定要有所表达等极具智慧的相处法则,他也会从李临身上学习“装怂保平安”的持家之道,是属于角色和演员之间的双向塑造。《时光正好》为观众描绘了鲜活的中年都市生活图景,让观众看到了更为真实的生活细节,以立足于生活感和真实感的创作,具有当下性的情感思考和治愈表达,实现温暖现实主义题材剧集的有力突破。

《时光正好》以家庭为圆心,以人生状态为轴,不断挖掘人性的真善美,也折射出人在家庭、职场以及社会上不断发展的向度与无限未知的可能。从事到情,从人及心,从家庭“小我”观照社会“大我”,传递出积极向上的蓬勃能量,也传达出充满正向价值意义的家庭文化。人生的盛夏永远在当下,抬起头、向前走,就能看见正好时光。人生缓缓,自有答案,在生活中学会自洽,学会坦然面对所有的难题与馈赠,相信每一个选择都会通往幸福,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