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是我的充电站和加油站!青岛籍导演刘博文接受独家专访,分享创作心得及“回家”感受

2024-06-26 15:0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99316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来福大酒店》将于6月28日正式上映。25日,青岛籍导演刘博文携主演黄轩、张哲华等来青路演,和家乡观众畅谈拍摄感悟。这部笑泪治愈的电影以独特的故事和背后触动人心的情感,让观众深深共情。在路演的间隙,刘博文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独家专访,深度解析影片,并对家乡观众

记者:在什么样的契机下,拍摄了《来福大酒店》?为何选择“生死”命题?

刘博文:我个人一直对生命的命题感兴趣,希望通过最极限的人生时刻,回推到应该怎么样活好当下。

特别巧的是,我在2019年发现了各大医院周边有一些小旅馆,电影里叫病友之家,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因为看病以及强烈的求生欲望,或长或短地聚集在旅馆。旅馆提供陪看病、替取药、帮问诊的细微又暖心服务,一群陌生人彼此帮扶取暖,彼此成为“临时家人”,这里充斥着病痛,但也充满着爱。

讲述生死是非常好的命题,也是当下社会面临很普遍的现象。电影的主人公三青,不被家庭所接纳,在社会上也看不到希望,找不到出路。在一群每天和死亡搏斗的人聚集的病友之家,他找到了位置,找到了爱,找到了家。这些构成了《来福大酒店》的根基。

记者:看到片尾有徐峥和申奥的名字,在电影拍摄的过程中,你们有哪些碰撞?

刘博文:徐峥导演和申奥导演都是我个人非常崇敬和喜爱的导演和前辈,徐老师在我剧本的创作阶段,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和指点,也让电影在整体故事层面更加紧凑,贴近观众。在我最早的想象中,三青出来面对新世界的画面可能是稍微有点凛冽,有一点“作者性”的,徐老师告诉我,要拉开时代感,更多地描绘这个时代新鲜的内容,带来反差。这让我受益匪浅。

在申奥导演的引荐下,我和柳岩老师见了面,很快达成了合作,包括电影美术指导也是申奥导演推荐的。他在很多层面给了我特别多实际的帮助,把他认可的团队毫无保留地介绍给我。

记者:《来福大酒店》呈现的温暖、现实,笑中带泪的表达非常成熟,对于年轻的新人导演来说,如何把握情感和笑点的分寸感?

刘博文:电影监制韩三平老师总结,我们的电影属于表现型现实主义。现实主义往往有时候会拍得特别凛冽,特别有颗粒感,因为这一题材涉及生命、生死,我并不想给大家带来过于沉重的感受,又希望它包含的情感、人物、困境,是生活化的,是真实的,去调好这个“度”就特别重要。

笑点方面尽量避免类似于段子、包袱、小品化,而是挖掘生活中的细节。因为东北人平日说话本身就很松弛,自带幽默,他们有一种笑对人生,什么都可以拿来调侃的状态,所以我把故事放在了东北。

泪点部分一是意料之外,二是不刻意煽情,还有就是来源于生活。

现在的观众看过太多的电影,对于创作者的意图,是否故意在某个节点煽情是非常敏感的。往往打动我们的情感首先来源于生活,生活本身又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和出乎意料,这不是创作者刻意设计的桥段能带来的。

比如电影中有一名要做骨髓移植的小女孩儿,作为创作者,我希望给她带来一丝尊严和温暖关怀,不愿意让观众天然地把她放在可怜的一面,电影中“河北”摘下自己假发这一暖心举动,在小孩儿的视角,她看到河北露出光头,脱口而出:你好丑啊!这是意料之外,但也是小女孩的真实反应。

傅爷去世时并没有给特别明确的镜头,而是通过小琳在大街上走路时,橘子散落一地,代表死亡来临的信号;三青回到房间时突然慌张,匆忙地走到电视机前很局促地摁着开关,慢慢接受傅爷去世的事实,再和他告别。

情感来源于真实的生活才能够被更多观众共情,希望这部电影带给观众的笑与泪,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也希望这部电影可以带给大家力量,把握好当下的每分每秒,正如影片slogan“余生遥遥,但是可以多笑笑”。


记者:说说您以前在青岛的生活吧?有过哪些特别的经历?

刘博文:青岛是养育我的地方,我在青岛生活了18年,直到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才离开,但是我每年都会回来,这里有我的家人,也是我的充电站和加油站。

我小学是在嘉峪关学校上的,附近是著名的八大关。每次走到这儿,我都有特别的有感觉,可能上学的时候只顾着快乐,离开了青岛,经常会梦到八大关的街道,梦到学校。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了再走到那条街道,会有一点点的忧伤,又有一些特别浪漫的往事涌上心头。

小时候家在青岛路的一个老房子里,院里有个栅栏,可以翻墙出去走小路很快溜达到海边,逛栈桥。去年我还重回故地,特别有感觉。每次自己觉得电量不够,或者创作上遇到瓶颈,就会回到家乡,走一走青岛的老街,吹吹海风。喝杯咖啡,哪怕在车上转转发呆,看看曾经生活过的街景,都会觉得灵感又多一些。

很多朋友和家人都看了这部电影,给我的反馈让我感觉特别温暖,电影是在讲他们所看到或者正在经历的生活,看完后也能够收获能量和温度,这也是我想要做这部电影的初衷,这四年我在用心做的一件事情,被我很亲近的、在意的人看到,并且认可了,这让我特别开心,还有一点小小的骄傲。

记者:青岛一直非常重视影视发展,作为影视创作者,您对家乡哪些了解?

刘博文:现在有特别多的电影和剧都在青岛拍摄,我经常听到行业内的人讲到青岛东方影都,过硬的配套设施和服务,吸引了特别多的大制作,像黄轩老师的《莫斯科行动》《蛟龙行动》等。

青岛的影视条件和专业的服务在行业内是有口皆碑的,周边很多电影项目、团队,都很认可青岛对于优秀影视项目的政策扶持,甚至很多剧组成员把家设在青岛。大家对青岛的认知就是“影视之都”、东方的好莱坞等。

作为影视创作者,我也很关注青岛的年轻导演,他们刚开始可能不会吸引到特别大的投资,希望有更多政策给予他们一些助力,会给导演和投资人更多信心。北京电影学院在青岛设立分院,对于影视人才的输送和培养是特别好的加持,也希望有更多的好学校关注到青岛。

后续我会有一部关于音乐和爱情的电影,目前正在筹划中,青岛的城市建筑、色彩、质感是非常适宜诞生浪漫的气息和氛围的,非常期待能回到家乡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