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网红养成记:90后崔恩洋 妹妹们的“青岛港口红哥”

2018-09-10 10:44   来源: 半岛网-城市信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似乎是一夜之间 ,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席卷全国,一个个十几秒的视频却能承载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创意和乐趣,让你会心一笑,甚至刷到停不下来,而你正在抖音上关注的网红,可能就在你生活的这座城市中,甚至曾与你擦肩而过。城市信报记者采访了两位青岛本地的“土著”网红,看看“青岛小哥”们的走红经历。

  



  三个月吸粉近12万

  他是妹妹们的“青岛港口红哥”

  入行时间:3个月 粉丝数:11.7万


  每天下午3点40分 ,崔恩洋与搭档刘洁收拾货物来到台东步行街夜市,准备开始营业。他们卖的商品不是别的,正是女孩子们喜欢的口红,而崔恩洋,就是受无数女生追捧的“口红哥”。

  90后夜市卖自制口红

  “妹妹,你的口红在叫你!”


  崔恩洋,1992年12月出生于青岛,曾经在海信集团做过销售工作。一年前,崔恩洋开始在夜市上摆摊卖口红,他说得一口地道的青岛话:“妹妹,你的口红在叫你”、“青岛港所有厉害的颜色都在这”。如果听到这几句话,就意味着你离口红哥不远了。

  9月8日晚,记者来到台东夜市,循着声音找到了崔恩洋卖口红的摊位。“妹妹,白(别)吃了,你没听见你的口红在叫你吗?”“你的口红,你的颜色来了,你不来看看?”……崔恩洋的叫卖声吸引了不少女生,越来越多的人停下来拿起口红查看颜色。崔恩洋问:“妹妹你喜欢什么颜色?”有的人指一个自己喜欢的颜色,崔恩洋就拿起对方看中的口红,说:“伸出你的小手手”,然后轻轻地涂在对方的手背上,两个人仔细对比、讨论口红的颜色。不管对方满不满意 ,崔恩洋最后都体贴地送上纸巾,让女生用来擦手。有的人说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颜色,就让崔恩洋帮着选。现场还陆陆续续有人同崔恩洋打招呼,叫他“口红哥”。“口红哥,我每天都看你的视频 !”他也都热情地回应。

  崔恩洋说,他们都是自己在抖音上的粉丝。一晚上下来,崔恩洋能卖出几十只口红,一支98,两支166,盈利刚好“够吃够喝够花”。“我的口红都是自己做的,纯植物材料,不含铅汞 ,用起来放心。”崔恩洋说涂口红不是为了好看:“女孩子涂口红就是为了有种战无不胜的感觉。”

  崔恩洋外表阳光帅气,私下里是个“直男”,他说自己从不敷面膜:“我敷面膜就是浪费,长得有点儿着急,敷多少面膜都补不回来了。”他还说自己从不化妆:“有一次我涂了个口红,朋友圈里马上就炸了。”崔恩洋说好多女生带男朋友来挑口红,男朋友就给挑个芭比粉色,觉得这种颜色“最少女最好看”。崔恩洋看在眼里,慢慢地磨炼出自己挑口红的技术:”顾客一来,我看她的妆容,她的打扮,我就知道她喜欢什么颜色。”做了这么久的口红生意,崔恩洋说自己非常适合接触女性,因为“女性特别好说话,不想买的也买了”:“以后一定会从事和女性相关的工作,这样做起来‘得心应手’。”

  



  3个月成为抖音红人

  口红哥吸粉近12万


  3个月前,崔恩洋还没有涉足抖音,还没变成众所周知的“口红哥”。一个朋友拍了崔恩洋卖口红的视频发到抖音上,“莫名其妙”地就火了起来。“其实我也没想火,我是个普通人,就是拍了几个视频 ,拍着拍着知道我的人就多了。”目前,崔恩洋在抖音上已经有超过11.7万粉丝,有人专门从北京、上海、兰州坐飞机跑来青岛,只为见“口红哥”一面,崔恩洋说自己很感动。在抖音上走红之后,崔恩洋发现“来的都是奔我这个人来的,一天的营业额有98%都是看我这个人的面子上做出来的。”除了卖口红,崔恩洋还在抖音上模仿青岛大姨吸引粉丝,向粉丝介绍口红相关知识,“现在我每天都得想段子,”崔恩洋后期打算靠讲段子来吸引和保持粉丝。

  纪先生和女朋友董女士都是崔恩洋的粉丝,这天晚上专门赶来买口红。“早就想来,但是一直没时间 ,没这个机会。”纪先生说自己和女朋友关注崔恩洋的抖音很久了,觉得他很有意思,这次带女朋友来买口红,女朋友试了几个颜色但不是很喜欢,董女士说:“感觉不太适合我。”被问起女朋友适合什么颜色,纪先生说:“我女朋友肯定涂什么口红都好看。”

  未来,崔恩洋打算继续当前的工作,把卖口红做成一项事业。至于抖音,崔恩洋说:“继续录呗。”

  专家:短视频平台是双刃剑

  随着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网红”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现在流行的短视频平台网红又与传统微博时代的网红有什么区别呢?曲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的教师刘燕认为,抖音和微博网红的区别主要在于年龄层次和文化层次:抖音网红更年轻,更具有商业意识,也更接地气,主要以以短视频为主;而微博网红主要以文字和图片为主,从中也可以看出两类网红存在文化层次上存在差异。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刘文俭教授说,短视频平台的准入门槛低,管理不够严谨,这是消极的一方面。另外,无论大人还是孩子,把短视频当做自己最主要的娱乐方式,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视频里有太多碎片化的东西,有的内容虚无,有人拍短视频用来标榜自己,孩子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还没有树立起来,容易被误导。所以,短视频平台应当注意加强自身监管,自觉传播正能量,才能有利于网络社会的发展。

  文/图 城市信报见习记者 张盛倩

相关链接:青岛网红养成记:老王欧巴 带着老爸当网红的青岛小伙

   [编辑: 宗瑞琪]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网红 崔恩洋 口红哥



热点新闻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