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爆冷夺诺奖 中文版权方揭秘其人其文

2017-10-06 08:08   来源: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礼智

  北京时间10月5日19时,瑞典文学院宣布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籍作家石黑一雄,而村上春树继续陪跑。在接受采访时,石黑一雄称获得该奖“是个被吓到的惊喜”。他说,诺奖委员会目前还没有联系他,还不知道获奖消息是否真实,若真的获奖,“那将是荣幸,这意味着我走在之前伟大的作家身后,对我来说是巨大的肯定”。上海译文出版社编审、石黑一雄作品总策划冯涛告诉记者,目前他们获得了石黑一雄所有作品的中文版权,预计明年上半年将推出新版,包括与中国颇有渊源的《上海孤儿》等。

  中文版权:

  “上海译文”明年推出新版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诺奖官网给出的获奖理由是:“他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他展现了一道深渊。”石黑一雄,1954年11月8日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其主要作品有《远山淡影》《浮世画家》和《长日将尽》等。曾获得1989年布克奖、大英帝国勋章等多个奖项,与鲁西迪、奈保尔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对于石黑一雄,很多国内读者并不熟悉,其实他的作品早已在国内出版。记者联系到了石黑一雄作品的国内出版方,上海译文出版社编审、石黑一雄作品总策划冯涛告诉记者,他们之前出版了石黑一雄的五部作品,包括四部长篇,一部中短篇。冯涛说:“石黑一雄得诺奖出乎所有人意料,所以我们出版他的作品,不是冲他得不得诺奖。他已经是国际文坛公认的大作家,就是不得诺奖我们也会出他的书,得诺奖是一个非常让人兴奋的消息,我们也非常高兴能够出版他的作品。我们绝不是押宝,押宝没有押这么多年的,我们从2011年开始做他的作品,包括《小夜曲: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远山淡影》《浮世画家》。”

  目前,石黑一雄所有作品的中文版权已经被上海译文出版社买下,“明年上半年应该会推出新版”。即将出版的作品包括《长日将尽》,这部作品以前被翻译成《长日留痕》,获得过英语小说界最高奖项“布克奖”,曾被改编成电影。还有一部作品是《莫失莫忘》,这部作品以前被翻译成《别让我走》,也曾被改编成电影。冯涛说:“这两本都是重新翻译的译本,因为之前的翻译质量不过关,我们请人重译的新译本。”至于改名字,冯涛坦言,主要是之前的译法太过直白,没有抓住作品的精髓。此外,还有一部是《上海孤儿》,“这个我们刚刚把版权买下来,如果质量可以的话,就用原译本,如果不过关,我们会请人重新翻译”。

  正视历史:

  《上海孤儿》再现日本侵华战争


  冯涛透露,石黑一雄与中国最有渊源的作品是《上海孤儿》。小说以1937年被日军包围的上海为背景,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英国少年班克斯与父母生活在上海租界,因父母离奇失踪而回到英国。多年后班克斯已成为英国上流社会有名的侦探,但他心中一直存着关于父母下落的谜。为解开这一心结,他重新回到上海展开调查,探寻父母失踪的真相。

  冯涛坦言,石黑一雄用细腻的笔触刻画了战时上海英国租界中无忧无虑的生活,也从侧面反映了英国殖民者将自己置身事外、无视中国人民水深火热悲惨生活的虚伪形象,更是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真实客观地描述出来。

  冯涛告诉记者,石黑一雄还有一部作品也反映了对日本罪行的反省,那就是《被掩埋的巨人》,这本书表面上是一个奇幻故事,不列颠人埃克索夫妇出门寻子,路遇两位屠龙骑士:不列颠骑士高文和撒克逊人维斯坦。他们所要讨伐的母龙魁瑞格常年喷吐一种能致人失忆的迷雾。旅途中,由于海拔渐高迷雾趋薄,加之交谈与行动上的磨合,众人的记忆开始复苏——原来所谓亚瑟王留下的两族和谐共存的历史遗产完全是假象,真实状况是不列颠人通过迷雾掩盖了屠杀撒克逊人进而取得统治权的血腥事实。于是众人在屠龙问题上产生分歧,最终以拔剑相向收场。

  冯涛说:“这本小说探讨的就是记忆与遗忘的话题,而石黑一雄本身就是日本移民的身份,大家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他记忆的是哪一段,遗忘的又是哪一段,可以说这是间接地探讨日本侵华这个话题,当然也可以说有更深的含义。”

  深居简出:

  有社交恐惧曾婉拒来华


  虽然与中国颇有渊源,但冯涛说石黑一雄并没有来过中国,因为他是一个有点社交恐惧的作家,“他一直深居简出,我们也多次表达过希望邀请他来中国的想法,但他都婉拒了,他不愿意参加任何公开的活动”。明年石黑一雄的作品就会集中出版,冯涛坦言他们会继续邀请石黑一雄,“借获诺奖这个契机,如果他能来的话,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但我感觉还是不可能。”

  这次获得诺奖,冯涛坦言会让石黑一雄在中国产生很大的影响,“我现在电话不停地响,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与石黑一雄有关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在这之前,有几个人会知道石黑一雄是谁?他之前只是文学圈的一个作家,现在一得诺奖,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谁了”。

  而网上的反响更快。10月5日19时30分,京东自营的图书中《被掩埋的巨人》已经售完。很快,京东的一些第三方店铺立刻推出了《远山淡影》和《无可慰藉》等书。《被掩埋的巨人》《无可慰藉》在当当有销售,但已经限购,每个用户只能购买一本。

  实至名归:

  作品享誉国际纯文学圈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石黑一雄得奖,在和纯文学相关的人们中间不以为奇,“他的名声在国际纯文学圈子里是极大的,这个奖也就是实至名归的肯定”。张颐武坦言,石黑一雄这个英国作家,虽然是日裔,但所写作品却是非常英国风的,没有一点文化冲突的痕迹。

  至于再次陪跑的村上春树,张颐武认为,村上春树的作品太畅销,有通俗作家的意味,没有那种纯文学的复杂感觉,自然难以获奖。但诺贝尔文学奖也要有公众影响力,因此村上春树每次都被提出来。于是诺贝尔文学奖就是公众和纯文学圈子的一个最大公约数,得了这个奖,作品就能在公众中有一时的畅销。公众也认可这个奖代表纯文学,每年公众都由此了解一个纯文学界早就著名的作家,这也是这个奖最重要的功能。

  其实,村上春树和石黑一雄早有渊源,村上春树曾说过:“近半个世纪的书,我最喜欢的是《别让我走》。”

   [编辑: 李敏娜]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热点新闻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