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诞生在中国》上映获赞 陆川谈幕后创作

2016-08-18 10:02   来源: 青岛早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近日,一部名为《我们诞生在中国》的自然电影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其中的主角是天然萌的珍稀动物。作为一部自然纪录电影,上映之初该片的排片率并不算高,但却广受赞誉,收获了不错的口碑。日前,记者采访了导演陆川,了解该片的幕后创作。陆川表示,影片不是纯粹的纪录片,而是一部自然电影,算是一部动物的故事片。在与迪士尼合作时,对方提出了“要幽默”的要求,陆川开始是不接受的,但经过三年拍摄,当电影素材在陆川面前呈现出来的时候,他发现其实支撑每一种野生动物活下来的最终极力量不是苦难,而是快乐,“它们每时每刻都在一种人类察觉不到的快乐中间,它们有自己的快乐,有自己的生命力,有它们生命的光彩。”

  有信心让更多观众关注影片

  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由陆川执导,由100多人组成的迪士尼顶级摄影团队耗时三年在中国拍摄而成,被称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自然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以中国独有的四川大熊猫、三江源雪豹和川金丝猴三类国宝级野生动物家庭为主线,以交叉剪辑的方式讲述了它们各自在自然保护区出生、成长的历程。

  虽然这部片子排片率仅3%左右,但上座率可观。对排片这么少陆川感到有点吃惊:“第一天其实比3%还少,大概是1.6%左右,可能跟这种类型的题材在市场上大家还没有见过有关。另外,可能发行事先跟各地影院的交流也不够。这两天我能感觉到越来越多的观众走进影院看这个电影,我还是有信心会有更多的观众来关注这部电影的。”而对于排片不好,陆川认为片名翻译也是关键原因,“英文片名是迪士尼公司在海外发行使用的,但是直译过来,我们的观众不容易从片名中了解电影主题。”

  拍片做得尽兴玩得很爽

  现在国内纪录片上院线的成绩都不算很好,陆川为什么还要坚持拍这样一部院线电影?对此,陆川首先否认这是一部纯粹的纪录片,“影片不能算是一个纯粹的纪录片,这是一个自然电影,算是一个动物的故事片。自然电影跟纪录片的区别在于,后期制作的时候用了很多电影手段去塑造人物和创造故事,它更偏向于故事片。”陆川表示,最开始接这个电影的时候,自己没想过未来发行、宣传的事情,“作为一个导演,最核心的工作就是做好剧本,讲好故事,把故事拍好是最核心的,发行的事情确实没有想好。如果哪种电影好发就做哪种电影的话,可能我会觉得不够刺激吧,或者不是我理想的那种做电影的状态,我还是想去做心里真正想去做的那种电影。”

  谈及这部电影跟之前的作品相比有什么不同,陆川表示,从创作的心态上来说,他觉得这是一部最无欲无求的电影,“这是一部关于动物的自然电影,很有可能在市场上是完全不被关注的,所以反而没有任何压力,做得很尽兴。”

  发现动物拥有自己的快乐

  许多观众看过《我们诞生在中国》后,觉得画面精美、主题深刻。导演用动物的视角来呈现家庭、成长、轮回这些元素,自然界的残酷法则在影片中被弱化。陆川表示,在野生动物的片子里讲残酷的故事,之前他在《可可西里》里已经做过了,“我最开始的时候也想过讲述残酷的方面多一些,但是在跟迪士尼合作过程中间,他们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幽默’。其实我最开始是有些不接受的,因为我一直觉得中国的野生动物生存境况非常残酷。但是当这些素材在我面前呈现出来的时候,静下心来看这些素材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支撑每一种野生动物活下来的最终极力量不是苦难,而是快乐。它们每时每刻都在一种人类察觉不到的快乐中间,其实它们有它们生命的光彩。当你开始能够感受到这种快乐的时候,你也开始能够理解它们生命中的那种欢乐和喜悦、幽默的东西。这些野生动物的素材逐渐地改变了我对它们的看法,我逐渐能够真正地走入它们的生活里去。 ”

  拍自然电影原则是“不干预”

  纪录片中选择了四川大熊猫、三江源雪豹、川金丝猴三种动物,而雪豹达娃死亡的段落令观众感触较深。拍摄这个细节时,作为导演,内心深处的感受是什么?陆川坦承,在可可西里拍戏时,目睹死亡是非常常见的,“在那个环境里边会感受到生命的渺小、生存的残酷,以及大自然的严酷和博大。所以我一直希望能够把雪豹的死放到电影里边去,这个是花了一些功夫的。因为通常像这样的段落是不被允许放到迪士尼这类影片里面,因为这样的影片往往是要给孩子看的,他们不太希望过于严肃、过于严酷。 ”在面对拍摄对象即将死亡的时刻,坚持拍摄还是中止拍摄来拯救拍摄对象,陆川表示确实在内部有过讨论,“一般来说我们是不允许干预的,这是拍摄自然电影的一个铁的纪律。我们确实拍到了三只雪豹的死亡,这死亡我们是没办法去帮助的。我们还讨论过,如果我们拍到了地球上只剩一只或者两只的珍稀野生动物面临困境的话应该怎么办?我们的摄影师说,也许他们会放下摄影机去保护动物不被灭绝。”陆川表示,对于干预还是不干预这个伦理难题,是拍摄者难以回答的一个问题。但是他坚持认为,对于自然电影来说,除了不允许投食喂食,也不允许去改变拍摄的环境,“这都是我们的纪律。”

  记者 王超

半岛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