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第四极" 青岛作家许晨写中国"蛟龙"(图)

2016-05-12 10:11   来源: 青岛早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读者今天看到的关于作家许晨的采访,是早报新开栏目“艺苑英才”的第一期。从本期开始,我们将陆续刊发岛城文艺工作者的深入采访,及时报道他们最新的创作成果,跟随他们的脚步,去找寻我们这座城市的“诗和远方”。

  文艺创作是一座城市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文艺工作者是“灵魂工程师”,好的文艺作品能启迪思想,温润心灵。在我们这座城市中,不断涌现着文艺英才,他们是时代的歌者,他们的成果也理应为最大多数的受众所了解。我们的“艺苑英才”栏目将在文艺工作者与受众之间搭建起沟通的桥梁,敬请关注。

  日前,随着载人深潜器“蛟龙”号2016年试验性应用航次(中国大洋37航次)在青岛市即墨鳌山湾国家深海基地起航,一部以这个我国海洋科技界的 “国宝”为书写对象、歌颂中国载人深潜精神的长篇报告文学 《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浮出了水面,而该书作者、岛城作家许晨也成为中国作家亲临 “蛟龙”号探海现场的第一人。当看到自己经历四年深入收集、体验生活和反复修订才写成的新书,即将跟随考队远赴西北太平洋再次进行“蛟龙探海”,许晨感慨万分:“应该说,这是一部中华海洋儿女共同写就的大书,而我只不过是一名记录者罢了……”

  作家登“蛟龙”第一人

  说起自己与“蛟龙”号的缘份,许晨的追忆将时间提前到了2012年的7月,彼时他刚刚作为引进人才调到青岛从事文学创作研究工作,恰逢成功创造世界探海纪录7000米的“蛟龙”号凯旋归来,停泊在奥帆中心码头接受国家盛大的欢迎庆贺仪式,“整个城市如同过节一样,沉浸在欢天喜地的快乐之中。当时我就萌生想法,要用自己手中的笔记录这件 ‘深海利器’的来龙去脉,讴歌其背后凝聚着的中国载人深潜精神。”

  很快,许晨就行动起来,一边收集整理有关海洋知识、海洋文化的材料,学习掌握世界和中国载人潜水器发展的历程;一边充分利用自己政协委员身份的便利,积极与同是政协委员的深海基地党委书记刘保华联系,进行采访工作。作为经验丰富的报告文学作家,许晨深知要想写好这部反映 “蛟龙探海”的长篇报告文学,就一定要深入“蛟龙”号科考现场去体验感受一番,这样才能掌握第一手素材,才会有真情实感。但是过去只有新华社和央视等媒体的记者跟随出过海,作家还没有过先例,这怎么办呢?许晨毫不气馁,积极申请,最终在中国作协、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协和青岛市文联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得到了中国大洋协会办公室、国家海洋局的同意,作为一名科考队员,跟随“蛟龙”远航!

  时隔近两年,2014年6月下旬,又是一个夏天,许晨登上了“蛟龙”号的母船“向阳红09”船,踏着朵朵浪花,开始了他终身难忘的远洋科考之旅,并由此成为中国作家亲临 “蛟龙探海”现场的第一人。

  深海远航三次遇台风

  “中国作家第一人”的机会和殊荣难得,但许晨还没来得及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海上台风大浪的考验便降临了。在没有登船之前,曾经当过兵的许晨想到过海上漂泊的艰苦,已经做了晕船呕吐的充分准备,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是那样的“幸运”,原本计划40天的航程因为三次遇到台风拖延至57天才回来。“‘浣熊’‘夏浪’‘娜基利’这些台风名字听起来多浪漫呀,可实际当台风来的时候哪有浪漫可言,一个长涌过来,船随时有掀翻的可能。”

  许晨印象中最深的是台风 “夏浪”来袭时,吃午饭必须得看好自己的饭碗,因为稍不留神眼前的碗就溜走了,举起的筷子则很有可能插到别人的菜盘里。船体摇摆大了,只听得一阵啪啪乱响,碗盘稀里哗拉地直往下掉。“最搞笑的是央视的张记者,刚打好了饭,端着走到桌前,一个涌浪过来,身一晃手一抖,整碗菜全部喂桌子了……”

  历时近两个月,航程9200多海里,在海上,在船上,许晨与潜航员、科学家和水手们朝夕相处,真正品尝到了“蛟龙”团队的酸甜苦辣,“大量第一手素材鲜活且丰富,对他们团结奋战打造中国‘蛟龙’的心态和情感有了感同身受,更加坚定了我要写好这部作品的决心。”

  亲身体验“蛟龙”下海

  “要想写好一部作品,必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文艺工作的讲话中特别强调的,也是文艺创作的必由之路。我通过随科考船远航,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许晨深知登上远洋科考船只是自己深入一线采访的第一步,最为关键的是要钻进“蛟龙”号舱内细致体验深海情景,才能真正体会到载人深潜对于国家对于民族的意义。但因为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为了安全起见,许晨只能跟随深潜英雄傅文韬下到舱内模拟潜海。

  而当小心翼翼来到“蛟龙”的肚子里,看到狭小的舱内布满生命支持系统和紧急上浮装置,在冰冷的机器面前,许晨对勇士们的钦佩和敬慕之情油然而生。在傅文韬的介绍下,许晨又观摩了“蛟龙”号如何采集深海生物、探测海底矿产,对载人深海潜水器的意义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虽然这次只是在船上体验了一番,可我的感觉就像刚刚从海底归来一样兴奋,神秘的海底世界,还有多少未知数需要人类去破解呀!‘蛟龙号’载人深海潜水器和我们的英雄潜航员,就是华夏儿女打开这扇‘龙宫’大门的钥匙。”

  创作追求精神情感高度

  长篇报告文学《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全书38万字,15大章节,被评价有着“生动的文笔,传奇的故事,深远的意境”,其中“传奇的故事”完全得益于作家许晨对众多科学家、深潜英雄和海洋工作者的扎实采访。中船重工集团702所66岁的老专家徐芑南,已经退休,并在国外同家人过着安闲舒适的生活,可得知国家因为研制潜水器召唤他时,毫不犹豫地偕妻子回国投身潜水器总设计师的紧张工作中,后来74岁了还亲自赴海上参加试验……为了潜水器的研究,科技专家崔维成主动放弃担任所长职务,全心投入研发;胡震甘愿放弃百万年薪的民营公司经理职位,积极参与到研制团队……叶聪、唐嘉陵、傅文韬、刘开周、杨波等深海潜航员一次又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勇敢下潜试验,科技专家朱敏、船长窦永林、船员李永玉、冷日辉等为国家利益不惜亲人离别……这些带着人类精神情感和人性温润亮点的故事,无不让许晨为之动容而热血沸腾,最终都被化成文字,成就一部富含文学特质的报告文学巨著。

  “通过‘蛟龙’研制试验的经历,写出有关爱、荣誉、同情、尊严、怜悯和牺牲精神等这些丰富的内容,从而在‘蛟龙’潜海的深度上表现出人们真实的精神情感高度,这是长篇报告文学《第四极》终极目的。”许晨如是说。

  书名“蛟龙”改“第四极”

  据悉,许晨完成书稿时,本书开始起名《中国“蛟龙”》,但觉得不够新颖,与有关专家朋友的碰撞之下,“第四极”的火花迸射而出,“南极和北极,号称地球上最远端的第一极和第二极;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极,人称第三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这些地方都被人类征服了,然而还有一个极点未曾真正涉足探究,那就是数千米乃至数万米以下的海底深处,即世界上最深极——第四极!以探索深海奥秘为己任的‘蛟龙号’,不就是挑战第四极的勇士!研制单位还曾把‘蛟龙号’叫做‘海极号’,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念,将书名正式改为《第四极》,为了紧扣主题,加了一个副题——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

  新书名甫一出,便被大家普遍叫好,“第四极”既生动形象,又简洁醒目,蕴含着深远而特殊的意义。深海大洋就是“第四极”的事业,预示着人类不断探索求知世界的创新精神。作品最终定稿后,《中国作家》《文艺报》纷纷选载,作家出版社、青岛出版社联合出版,被誉为一部厚重的海洋文学佳作。

  2016年4月12日,“蛟龙”号在即墨鳌山湾国家深海基地重新起航开始2016年的试验性应用航次,而《第四极》也在此举行别开生面的首发式并向科考队赠书,一部书写“蛟龙”号的新书登上了“蛟龙”号再探深海……与此同时,许晨还接到青岛市图书馆邀请,将于5月20日举行 《蛟龙探海与海洋文学》专题讲座。

  本版撰稿 记者 章芳(照片由许晨本人提供)

  作家简介>>>

  许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职称。青岛市政协委员,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79年参军入伍,在济南空军航空兵某团任干事、宣传股长,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91年转业到《山东文学》社任编辑部主任、主编助理、副主编、社长,2003年12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结业。自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写作,至今已发表了50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十月》《山东文学》《散文百家》《时代文学》《中国报告文学》《青岛文学》等报刊,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荣誉与责任》《真情大援川》和《再生之门》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电视文学剧本《战歌没有消逝》《鲁氏兄弟》(合作)等等。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文学版一等奖、“冰心散文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提名等多种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