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3D重聚焦点 三部曲剪成一部传奇

2015-01-12 09:41   来源: 青岛晚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一代宗师》里,马三被宫氏父女同一招“老猿挂印回首看”先后击中两次,都是双掌托在颏下,不同地是宫羽田把这位爱徒打飞到院子里的雪地上,宫若梅把这位仇人打飞一头撞在火车上。这招老猿挂印,王家卫用起来也得心应手,我们这批可怜的影迷中招两次:上一次是看宫二的人生如何起伏多姿,这一次3D版是看叶问如何捋顺自己的人生。这么说吧,这次你终于能看懂,叶问只身赴港是出于“净身出户”的状态,他从此不见自己的太太,不是没有护照,是没有爱了。《一代宗师》3D版,确实有再看的必要性——你不想被王家卫一招打醒吗?

  “三部曲”变成绝响

  江湖传闻,《一代宗师》本来是拍了三部曲的素材;根据编剧徐浩峰、章子怡的叙述,我们看到的第一版《一代宗师》确实漏了很多情节:章子怡有学京剧的戏份,有跟未婚夫张震解约、重逢的戏份,其实还有一场回家撞见父亲出殡的戏,王家卫盛赞她演得能杀人,然而他把这些爆发的戏份剪掉了,留下了平静的、静水流深的戏份。3D版《一代宗师》类似一次小小的放纵,徐浩峰惋惜的张震夜战的戏份回来了——八极门的武功神威凛凛,招式硬桥硬马;他与梁朝伟比武的段落也回来了,剃刀与筷子之间模拟两把刀的碰撞,非常冷冽;甚至宫二给叶问展示宫家六十四手的镜头也回来了,虽然只有一扇门的时间,看得人潸然泪下。

  宫家六十四手不仅是叶问的心病,也是影迷的心病。王家卫安排宫二和叶问隔着门打斗,像是演武又像是比武,两个人没有输赢,六十四手也没施展完——叶问一招不慎把门撞得关上了,宫二就此收手,留下了永远的遗憾。《一代宗师》讲的不是两个人的爱情,现代的故事里总是以男女的肉体关系为故事终点,而中国的江湖儿女是以友情为爱情,这种招式上的碰触尽管有师承、地域、身份的阻隔,仍然是欢愉而舒展的沟通。从这一点来说,《一代宗师》是武侠片里的爱情片。

  从叶问回瞰武林

  根据编剧的设想,《一代宗师》讲的不是输赢,而是礼崩乐坏的焦虑。我们看《武媚娘》,感觉唐代人怎么说话做事跟现代人一个路数,这种隔阂自从有古装剧就存在了。而《一代宗师》出彩的地方在于还原了民国武林的气氛:师父对徒弟是提防着的,所以宫羽田不传马三八卦功夫,留了一招老猿挂印就为了能在必要的时候杀了这个徒弟——结果女儿正是用这招给宫羽田报了仇;南北武林门派之间隔阂深厚,所以宫羽田与叶问之间看似抢一个饼,实际上是太极功夫跟咏春“摊膀伏”三种基本手法的较量,从无从接力的太极高手手里捏坏一块饼,叶问在功夫上确实压倒了对方。而到了香港之后,这种武林的文明被一日三餐的谋生需求所替代,叶问这种宗师只能授徒谋生,宫若梅改行当骨科大夫。这种武林文明的崩坏局面里,像丁连山这种坚持武学规矩的人显得可悲可叹。作为里子,他是宫家六十四手的秘密传承人,但他宁肯让这门绝艺绝了,也不让叶问看到。

  武林里“强枝必剪”的规矩看起来生硬,细想也有其道理。像是宫二这么强的高手,她如果传徒弟,必定打压得其他同门抬不起头;传到下一代,如果宫二徒弟不成器,其他同门也已经湮灭,这一门功夫就绝了。所以宫二守了独行道,不收徒、不结婚,让其他同门的武学发展出新的可能性,这是强枝必剪的道理。叶问一手将咏春在香港培植得风生水起,同时眼睁睁看着宫二和宫家六十四手灰飞烟灭,见过高山却无法转述高山的伟大,这种悲凉真正深入骨髓。 米荆玉

[编辑: 李敏娜]

相关阅读

一代宗师 传奇



热点新闻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