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作品《无言有爱》获亚洲微电影节最佳!导演王文龙:用“无台词”表达生活的暗流涌动

2022-09-21 14:0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799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9月15日,第九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表彰典礼在云南省临沧市举办,由青岛广电影视有限责任公司选送的原创微电影作品《无言有爱》荣获第九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最佳作品奖。该片由于涌、邹国发、张强出品,制片人蓝光林,编剧赵秋媛,导演王文龙,刘承迪、张强监制。微电影《无言有爱》作为一部文艺故事短片,大胆的采用了“无台词”的表现形式,充分运用充满流动性和饱满情绪的镜头对准这都市中普通的一对新婚夫妻和一位母亲。本届艺术节共征集全国各地参赛作品5327部,《无言有爱》从中脱颖而出,这也是青岛作品在亚微节上连续第八届获此殊荣。青年导演王文龙近日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分享影片创作的台前幕后。

微电影《无言有爱》是一部文艺故事短片,讲述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退休在家的母亲事无巨细的照顾儿子、儿媳的饮食起居,却影响了他们的新婚生活。其意在于表达当下年轻人或者说两代人之间面临的一个普遍的情况,就是如何处理好彼此之间的空间、关系、距离,如何进退又或是接受、放手,其实是当下年轻人生活的一个横截面。在创作的过程中,主创团队用充满流动性和情绪向且富有诗意的镜头对准这都市中一对新婚夫妻和一位母亲,并且大胆地采用了“无台词”接近于默片的一种表现形式,把这种生活中的暗流涌动藏曲于无言之中。王文龙介绍,片名《无言有爱》的两层寓意,最后也创意地通过主题曲《想说的话》把这种无言的情感表达了出来,这在家庭题材短片中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而本片的剧本创作与作词作曲也都是由编剧一个人完成的,也保证了这部影片从基底上情感的连贯和饱满。

“这部影片打动我的地方在于,它需要你用心的去体会体验,在创作这部影片时,我还没有结婚,对于其中的情感意味体会的不算深刻,但在一年后我真的进入了婚姻生活,真的去经历、体会这样的关系,身处其中时,我的感受便从一个‘创作者’变成了‘感受者’,我想这也是电影的魅力所在。”电影能把某些个人的生命体验复制成银幕上能让无数人体验并且共情,在创作时主创们就选取了这样一个以小见大的角度去探讨:亲子关系或者说任何的亲密关系,都不是一种恒久的占有,而是一场深厚的缘分与情感,无论是做父母、做夫妻、做儿女,人生的许多时刻都要懂得空间、进退,“而正也因为这样的亲密关系存在,生活的答案往往也存在于无言之中,可能只是一把钥匙、一场沉默的告别、一个回眸的眼神。”

这部微电影的灵感来源主创团队无意中刷到的一个短视频,“它的内容就是一个由人叙述只有文字和配图的小故事,讨论的问题其实和我们这部影片的主旨一样,但在当时有很高的点赞量和评论量,引发了评论区里无数的共鸣与讨论。”作为创作者,时刻都在寻找一种生活中的共鸣,一种纪实性、真实感。“这种情感的体验与存在是可以覆盖到每个人的,它看似是一个最平常、最简单的题材,却蕴含着最大的能量,所以我们最后决定选择这个题材进行大胆的创新,微电影的创作在我看来一定是为了制作服务的”。

《无言有爱》斩获第九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最佳作品奖,从来自世界各地5000多部影片中脱颖而出,对于青年导演王文龙来说也是莫大鼓励。“我们这部影片的主创团队都是90后、95后,也是我们青岛非常年轻的原创作品团队,而这次获奖也是青岛广电影视有限责任公司在亚洲微电影艺术节上的八连冠。作为第一次来到这么高的领奖台拿下最佳作品奖,我能看到我是在场获奖嘉宾中年龄最小的,而且也看到了其他非常多制作优良的顶尖作品,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些问题和不足,所以我的内心非常激动又非常忐忑,感恩于老师、领导、父母的培养和创作团队成员的支持,又必须让自己谨记继续保持谦虚和谨慎,努力学习和钻研,我想这部影片的创作和获奖将给予我们主创团队未来创作更多新作品、好作品最强的信心和动力”。

创作《无言有爱》的整个过程时间非常紧张,加上影片又涉及了很多公交车站、公交车上需要调度配合的戏,还有海边阴晴不定的天气,在拍摄上遇到了很多困难,王文龙回忆,“最后一天晚上要拍摄的最后一场在公交车站离别的戏,等末班车后公交公司调度的公交车来,已经很晚了,我们原先找好的拍摄场地的路灯突然坏了,整个剧组的人就坐在公交车上,围着场地附近的街道一个又一个转,最后找了接近一个小时才找到最后这个拍摄的地方,等拍摄完收拾好器材回到市区已是深夜,第二天一早又到晚会的剧组工作,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真的非常辛苦,但也非常充实,最后取得成绩我想我们整个团队的努力都没有白费,这对于大家来说都将是一次宝贵的回忆”。

王文龙介绍,目前在国内的微电影市场或者说短片市场是蓬勃发展的,自2019年以来,越来越多的院线电影都采用了“多单元”的形式,比如《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父辈》以及今年中国香港各大著名导演一起合作拍摄的《七人乐队》,都采用了主题式+年代式的微电影组合,收获了良好的市场反馈和观众的好评。这对于微电影创作者来说是一个利好。“短视频时代观众观影习惯的改变,微电影这种介于短视频与长片院线电影间的媒介,正好符合短小精悍的需求,包括今年B站与坏猴子影业联合出品的《大世界扭蛋机》系列短片,也更是针对像青年导演的,机遇很多,挑战很多,作为创作者在当下就是要继续提高自己的实力,继续学习和努力”。青岛也出品过非常多优秀的微电影,比如《晚安陌生人》《会议终结者》等,这些微电影的编剧和导演,如今也已经走入了院线电影的殿堂,斩获了金鸡奖等国家电影大奖。

在对外传播上,王文龙认为,一定要认真的深入生活体验生活,用情用力的讲好中国故事,紧扣时代脉搏,去传递好中国声音,平藏曲、曲更浓,把握好情感的共鸣,才能收获更多人的关注与感动。

拍电影长片是每个导演的梦想,王文龙说,他会通过短片不断地积累和训练自己讲故事、塑造人物的能力,并在生活、 学习与实践中寻找优质的题材、新颖的角度和属于年轻人的审美和方向,大胆去尝试和突破。“在当下的环境下,剧本是创作的重中之重,我想在未来只有优质的剧本故事、符合新主流电影市场规律的创作特点以及充满原创能力和创新能力的青年团队才是打开电影长片大门的第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