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炒冷饭,不走套路!《运河边的人们》编剧马继红揭秘主旋律创作的“真香秘籍”

2022-08-15 15:3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1698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接地气、接人气是走进百姓内心的关键。主旋律不能曲高和寡,要用烟火气的细节,真诚地与观众沟通。”现实题材剧《运河边的人们》正在央视一套热播,高居全国收视榜首。该剧是由《外交风云》《彭德怀元帅》《红十字方队》的著名编剧马继红创作,开播后在剧情、人物塑造和运河文化等多方面引发热议。近日,编剧马继红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采访,畅聊了主旋律创作怎样才能“一路花香一路唱。”

编剧马继红(右二)与主创合影。

实地探访了一百多人

“很多人问我,你一个军旅作家,为什么想起去写大运河?其实《运河边的人们》是一篇命题作文。2020年底,我应邀参加杭州市莫干山镇仙潭村编剧村的开村仪式,期间浙江省委宣传部的领导问我是否对大运河感兴趣,想不想就此做一部电视剧?这一问把我给问住了,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大运河是个很遥远、很陌生的概念。回到北京后,我有意识地对大运河做了一些功课,查阅了一些书籍,也看了一些有关大运河的专题片。如果说从春秋吴王夫差开挖“邗沟”算起,大运河的历史至今已有2500年,仅京杭大运河就流经四省两市,约1800公里。面对如此厚重的题材,我确实有一种‘老虎吃天——无从下口’的感觉。”谈及此番创作的契机,马继红说道。

后来马继红决定到运河边走一走,她从杭州出发,先后去了湖州、嘉兴、绍兴、宁波,一路采风。“在此期间,我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既有常年在运河上跑船的船老大,也有负责河道监管的执法人员;既有亲身参加运河治理的干部,也有祖辈居住在运河岸畔的老百姓;既有亲历大运河申遗的官员,也有多年研究运河的学者专家;既有靠山吃山的茶农,也有爱河护河的志愿者;此外,我还采访了一些艺术家、建筑工人、做船菜的老板,形形色色的采访对象加起来有一百多人。他们对大运河的叙述以及不同经历,在我脑子里产生了化学反应。站在运河河畔,我似乎能感受到它的呼吸,能听懂它的喃喃细语。大运河已经流进我的心里,融为一体。”

相较于其他运河题材剧,在创作上有特色和亮点上,马继红告诉记者,“以往展现大运河的电视剧并不少见,但大多属于历史年代剧,往往以漕运码头为内容展开,讲述的是一个个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的故事。《运河边的人们》的视角则立足当下,以东江市为叙事载体,围绕那条历史悠久、穿城而过的大运河,聚焦党员干部路长河的勤政实干,通过治理河道污染,保护生态环境;传承历史文化,完成世界申遗;打击文物走私,清除官僚腐败;打造大运河旅游金名片,树立城乡共同富裕样板等一系列事件,多维度展现了新时代党领导人民克服困难、团结奋斗、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征程。”

虽然聚焦的是大运河,但通过大运河的治理、繁荣、发展,展现的却是一副充满激情和活力的新时代画卷。“大运河沟通着历史和现实,沟通着中国与世界,也沟通社会与人生的方方面面。剧中涉及到各行各业的众多人物,他们独特的性格和命运,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折射出新时代党员干部‘勤政为民’的精神风貌和新世纪大运河‘旧貌换新颜’的巨大变迁。”

个体命运与时代发展形成共振

《运河边的人们》播出后,观众评价剧集节奏很快、戏剧冲突强烈、事件很真实,人物也很贴近生活。在传播时代主旋律的同时,又有生活的烟火气,在创作上怎样做到这两方面融合,马继红透露,“过去一提起主旋律剧,就认为是口号加说教,或者是英模人物加好人好事,其实这是一种偏见。我在构思《运河边的人们》时,给自己定的标准就是它必须是正能量,但同时它又必须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要以小见大,把小人物和大时代紧紧勾连起来,要接地气,让观众感觉到剧中的人就是你的朋友、你的邻居。另外,剧情绝不能平铺直叙,要有矛盾冲突,要有跌宕起伏,要有情感碰撞,而且有时候要有误会、有曲折。所以我就以主人公路长河为中心,建立了一个人物关系网,把我采集到的事件,有机地融入进去,靠人物去推动事件的发展,靠事件来展示人物的性格。说到底,就是要把视角下沉、把笔触下沉,让人间的烟火气,人物的个体命运与时代发展形成同频共振。“

作为编剧,马继红对王雷饰演的路长河,韩雪饰演的梁子言是很满意的。剧中演员们把剧本平面的人物变成了立体的,有血有肉的角色。由于他们严谨的创作态度和精湛的创作功力,为人物增添了不少光彩。“王雷作为《运河边的人们》的主演,他的表演难度是很大的。首先是量大,这部剧仅路长河的戏就有七百多场,所以王雷说这是他拍电视剧以来,场数最多的一部戏。另外,路长河的人物性格不太好把握。他阳光、正直、倔强,讲原则胜过讲情义,所以这个分寸一定要拿捏好,稍微演过了就会让人产生他一本正经、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王雷在这方面把握得很好。他将那种埋在心里的痛苦、挂着眼泪的微笑,那种对亲人的疼爱、对朋友的挚爱,以及内心的委屈、愧疚、酸楚都演绎得恰到好处,让人觉得这个人物真实可爱。”

主旋律出圈的共同特质

年初的《人世间》到豆瓣9.2的《大山的女儿》,再到近期播出的《运河边的人们》,今年在央视一套播出的几部主旋律剧都很火,热度很高,尤其赢得了年轻观众的喜爱。马继红补充说道,“主旋律火爆出圈的现象并不是今年才有,前些年我写的《外交风云》《彭德怀元帅》,还有去年建党百年涌现出的《觉醒年代》、讲述扶贫故事的《山海情》、记录改革开放的《大江大河》、记述英模人物的《功勋》,这都引发了追剧热。”

在创作层面,马继红认为有这些共同的特质:第一,全新的表达方式。这些剧在价值传达、艺术表达、情感触达、市场到达等各个方面形成了一种合力;第二,接地气。它的人物不悬浮,无论是《人世间》里周志刚一家,还是《大山的女儿》里的黄文秀,以及《运河边的人们》里的路长河,这些人物都有温度、有筋骨;第三,对题材内容的精耕细作。这些作品从大的框架到故事的走向,到人物的塑造,以及场景、语言,乃至每一个细节,都做得比较精致。作品没有拘泥于零散的家庭琐事和情感纠葛,而是强调人间烟火气之上的宏大叙事,将生活要素融入时代的大背景中;第四,有实力的强大制作团队和演员的精心表演。不管故事主题多么宏大,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都是演员的表演,所以我觉得这些火爆出圈的电视剧都有一个好故事、好剧本、好团队,演员能够比较好地诠释剧中角色,再加上服化道、录音、美术、音乐,方方面面因素综合起来,才能促成一部出圈的好剧。

要出精品得舍得投入

“高质量的主旋律电视剧永远不会过时。”谈及在当下市场环境和文化语境下,主旋律剧未来的突破方向,马继红表示,“一个方面是,不要炒冷饭。即便是同一题材,也要寻找新角度。这些年大的节庆点较多,比如记录一大的电视剧、电影就有十几部之多。这有好处,也有它不足的地方。不足的地方就是容易使人产生审美疲劳。如果再做同一题材的电视剧,我们必须深耕,加深文化内涵,形成独特的艺术文本和全新的样态,用全新的讲述方式来实现历史的现代化表达;另外,要坚持年轻态,不要老生常谈,不要走套路。青年观众是主旋律电视剧的观摩主体,这就要求我们要以精巧的艺术构思来营造与青年观众精神对话的综合艺术空间,要在故事性和艺术性共同发力,迈向年轻态的审美路线。《觉醒年代》就做得非常好。《觉醒年代》选取以陈延年和陈乔年为代表的大批卓越的青年同志,将他们的革命目标和崇高理想作为叙事核心,通过历史中的青年人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对中国道路的探索,感召当代青年。对于中国梦的追逐与认同,使得当代青年与历史产生了同频共振;第三个方面是,在主旋律电视剧的制作上要舍得投入,形成良性循环。不知从何时起,具有商业味道的叫市场剧,主旋律剧叫政策剧,两者在平台收购价格上相差很多。我想强调的是,主旋律电视剧通常跨度较长,特型人物较多,拍摄场景比较复杂。相比之下,它的投入会比某些市场剧或商业剧投入更大。如果对主旋律电视剧舍不得投入,粗制滥造,那肯定出不了精品。所以我认为相关部门必须让优秀的主旋律作品在投资、制作、播出的各个环节上形成良性循环,对优秀的主旋律电视剧一定要给予扶持和表彰。只有这样,主旋律影视作品才有持续的发展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