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路上的人生百态!《幸福到万家》高热收官,众主创接受采访揭秘幕后故事

2022-07-21 16:3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290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斗闹婚、征地补偿讨说法、进城务工学法律、开客栈、冒名顶替寻公道、治理水污染……现实题材剧《幸福到万家》在优酷、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开播以来,农村姑娘何幸福追求公平正义、追寻自我价值的故事深深打动着观众,引发了“全民追幸福”的热潮,创下各平台多项纪录!收官之际,众主创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采访,畅聊了对于角色的理解以及幕后的故事。

赵丽颖:

何幸福不爽感但接地气

第一次参演新农村题材,对赵丽颖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这部戏各方面可能都不是大家以往认知的形象,但是剧集从角色设定到场景安排都有真实还原,很多情节都在新农村的建设过程中真实发生过。大家在看剧的过程中也会觉得很熟悉,很有烟火气和共鸣感,我觉得取材于生活并进行艺术加工的情节更有生命力,也会让大家更想在一起去讨论和碰撞。”

赵丽颖认为整个故事都很有现实意义,希望观众能通过这部剧了解到新农村的新风貌。“何幸福比较吸引我的点是她很真诚,也很勇敢,人物性格鲜明,有自己的成长线,是很立体的女性形象,她对自己的态度和对于从小家到大家的看法都是在一点点地改变。”

在和王庆来的婚姻上,赵丽颖坦言,“何幸福不是那种传统认知上很爽感的角色,比较接地气,也比较现实,很平凡的一个女人。她可能做出最后的一个改变,不一定非得说就是以离婚或以这样的一个极端的方式去处理,她的处理方式是不光要自己进步,还可以带动身边的人一起进步。”

唐曾:

王庆来其实是个可怜人

“我出演之前就知道这个角色会被骂!”自《幸福到万家》开播以来,何幸福老公王庆来就被屡屡骂上热搜。作为上海戏剧学院科班出身的实力派,唐曾以往在荧屏中塑造的都是硬汉形象,不过,这回演“渣男”才让自己彻底出了圈。他告诉记者,自己有意把王庆来往极致上演,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唐曾表示,演员拿到角色就必须演绎出复杂的人性,“我要去爱他,爱这个角色,搞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不能去演一个表面化、脸谱化的人,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坏人,‘庆来’也不是坏人。”从角色出发他这样分析,“王庆来是个只知道种地的农村人,他的认知、文化层次、格局各个方面都很差,很狭隘。原生家庭的影响让他从小自卑,心理阴影很重。他的心态一直不正常,老婆进步那么快,他想追着她,再加上当上保安有权力了,飘了,就出现了很多‘畸形的行为’,其实他是个可怜的人。”

对于庆来和幸福的婚姻,唐曾觉得,说媒、相亲是农村很普遍的婚姻方式,庆来相亲认识幸福的时候“第一眼就喜欢上了”,经历了婚姻生活,有孩子之后,他肯定是爱老婆的。王家在万家庄虽然是小门小姓,但是他们家庭条件还算可以,幸福也欣赏他的老实能干。只是俩人在一起久了,很多毛病就出现了。对于大家劝两人离婚,唐曾感慨,都说劝和不劝离,婚姻都是需要经营的,庆来也有一个变化的过程。

张可盈:

演农村女孩毫无违和感

《幸福到万家》演员中还藏着一位“星二代”,那就是饰演何幸福妹妹何幸运的张可盈。作为演员张凯丽的女儿,张可盈自身的成长环境与何幸福离得比较远,但她这次演农村女孩毫无违和感。

“何幸运是个平凡又不平凡的女孩,她面对很多现实问题,其实内心也很挣扎,中间有过向现实低头,做出了不那么正确的选择,但是最终还是回归了正轨。”张可盈如是说。从《幸福到万家》开局,何幸福的妹妹何幸运就因为婚闹风波而成为焦点,这也拉开了戏里的各种矛盾。关于闹婚的戏份,“因为没有拍过,当时还是挺忐忑的。”为了不露怯,张可盈在片场也装作十分淡定,不愿意给对手演员压力:“其实我到现场的时候感觉和平时气氛很不一样,但是那种情况下如果我还表现紧张,就不利于大家工作了,我就心里默念必须要表现轻松,曹征老师其实也非常照顾我,一直在顾及我的感受。”

张可盈坦言被赵丽颖掌掴的戏则更有心理压力:“在拍之前很多天就开始发愁要怎么拍,她其实是做错了事,但是必须要理直气壮,就像郑晓龙导演说的何幸运已经变了,她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必须是对的,一定要有这样的信念。所以姐姐必须要真的狠狠地打下去,何幸运也必须认定自己没有错,这场戏才成立。”

曹征:

观众一边骂一边表示肯定

从《红高粱》到《芈月传》再到《幸福到万家》,曹征可以说是郑晓龙导演戏中的“反派专业户”。曹征这次饰演的万传家被网友称为“万恶之源”“道德刺客”,“我也看到了,觉得挺有趣的,毕竟这个戏里好多的矛盾冲突都跟他有关。‘道德刺客’这个称号我觉得很准确,万传家在这部戏里就是刺穿了道德的底线,但幸福终将击退黑暗。”曹征告诉记者,“其实《红高粱》时就担心会被定型,被大家讨厌。但是到今天,我真的是非常开心和感动。现在观众的审美和认知已经到了一个新的程度,大家都非常理智,理性地追剧。我看弹幕,他们真的是一边骂着万传家,一边对我本人表示着肯定和喜爱。作为演员,这是何其有幸的一件事儿。”

关于闹婚那场戏,“大家一直都很重视,因为这是全剧的开场,也是所有事件矛盾的引子,所以要让观众感受到真实感。但拍戏的真实感和真实性是两件事儿,我们如何在假的过程中营造出一种相对真实的氛围感,这是一直在探讨的事情。丽颖演戏是特别真诚的,她处在那个人物里,真的会生气。所以,我们或多或少也会担心那个板凳是不是就真的给(我)开瓢儿了,导演也开玩笑说准备了七个板凳。”

这次和刘威老师演父子,曹征透露,“和威哥合作得特别愉快。从拍摄开始,只要我在现场,威哥每天都煮一根玉米,他半根儿我半根儿。因为拍这个戏,我跟威哥建立了非常不一样的父子情,所以他杀青那天本来我是没有戏的,但我专门儿去了现场,陪着他杀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