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颖身上有股倔强劲儿!《幸福到万家》热度和口碑齐飞 专访导演郑晓龙揭秘幕后

2022-07-07 16:48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58753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原本是一场喜庆的婚礼却上演了一出“闹婚”闹剧,《幸福到万家》开场直接引爆矛盾点。农村媳妇何幸福“讲理”“维权”之路上的点滴都牵动着观众的内心。这部戏以女性励志成长为主线,同时展现了我国乡村振兴战略的主题以及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法治文明建设的成果。故事质朴又带着锋芒,对现实充满了关切和善意,开播以来热度与口碑齐飞。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导演,郑晓龙的作品看得到家庭冷暖,又看得到时代的传承。这次创作《幸福到万家》又有着怎样的故事?让我们听他来揭秘。

郑晓龙导演。

现实主义笔触描摹新农村发展

《渴望》《北京人在纽约》《金婚》《红高粱》《功勋》……30多年来,郑晓龙创作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佳作,也是现实题材领域的大拿。

《幸福到万家》是他与编剧赵冬苓继《红高粱》之后的再度合作。郑晓龙回忆,首次看到编剧赵冬苓的剧本大概是在六年前,这部戏根据陈源斌的长篇小说《秋菊传奇》改编,六年间剧本进行了反复的修改,为了是与现实、与当下结合得更紧。

在创作方向上,他认为,前几年的很多作品都在讲农村由穷变富的故事,但现在不能只讲这些,还应该讲农村富了以后是怎样的。“农村生活的变化不只是物质层面的,还应该在精神文明建设、法治建设这些方面去展现。打磨剧本希望既要好看、观众喜欢,也要将农村的基层文明建设,人们的精神面貌,价值观、环保意识、法治意识这些变化都要呈现出来。”

剧集开篇,一场热闹的乡村婚礼上,新媳妇何幸福陷入了妹妹被闹婚的风波里。何幸福坚决抵制闹婚旧俗,为受委屈的妹妹要个说法,但由于法治意识欠缺,大伙儿都认为何幸福为妹妹鸣不平是不必要的“小题大做”。新旧观念的激烈碰撞、外来者与守旧者的交锋,直接引爆了矛盾点。在最新剧情里,何幸福为了征地赔偿的事,走上了法律维权的道路,万传家也被何幸运以猥亵罪告上了法庭。“这个戏比较直接地讲了一些农村‘旧’风俗和‘新’观念的矛盾,是《幸福到万家》作为现实题材对于当下乡村比较真实的描写。通过法治的方式解决村民或者是老百姓生活当中日常遇到的具体问题,这是依法治国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式。”

在创作理念上,郑晓龙表示,“我们讲新农村建设,跟我们国家这些年的发展是非常吻合的,就是从农村到城里,又从城里回农村。 因为现在农村的变化已经很大了,不像以前农村的生活很苦,农村的基层治理水平也得到了提高,现在城里的年轻人又有了回乡去建设新农村的愿望,家乡也成了他们实现个人价值和梦想的一个天地,他们愿意回到自己家乡去创业。城里人想要出外旅游、度假,到好山好水的地方,农村的机会也多。就业机会也比以前多了,比如说在农村做民宿、餐饮、手工产品等,都给了很多农村年轻人挣钱和就业的可能。”

实景拍摄呈现质感画面

故事的开篇,一个航拍的长镜头展现出被绿水青山环抱的“万家村”,广袤田野间展现着一幅升腾的乡村生活图景。村巷幽幽,白墙黛瓦。剧组选在安徽取景,辗转西递、屏山、秀里影视村等多地,朴实清新的皖南村落为剧情铺垫了浓厚氛围。

郑导透露,之所以选择在安徽拍摄,一是因为这些年那里农村的经济发展很快,能够展现经济上由穷变富的过程。另外一个原因是,徽派建筑,和山水互相映衬,给人的感觉不像城市里的高楼大厦,符合建设新农村的剧情逻辑。“现在很多城里人愿意到农村去度假、休闲、旅游,就是因为那里山好、水好、空气好,大家都愿意去。所以说,拍出来观众也会觉得很养眼、很向往。”去采景的时候,正好是夏天,每天都在路上,下车走一圈就是浑身大汗,“我们要找的地方,不是千篇一律的农村,要有徽派建筑的特点。”何幸福家有最经典的白色的高墙,剧中的房屋也能看到砖雕,石雕和木雕的特色,围坐在中庭吃饭,更有了家族的感觉。

因为都是实景拍摄,不同场景之间的距离又很远,转场成了拍摄过程中最耗时间的事。“我们从驻地每去一个景拍摄,都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拍完了回来又是一个多小时,一天要三四个小时在路上,那里的冬天又经常下雨,路很难走。画面要拍好看的话,光线很重要,所以要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找光线,比如去找特别广袤的菊花田。”尽管过程不容易,但画面质感有了保障,他觉得很值。

赵丽颖投入真情演绎人物

眼睛一瞪,脖子挺直,双手插兜,何幸福又出门讲理去了。剧集开播以来,赵丽颖饰演的在冲突中勇敢成长的女主何幸福“敢姐”形象深入人心,也引发了网友的强烈共鸣。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继《金婚》后,郑晓龙与赵丽颖时隔15年的二度合作。

对于故事的核心人物何幸福,郑晓龙说,一开始选演员的时候就确定了赵丽颖:“她是最合适的,身上有那个倔强劲儿,有股蓬勃的生命力。我们很早就定了她,但是后来她怀孕生孩子,剧本也在修改。等到剧本弄完了,她也恢复了,还有了做母亲的经历,要的就是这个感觉。”

在郑晓龙看来,赵丽颖的表演是对角色“消化理解透了”:“一旦她自己不理解,她就过不去。这回拍戏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我经常要跟她讲这个事是这样的,必须跟她沟通好、说明白,她只要理解了就能表现出来,特别质朴。基于自己的生命体验,再真情实感地转化为有感染力的表演,这是她的优点。”有很多演员特别会演,眼泪说来就来,但赵丽颖“绝对做不到”,“她一定是真的动心了,这点特别难得”。

除了何幸福,另一个备受关注的角色当属刘威扮演的村支书万善堂。在郑晓龙认为,万善堂本质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但他不是十全十美的完人,他也在成长和变化。“他作为老一辈的村庄领头人,有法治观念上的局限性,也有些大家长作风,有些落后的意识还没有改变。他也不是特别会教育孩子的家长,对孩子伸手就打、开口就骂,这可能是过去老的教育观念。但是后面的剧情里,何幸福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也有长辈的格局,去帮助后辈。”郑晓龙说,万善堂这个人物是很有典型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