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华录》凭啥火爆全网,对话主创、文化学者畅聊幕后

2022-06-29 16:18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558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美人微笑转星眸。月华羞,捧金瓯。歌扇萦风,吹散一春愁。”这是苏轼所作宋词《江城子·墨云拖雨过西楼》对于美人情态的描写,正如,《梦华录》里的赵盼儿,双扇起舞、翩若惊鸿。这个6月古装剧《梦华录》热度居高不下,豆瓣近54万人打出了8.5分的评价,足见该剧在观众心中的分量。除了观众对赵盼儿与顾千帆至诚至真的爱情故事、三姐妹相互扶持向命运挑战等剧情的探讨,剧中所展现的宋代的市井烟火、百姓的衣食住行、商业发展等知识点也掀起了一股文化考据热潮。这创作幕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有哪些话题可以延伸?近日,半岛全媒体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让我们听主创、文化学者娓娓道来。

另类CP线好嗑:

刘亦菲、陈晓成就“顾盼生辉”

刘亦菲饰演的茶铺老板娘赵盼儿,开篇就秀出了点茶技艺,一侧身、一微蹲、一高举,身姿风雅婀娜、动作干练娴熟!这茶百戏绝非一日之功,引众人叫好,“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笔下茗茶的畅快跃然于屏。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身素衣的刘亦菲清丽动人,从赵灵儿到赵盼儿,16年光阴流转,刘亦菲身上增添了烟火气。赵盼儿虽不会武功面对贼人机智果断,遭遇负心郎悔婚,她赶去东京讨说法,途中施计救下宋引章和被丈夫抛弃的孙三娘,仨闺蜜一起“北漂”到繁华的东京城,各展所长搞事业。这样一位有勇有谋、有情有义,独立自强的女子形象呼之欲出。

“盈盈而立、风骨傲然”,到了东京之后,赵盼儿的着装、配饰、妆面也明艳起来,舞扇的名场面更是令人沉醉,只见她如雪的手腕轻轻一转扇子,整个人顿时灵动飘逸起来,盈眸流转都是风情,但又不是魅惑,这就是刘亦菲独到的气韵与角色融为一体。

刘亦菲曾在特辑中这样表示,“这些年也会被问到哪个角色最像自己,但每次都会说每个角色都是我的升级版。这部戏的女性或者说是人的感情,都是细腻有层次的是比较复杂的,非常吸引我。在《梦华录》这一段旅程里面,我觉得‘赵盼儿’这个人物给我带来了很多思考和营养,她是有血有肉、很有灵魂的一个角色,你可以有很多空间和未知,用自己的色彩和理解去填满她。每一次都是从零开始,放空让自己去投入。”

“剑眉星目、身手矫健”,陈晓扮演的顾千帆可谓人间理想。作为皇城司指挥、权臣之子本可以在父辈庇佑之下,但他却全靠自己打拼。“一任主官一条鞭,勿敷衍,勿贪生。”铁面无私、雷厉风行。他生性正直、心系朝廷与百姓,在敌伏四方之间英勇抵抗。随着剧情的推进,顾千帆的身世与经历,让观众虐心不已。

“心心相惜、情根深重”,即便是这样一位高冷的皇城司指挥使却对赵盼儿情有独钟,细腻呵护、温柔以待。他不在乎身份地位,不为世俗折腰。虽手握强权,顾千帆关照女子的尊严和生存困境,为赵盼儿等人挑战规则,实为难得。

采访中陈晓说,“顾千帆这个角色,在我看来他比较像是一个矛盾体。他本身是进士出身,后来又因为自己耍个性跑到皇城司去,由文转武,从文官变成了武官。然而他骨子里还是一个文人,他有文人的清高、有文人的酸腐,同时他又在皇城司里边历练,见过市井、见过世界上各种丑陋的面目,所以他身上很复杂,有很多冲突在他身体里边。不过,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挑战还是武戏部分,会在这上面做一些准备。”

“临水而依,顾盼生辉。同卧轻舟,共许白头。”赵盼儿与顾千帆这对cp好嗑,但并不套路。从茶铺初见的不打不相识、到杨运判家变后患难与共,从香云楼再遇时的暗生情愫到华亭县离别时的恋恋不舍,从救下诏狱受水刑的盼儿到顾千帆直球表白,感情线是随着人物的际遇与关系的递进而发展,也透射出人物的性格:即便是坚强的赵盼儿内心也缺乏安全感,即便是硬核的顾千帆内心也渴望着被爱,而两人相爱相许之后又遭遇了命运的挑战,这份感情才越显珍贵。

女性成长现实感强:

柳岩、林允从角色中汲取力量

《梦华录》里刻画了女性群像以及她们的成长历程,其中很多遭遇其实都与当下社会女性困境有所映照,从而与观众产生共鸣。戏中把重点笔墨放在了三姐们身上,而她们的人设并不完美,都有情感挫败,也都有自己的软肋、心结。这与一路升级打怪的女性爽剧有着明显的不同,虽然故事是架空的但是却有着现实意义。

“巧妇能干、敢爱敢恨”,屠户出身的孙三娘,拥有一手好厨艺,也尤为励志。在钱塘被丈夫孩子休弃、初进都城被各路歹人欺辱殴打甚至驱逐游街,她依旧坚定的站在姐妹身前不惧强权、不畏困苦,抛开过往,展现新的生活,令人钦佩。

对于角色柳岩也赞赏有加,她告诉记者,“孙三娘是充满力量、重情重义、颇有胆识的一个女性形象。最吸引我的是她很有才能,母亲小时候就跟我说,人一定要有一技之长,这样就不会饿死,当然我觉得在当今社会也是非常有用的,才有在社会立足的资本,朝着梦想前进。孙三娘极具现代女性的思维,在东京城最大的酒楼成为了二掌柜,这也算是一个美梦成真的过程吧。”

“琴声高逸、柔情似水”,“江南第一琵琶手”宋引章貌美如花,但她不像盼儿那般冷静果敢,三娘那般爱憎分明,尽管才艺精湛,但内心并不自信,也是颇具争议的角色。在盼儿的照顾下,宋引章未经世事磋磨而显得单纯,但她又不甘心被保护,缺乏对人的辨识能力,让自己身临险境。因为事业上的分歧和感情上的失意,与姐妹们频起冲突。随着剧情的推进,她在暴雨之夜完成了自我蜕变真正成长起来。

林允在接受采访时说,“她会靠自己的努力去赢得别人的尊重。这次饰演宋引章给我带来的全新体验和最大的挑战是要弹琵琶。我是没有学过琵琶的,开拍前期请了专业的老师来教学,帮助自己更好地融入角色。上过很多节课,慢慢也能弹下一首曲子来,在戏里弹奏时就有一种在开小型演奏会的感觉。”

宋代美学拿捏观众:

导演打造人景合一意境之美

细腻的情感,绝美的构图,写实又浪漫,《梦华录》的幕后有着这样一位掌舵人——杨阳。在她的作品栏中,既有《功勋》这样的重大题材,也有《将夜》系列这般吸引年轻观众的爆款,这次为何会选择《梦华录》?她这样表示,“这几年拍了很多男性戏,内心中一直渴望能够拍一部表现女性的戏。《梦华录》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女性题材,活色生香、美艳、生动、励志、向上,是一个非常有烟火气的市井戏,都是百姓生活、寻常人家。但‘生动’建立在生活的基础上,我们故事的背景是建立在集大雅于一朝的宋代。”

这是一部展现女性相互扶持的群像戏,导演杨阳想要拍出一种独韵,她便想到了“水”。“女人如水,海洋般深邃,空气般无所不在。水折射的光无比绚丽,带着爱和友善。水滴石穿,排山倒海。水滋养万物而不争。上善若水,既是大爱。”于是她和团队到了开封府、无锡、江南一代的水乡古镇做了很多的考察和采风,慢慢去找这部片子的调性。“我希望我们的景不要太堆砌,让演员穿好了服装,站在那个景里,浑然一体,成为一幅画面。”

剧中极具古典美的镜头和讲究的布景呈现出古诗词般的意境之美,她拍出了宋代的简约、优雅与高级。“第一,这是古代背景,我还是希望能够含蓄的表达,可以通过比如长镜头、远景的形式,对画面做留白处理,让观众能够有更多想象的空间;第二,通过一些取景,比如街道的热闹、人来人往的场景,然后大家说的台词也是偏白话的、通俗的,观众也更容易理解。”

“《梦华录》里看到了很多‘现代(意识)'的古代女孩关于‘北漂’的故事,用古装去表现‘现代’生活,要把这两方面做一个很好的结合,这个与我以往的创作是不同的。我印象比较深的一段戏是赵盼儿、宋引章、孙三娘她们三个人被欧阳旭驱逐出了东京,顾千帆看见三个女人这么落魄的样子,赵盼儿还特别要强的假装没事儿,但其实三个女人心里面都有很多的委屈。拍这段戏的时候是真的很感动,觉得作为女性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杨阳说,这部戏她特别希望可以带给观众一些共情点,“自己想要放弃的时候,坚强地站起来,永远不要向命运低头。”

在场面调度上,她觉得难度比较大的是拍摄斗茶。“每次到这一段的时候,心力交瘁的感觉就特别复杂,所有的细节感觉像是一团乱麻。怎么能够用比较丰富的场面调度去完成这些台词的演绎,会强迫自己在现场像‘入定’一样,要把所有理清楚。”

古装题材破局之道:

编剧从传统文学作品中获得灵感

《陆贞传奇》《女医·明妃传》《杜拉拉升职记》……编剧张巍创作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佳作。此次,起笔《梦华录》,她透露,“我从小就很喜欢阅读一些明清时期的市井传奇小说,到读大学后,在学校里开设的《中国戏曲史》课堂中接触到了元杂剧、宋元南戏的剧本,被其优美的文字和充沛的人情味深深地吸引和打动。尤其是关汉卿笔下的女性人物,即使放到今天来看,她们身上所呈现出的侠义、善良、勇敢、聪慧等性格特点,也是非常具有现代精神。之前我(创作)的古装剧,比较集中在宫廷中发生的故事,内容主要围绕着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之间的悲欢离合进行。直到2019年冬天,我遇到了人生一个挺大的关卡,这也促使我思考古装剧写作的破局之道,我想到了关汉卿笔下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女性人物形象,在这个思路的启发下,《梦华录》也就随之诞生了。”

而在创作难点上,张巍坦言,“宋代的官职制度非常复杂,在给男性角色设计官职履历的时候很费功夫,经常需要跟历史顾问常彧老师参详很久。加上我们这个戏里有个重要的女性角色(孙三娘)被设定为很会做菜的女厨子,这个部分我并不十分擅长,后来幸亏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宋宴》这本书的两位作者徐鲤、卢冉老师,向他们请教后感觉受益匪浅,因此也请他们担任了《梦华录》剧本的茶艺、菜品方面的顾问,这两位老师非常认真,给了我很多建议。这几位顾问老师在后来的拍摄中,据我所知也向剧组提供了许多拍摄时的顾问意见,真的是帮助我们走过困难的好朋友。”

剧中处处彰显着中国的传统文化,张巍透露,从剧本一开始就想过用24节气来表现时间的推移,因此曾经有一版剧本的开场戏就是赵盼儿画九九消寒图盼着未婚夫归来。“《梦华录》是一部以宋代百姓生活为背景来展开故事的剧作,剧作是一个整体,编剧的写作最终需要全体主创一起完成。而导演在筹备期间还请了‘非遗茶百戏代表性传承人’章志峰老师给全剧组上课,刘亦菲也非常认真地做了许多功课,这些都对剧作很有帮助。”张巍表示,“自己最想传达的理念就是女性之间的友谊,互相扶持、互相欣赏,真的是让我们得以生存下去的重要力量。无论是多么艰难的环境下,女性之间彼此的惺惺相惜、彼此帮助、为了同一个理想和目标奋斗的精神可以成为一种了不起的能量,让我们穿越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光,这种友谊的力量甚至比爱情还要可贵。”

考古:

跟着热剧“涨姿势”

“茶肆为家,东京历成长,茶香氤氲,寻心造华梦。”《梦华录》中展现的宋朝文化、市井烟火、风雅生活以及知识点彩蛋也带动了一波考据热潮。关于其中的一些话题,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了著有《摆一桌绝妙的宋朝茶席》《吃一场有趣的宋朝宴席》等作品的科普与历史作者李开周。

记者: 剧中赵盼儿斗茶相当出彩,那么当时宋朝的茶文化是怎样的?茶馆经营又是怎样一番场景?

李开周:宋朝人爱喝茶,从江南到河北,从达官显贵到贩夫走卒,无处不饮茶,无人不饮茶。那时候喝茶,方式有两种:一是煎茶,二是点茶。

煎茶是继承的唐朝传统,就是把茶叶或者茶粉扔到锅里,大锅煮,煮的时候还要加盐加姜,就跟煮粥似的。在苏东坡的老家四川,由于交通蔽塞,习俗变迁较慢,大多数人喝茶仍然是用大锅煮。

点茶是宋朝新兴的风气,用不到锅,得用壶和碗。壶用来烧水,烧到沸腾;碗用来点茶,时称“茶盏”。那时候所谓“点茶”,并非拿着茶水单子,选择喝龙井还是喝普洱,而是一个非常繁琐的烹茶过程,至少分为五步。

宋朝有三种茶馆。第一种属于野茶坊,在宋朝话本小说里出现过,是露天的,搭个棚子,除了卖茶,还卖饭,供过往客商解渴和充饥;第二种是比较高雅的茶坊,只卖茶汤和小点心,赵盼儿她闺蜜孙三娘在东京开封府开的那座“半遮面”茶坊,就属于这种高雅茶坊。不用问,价格肯定比野茶坊贵得多;第三种茶坊就更贵了,名义上是茶坊,实际上是风月场所。南宋杭州风俗宝典《武林旧事》里写过。

“茶百戏”这个词儿出自宋初笔记《清异录》,南宋大诗人杨万里也用一首长诗描写过,具体意思是用一把长嘴水壶,往点好的茶汤泡沫上冲水,让茶汤表面浮现出不断变化的图案。

记者: 宋朝女性是可以开酒楼当老板的吗?  盼儿“半遮面”升级酒楼背后,宋朝正店脚店酒楼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区别(与宋朝榷酒制度有关,整个东京只有72家正店有酿酒资格)?

李开周:北宋风俗宝典《东京梦华录》里提到“王小姑酒店”,南宋笔记《枫窗小牍》里则有“郑婆子酒店”,听名字就知道,创始人或者大掌柜肯定是女士。除了开酒店,宋朝还有女士开药铺,开饭馆。《东京梦华录》里的“曹婆婆肉饼”“丑婆婆药铺”,以及南宋《都城纪胜》里的“宋五嫂鱼羹”,都是有力证明。

北宋酒楼有“正店”和“脚店”之分,正店不是总店,脚店也不是分店或者加盟店。正店跟脚店的唯一区别,是有没有酿酒权。正店统统都是前店后厂——前面开酒店,后面开酒厂,生产的酒可以分销;脚店的店面规模可能非常大,但没有酿酒权,没资格开酒厂。 北宋末年,东京有72家正店,但有酿酒权的绝对不止这72家。比如说,开封府衙就有一座酒厂,军事机构“殿前司”也有一座酒厂,经皇帝恩准,许多皇亲国戚也是有酿酒权的。像宋徽宗的嫔妃张氏娘家、宋徽宗的堂弟赵仲湜家,都通过卖酒发了大财。

记者:据网友考据顾千帆27岁,与赵盼儿24岁在古代均属于大龄未婚男女,为何并不突兀?

李开周: 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大家知道《醉翁亭记》的作者欧阳修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吗?24岁。欧阳修的铁哥们儿、北宋诗人梅尧臣结婚就更晚了,26岁才娶媳妇。苏东坡的爱徒、北宋书法家黄庭坚,23岁考中进士,然后结婚,也比大多数古人的结婚年龄要晚。再来拿唐朝大诗人杜甫和白居易做例子。杜甫30岁结婚,白居易则要到37岁才结婚!古人普遍在20岁以前成婚,为啥还会出现晚婚晚育派呢?因为这几位古人都是在考中进士或者做了官以后,才娶妻生子的,属于先立业、后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