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非典型”谍战小说《问苍茫大地》线上首发,书写硝烟散去后的隐秘较量

2022-03-22 16:1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522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秀丽

人民文学出版社近日推出著名作家、编剧石钟山的长篇小说《问苍茫大地》。3月20日下午,新书首发式以线上直播的形式举办,作者石钟山分享了这部新作的创作心得,并与著名文学评论家孟繁华、曾主演《闯关东》《人世间》的国家一级演员萨日娜及鲁迅文学奖得主、《当代》杂志副主编石一枫展开了内容丰富的对谈。本次活动由《当代》杂志执行主编徐晨亮主持。近十万名读者通过各平台收看了直播,踊跃互动留言,反应热烈。

石钟山自二十岁在《解放军文艺》发表小说处女作以来,先后出版长篇小说与小说集百余部,是深受读者喜爱的当代作家。他的小说《父亲进城》改编为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引起轰动,此后又有大量小说被改编为影视作品,他也开始跨界影视,担任编剧与制片人。其代表作《激情燃烧的岁月》《石光荣和他的儿女们》《幸福像花一样》《天下兄弟》《军歌嘹亮》《大陆小岛》等,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金鹰奖、北京市政府文学艺术奖等各种奖项。

石钟山的最新长篇《问苍茫大地》刊发于《当代长篇小说选刊》2021年5期,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3月出版,这部作品书写的是硝烟散去后的隐秘较量与无声激情:东北解放前夕,东北局社会部情报科长毕剑与代号为“老爷子”的国民党特务开始穷尽一生的“猫鼠游戏”,而奉命假扮“老爷子”妻子的,竟是毕剑爱人失散多年的姐妹,几个人物的命运由此相互纠缠,在时代大潮中激荡出一串浪花。

新书首发式上,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首先对作者石钟山表示了祝贺。他谈到,人民文学出版社近年致力于开掘、推出纯文学的优秀作品和类型文学的顶尖产品,《问苍茫大地》结合两方面优长,是当下谍战小说中又一部精品力作,并提供了很多不同于以往同类作品的新元素,从东北解放前夕写到改革开放之后,如此长的时间跨度带来了厚重的历史感。他期待《问苍茫大地》能与石钟山过去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一样,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并有下一步的影视改编呈现。

石钟山本人把《问苍茫大地》称为“非典型”谍战小说,因为这部作品没有像典型谍战剧那样把重心全部放在跌宕起伏的情节、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上,而是重点展示人与人之间的较量,以及大时代背景下人物的命运。他认为这个作品中每个人物的命运都是与时代分不开的。

近期因在热播电视剧《人世间》中饰演周家母亲、演技备受赞誉的著名演员萨日娜,也是石钟山多年好友。她在对谈中透露,自己从小便崇拜作家,大学毕业时还曾跑到当时石钟山就读的军艺作家班偷偷听过课。当年看完石钟山作品改编的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幸福像花儿一样》后,她又去读了原著,发觉文字的力量更为强大,文学对于心灵的滋养是其他艺术形式无法比拟的,她由此也成为石钟山坚定的粉丝。她分享了近期阅读《问苍茫大地》的感受,认为这部小说的叙述娓娓道来,作者石钟山一以贯之的风格和力量,隐藏在字里行间,值得慢慢品味。

著名评论家孟繁华长期关注当下文学创作,他评价石钟山是位非常有特点的作家,其创作量巨大,在同代作家中并不多见。他赞同石钟山的创作有类型小说的特点这一判断,并强调,类型小说与严肃文学之间没有等级之分,近些年来,类型小说一直在向其他各种小说写法学习,并为严肃文学提供了非常好的参照。孟繁华认为,石钟山以往的军旅题材小说,贡献在于塑造了新的军人形象,例如《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石光荣”,不同于过去那种义正词严、毫无瑕疵的人物形象;同时,由石钟山小说改编的影视剧,让这类题材作品变得更为生活化,由此才赢得广大观众的喜爱。谈到石钟山的新作《问苍茫大地》,孟繁华表示自己更愿将其看成“反特小说”。因为从《潜伏》到《悬崖》一系列作品的成功,谍战剧变成一种潮流,这类作品都是写我方人员打入敌人内部,而石钟山的新作接续了《羊城暗哨》《秘密图纸》等经典作品里“反特题材”的传统,这也是读者和观众喜闻乐见的一个类型。关于小说的标题,他进行了独到的解读,“问苍茫大地”来自毛主席诗词,而下一句则是“谁主沉浮”,小说中虽然没有正面提及,但读者在阅读中自然能够得出答案,时代大势之中究竟“谁主沉浮”。

青年作家石一枫也是《当代》杂志的编辑,对石钟山的小说非常熟悉,并把其中的特点形象地总结为“反着写”。例如石钟山笔下的石光荣是战斗英雄,戎马一生,但他不是写这个大人物的大思想、身上的大事件,而是写石光荣在生活中跟媳妇、孩子、邻居打交道的小事件。过去军旅题材作品单调之处就在于只从大处来写大人物,其实要写好大人物精神上的“大”,往往要从小的地方去写。石一枫认为,作家既要能写纵横捭阖,还要能写日常生活,这也是石钟山作品的特点,既有大胸怀和大视角,也有写高度生活化的日常细节的写作能力。《问苍茫大地》便集中体现了这一点,小说开篇写辽沈战役,千军万马进城,格局非常大,进入情节主线后,人物的塑造又都是在日常场景中塑造的。比如“老爷子”这个人物,石钟山写他在潜伏下来后怎么跟干部和邻居打交道,怎么娶媳妇,其实他的生活轨迹就是一个东北老百姓的生活。

对谈嘉宾一致肯定,《问苍茫大地》这部新作体现了石钟山作品故事性强、可读性强的特点。如孟繁华谈到,评价小说的时候不应排斥故事。他举例说,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便以“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为题,新书《晚熟的人》中仍然讲“我还是生产队里面说书的人”。现在很多小说并不好看,某种意义上是因为作者删除了故事、放弃了故事,这并不值得赞赏。坚持故事,坚持让故事吸引人,是小说的第一要义,其他是在此基础上才能实现的。石钟山的作品在这方面提供了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