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奇迹·笨小孩》预售排名第二,导演文牧野:易烊千玺出演“蜘蛛人”,他身上有更多丰富的侧面

2022-01-31 19:4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859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大年初一,由文牧野执导、宁浩监制,易烊千玺领衔主演的电影《奇迹·笨小孩》正式上映。继《我不是药神》之后,导演文牧野交出了第二部电影长片,引发更多观众的期待。影片上映前夕,导演文牧野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的专访,“影片诠释一群为了追求幸福而努力奔跑的普通人,创造属于他们的奇迹。”在采访中文牧野透露,主演易烊千玺在片中有“蜘蛛人”的经历,“可能只有在易烊千玺身上,我能看到这么丰富侧面的可能性。”目前影片预售总票房破亿,在大年初一上映的新片中排名第二。

 Q:与《我不是药神》的社会平民英雄相对照,您的第二部长片《奇迹•笨小孩》,想要传达什么样的创作主旨?

A: 故事发生在深圳,是2013年到2014年这一年跨度的故事。它聚焦的是一段在深圳打拼的励志故事,展现的深圳这个城市本身的奇迹,关注到一个“个体”,让大家看到深圳这个奇迹是怎么诞生的。

,《我不是药神》是一个相对社会层面的英雄,《奇迹•笨小孩》写的是对于亲情、爱,群像里的英雄,他作为家庭里的“家长”,作为厂长,作为一个年轻人,在这个时代里的“个体英雄”,其实也是英雄,只不过可能之于他的家,他在乎的人。

Q:电影沿用了《我不是药神》的幕后主创,是不是会保留一些“药神”的风格,又有哪些新元素的尝试?

A:风格肯定会有我自己的风格,是我作为导演对影片诠释的风格,这个在基因里面,在血液里的会有一定的延续。但是(《奇迹•笨小孩》)是一个新的故事,也是一群新的人物。故事本身比较励志的,用的手法和元素合适于这个故事本体,无论从摄影美术剪辑等角度,加入了一定的比较快节奏的叙事,和类型化的元素,但它需要承载的是人物和故事,不能逆人物和故事来存在。

Q:影片也涉及到一些乌托邦气质的城中村、华强北的一些深圳地标性存在,对高空蜘蛛人和网吧中的漂泊群体有一定的描摹关照,筹备期间您做哪些相关的勘景的工作呢?

A:在之前找了很多资料,做了很大量的采访,对于传统意义的网吧大神、蜘蛛人,以及城中村的生态等都做了田野调查,这些积累下来的资料来支撑创作影片中的人物,我们觉得这样的人物也等于奇迹,他们是深圳这个大城市的奇迹中“个体的奇迹”。

Q:这些背景要素为这个故事的创作丰富了哪些灵感?

A:我觉得土壤和烟火气,这个很重要,描绘一座城市的奇迹的时候,有可能会缺乏烟火气,而这样的人物加入会让电影更落地,脚踏实地,更能够容易让观众看到自己身边熟悉的人、事场景,对电影探讨人的根基来说很重要。

Q:在前期筹备的过程中,有哪些令您印象深刻的故事?

A:我去深圳想找华强北,华强北在原来是一个卖电子卖手机卖电脑的地方,相信每一个人的家乡都有这样一个地方,北京有中关村,华强北细说就是全中国的中关村,它是最大的电子集市,当时想去那里找一下感觉,结果发现已经改成卖美妆的了。深圳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从2013年华强北开始进入转型期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把一个集中化的电子城分散到深圳各地。感受上,就是发展飞快的深圳,基本上想找2013年的东西就已经都找不到了。

Q:这对于美术造型是有一定的难度,影片是怎么样来确立风格的?

A:我觉得是“真实”。我们找了很多当年的照片和影像资料,还去特意找了一些当时拍打工者以及深圳生态的社会摄影师,去他们的家里看之前的照片,搜索能够支撑美术风格的资料。

我们也去当地做了很多采访,比如说三和人才市场,还有很多工厂去,这种采访让我们更有自信来确立美术、影像、音乐等跟当年有相符的风格,在现实的基础上体现电影感影像化的风格,不能只是在还原的层面,肯定还要有一定的创作。

    Q:《奇迹•笨小孩》聚集了很多优秀表演的前辈,他们在拍摄过程中又给您带来了怎样的惊喜?

A:每个角色都有惊喜。比如说大家还记得王传君和章宇在“药神”里的样子,在这里肯定是颠覆性的,完全不一样的。说像许君聪、王宁,大家认为是喜剧演员,他们电影里会增加更多的现实质感,但又不会完全变成没有喜剧元素存在的,他们承载的东西更多给了我很多的,除了本身在社会层面公众层面上演员材质的惊喜,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呈现。比如齐溪还有公磊,这都是我非常喜欢的演员,他们都给了我非常多的惊喜,每一场戏他们都做到了我想要的真实。

Q:男主角选择了颇具潜力的易烊千玺,您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样的特质?

A:我觉得能量就很不一样的,在于他有一个特别少年的外表,少年的灵魂,但是却很成熟的精气神,他影片里有一种脆弱感,有一种成熟的脆弱,有一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在他的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他给我的感受就是他既有很天真浪漫的一面,同时又有背负和坚持,这两种特质加在一起就形成我想要的“景浩”。景浩本身就是一个孩子,但是他又不能够只单单只成为一个孩子,他本身是孤儿,又要当哥哥,又要“当爹当妈”,还要当厂长。

在他身上有特别多的侧面,可能只有我在易烊千玺身上能看到这么丰富侧面的可能性,他最后呈现出来的东西也让我很惊喜,他不光把这些侧面打饱满了,同时他还能给我更多的侧面,他已经从一个我认为的几边形,可能接近于现在变成一个圆形,基本上这个人物是非常多的面形成了一个圆。

Q:电影讲述的是励志的创业故事,影片中也有很多追逐打戏的呈现,这样的元素您是怎么样来设计的?

A:我们想到的创业,可能很多时候是可能办公室职场或者商业层面谈判,其实真正的创业者经历的东西是无奇不有的,就无论追逐打斗、大生大死都有,实际上电影里呈现相对比较真实的烈性、有动作感的部分。

从拍摄难度上,因为有蜘蛛人,易烊千玺就饰演了一个曾经的蜘蛛人,他有擦摩天大楼的戏,在50层的地方浇水,风吹日晒,因为太阳照射在那种高楼上温度能有50多度,再加上还要浇水,还要大的风机去吹,拍摄的难度很大,演员要控制自己的身体,要学怎么去挂到外壁上去擦,当然我们是在棚里搭出来的,但拍摄是很大挑战的,而且最后还要跟整个真实的城市合在一起。

Q:之前拍“药神”的时,演员都叫您“文保保”,这一次拍摄您还是贯彻再保一次吗?

A:肯定是有保一次的,这种拍法还是更多地能抓到演员更多不同的侧面,也能够从我的角度能够更好地激励演员去探索更多,踏出自己的安全区域,能够把演员逼到尝试新的东西,能够踏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