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丨不止于一时一刻的心动——读张丽钧《花香拦路》

2022-01-19 22:0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4831) 扫描到手机

□张家鸿

《花香拦路》是张丽钧最新的散文集,与她此前的作品一样耐人寻味。用锦心捕捉、以慧眼寻觅、有妙手呈现,她善于从生活中的寻常物事入手,寻找蕴藏其间的美好与光芒,而后匠心独具地创设情境,让读者不自觉地走进其中,得到意外的启迪与收获。

有只蝴蝶傻乎乎飞进我屋里来了。马路对面的老鸭粉丝汤又便宜又好吃。我买了两个挂衣服的粘钩却怎么也粘不住。走着走着一只鞋的高跟突然就掉了。我额头正中长了一个特别难看的红包。

值得告诉母亲的事何止这些?母亲的嗔怪中何尝不也是幸福满满、甜蜜多多?女儿的倾诉里何尝不是惜福之后的撒娇?多少人年少时抱怨过母亲的喋喋不休,年纪老大时却怀念母亲的宽厚胸怀,怀念时又带着多少难以消解的悔意?张丽钧的写作是阳光写作,给人带去暖意与能量。

努力之苦,苦在日常,是有益的小苦;后悔之苦,苦在某刻,是有害的大苦。

一个人,若没有安身立命之本,就不可能活出生命的尊严。

心台太低,远处的胜景便不幸为荒草杂树所遮掩,平庸的眼,注定无福饱览那绝世的秀色。

知耻,才有可能引领跳出龌龊的“精神猪圈”,才有可能完成痛苦的“精神修容”,才有可能活成一个大写的人。

这些促人深思、发人深省的句子,如同珍珠一般随意散落在字里行间,让人眼前一亮、心头一紧,继而连连点头叹服。当然,这些句子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建立在一件又一件的琐事之上。琐事的堆叠无法呈现出精神层次的递升,能量与暖意不是凭空而降、无缘而至的,而是源于对日常的审视与省察。那么,如何达至此番境地?

在我看来,越是肯对微不足道、司空见惯的事物奉献惊喜力,越有可能将自我修炼成一处绝佳的“精神风景”。

这是作者本人的人生历练,也是她的创作体验。惊喜力是一种能力,并非人人可以具备。对更多人来讲,无须善于,亦不必强求善于。也许可以树立起一种意识:即习以为常的日子里,难道就没有触碰心弦的机缘或媒介?母亲的唠叨只是唠叨,没有别的情意?天上的云只是一朵云,没有别的模样?绿叶的吹拂只是因为风,没有别的含义?

当然,有的时候越是寻常的切入,越是令人触目惊心。“最年轻的一天”是人人都拥有的财富,不管你年纪大小、健康好坏、工作怎样、收入高低。可是,这只要活着就拥有的财富,被多少人忽略了?

今天,就是你从今往后最年轻的一天。你再也过不着昨天了。明天的你就比今天老了,后天呢,你又比明天老了——你还不赶紧趁着最年轻的一天穿点漂亮衣裳!

谁不是呢?此时此刻的这一天就是最年轻的一天,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当下,就是无法重回的,就是应该怀着一颗最美好明净的心去对待的。

我下定决心在这最年轻的一天里穿起艳丽的衣裳,当然,更要以艳丽的心情去做事、去生活。我要捧给带我来到这世界的人一个艳丽的人生。

谁不是呢?我们要给周围所有的人一个艳丽的人生,不是特意为之,而是珍惜最年轻一天的必然之举。

这是一种意识,也是一次次反问,反问俗常,反问内心。

生活是殷勤的,她所给予我们的深情抚慰与珍贵暗示俯拾皆是。

从寻常中反问出奇崛,从麻木中反问出清醒,从庸俗中反问出震撼。反问即修炼,指向未知的更好的自我。张丽钧即如此,她以强烈的自省意识为线索,让自己置身于字里行间,成为自己笔触所及之对象。所以她的写作没有居高临下之感,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平等之感。她没有把自己摆在比读者高一等的位置,一味地说教。

当然,并不矛盾的是在柔软、温和、熨帖之外,她的笔力也多有火辣、尖锐的样子。《心中的清凉》中写道:

被苦主宰着的心远离春天,远离自由。当我们宣泄内心的苦的时候,这苦最先蜇伤的,往往是我们自己。

这样的认识,源于她生命过火后的伤痕累累,与她喋喋不休地倾诉幽怨有关。更多的是扪心自问:心安是福,心安了吗?孩子到哪学习就跟到哪,一定是对的吗?所谓高贵,其指向包含哪些内容?

在惯常的轨道里按部就班地行走着,日趋麻木、迷茫的现代人是鲜有自省意识的。一点点自省意识都没有,何来强烈之说?掩卷沉思是短暂阅读之旅的终点,却是行走人生的新起点。

《花香拦路》的阅读给予读者的绝不止于一时一刻的心动。

《花香拦路:张丽钧自选集》

张丽钧  著

甘肃人民出版社

(本文作者张家鸿,中学语文教师,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教师博览》(原创版)签约作者,文章见于《文艺报》《北方文学》《福建文学》《文学报》《边疆文学》《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等报刊,文章多次被《读者》《意林》《青年博览》等刊物转载,曾获叶圣陶教师文学奖、伯鸿书香阅读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