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邵艺辉:90后导演 70后爱情

2022-01-06 06:2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8413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历劫之后,单刀赴会 ”。这是执导了近日大火的爱情电影《爱情神话》的导演邵艺辉在豆瓣简介中的话。影片在豆瓣收获了8.3分的高分,成为2021年度院线评价最高影片,而这部影片是邵艺辉的大银幕处女作,值得一提的是,执导、编剧这部“中年爱情”的她,还是个90后。

   记者:您曾经出版过小说,《爱情神话》这个故事是以剧本还是以小说的形式成型的?

邵艺辉:是我直接写的剧本。之前我写小说比较多,前年,我觉得可以试试写剧本了,因为我大学学的就是剧作,就直接按照剧本去写的。

小说可以描述很多,比如心理状态、环境氛围,观点或者态度可以直接表达出来,但在剧本里需要变成角色的动作和台词。如果有一些观点想要输出的话,只能编成一个故事,让看的人自己选择接受哪一个观点,观众怎么想都可以的。剧本比小说更难写,任何的修饰手段都是为了把一个故事更好呈现。

记者:您不是上海人,您是如何抓取这个城市的特点的?

邵艺辉:我大学毕业后就搬到上海生活,大概生活了六七年,决定写一个上海的故事,是因为对这个地方最熟悉,甚至比对家乡都熟悉,在故乡不会刻意去感知身边的环境,如果在一个相对比较陌生的城市,会更敏锐或者更刻意去感知周边。虽然我不是上海人,但是写这个故事却是我的优势,可以站在旁观者的立场去看这座城市,会相对客观,就是更有距离地去感知,角度可能和当地人也不一样。

记者:为什么会把焦点放到中年人的感情和生活上?

邵艺辉:这是我个人的兴趣,我比较喜欢有故事的男女之间交锋的故事。像两张白纸那样,我不太喜欢,两张白纸相爱很容易,但没去看过别的风景,以为现在眼前这个就是唯一或者最好。但对于成年人来说,大家都经历过很多,爱情对他们来说没有那么重要,有很多“情”的部分,比如交情、情义、情分,都是比爱情更丰富的情感状态,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成年人,如果还能去爱一个人,肯定跟年轻时候的爱分量是不同的。

记者:在拍摄的过程中,哪场戏是让你挺意外的?

邵艺辉: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写到老白去李小姐的家里,实话说本来是另一个故事,偏黑色幽默和偏喜剧,但我就更喜欢写中年人之间难以形容的变幻莫测的关系,就从那场戏之后,我才重新开始写了现在的故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场戏。

开机的第一天就拍了这场戏,李小姐的“家”在上海属于网红街,有很多特别时髦的店和时髦的人,但房子又特别破,其实在街边是看不出来的,只是看到一个很老的建筑,而且建筑质感很好,一个很精致的门洞。进去之后就发现其实很破,感觉十几年没有人打理的状态,扶梯上也特别多灰尘。这个景也是我有一天无意中和摄影师在街上随便逛的时候,随便进去找到的,当时就觉得这个地方特别有故事感。

   李小姐是一个特别孤傲冷艳,浑身都是名牌、很高阶层的女性,发现原来她住在这种很破的地方,那她的孤傲是从哪来的?观众会跟老白的好奇一样,他也没有想到原来她住的是这种地方,走廊是好多人在共用,厨房也是。老白会对这个女性有新的认识,好奇,奇怪,再到有一点理解,发现她跟妈妈还有一个混血女儿,三个女人挤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就会对这个女人多一种理解。

如果站在李小姐的角度上,她看到老白过来,会觉得很唐突很冒犯。当你住在一个很破的地方,是不太想让一个没那么熟的人知道自己的状态,所以她肯定挺生气,但她发现这个男的还挺可爱,专门来找她,还说自己路过。再到给她修灯,跟她的孩子互动,让她觉得这个男的没有去看扁她,也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善意和幽默体贴。这场戏的结尾的时候,李小姐应该 是对他有一点动心的。

记者:影片中的很多角色都挺有意思的,比如老白的前妻蓓蓓,老乌……这些人物有没有原型?

邵艺辉:老白和老乌算是有原型,生活中就有一个 50 岁左右画家的朋友,他不是那种特别专业或者画很卖得很贵的画家,平时的状态就是画画和做饭,弄了个私房菜,但也不怎么挣钱,还爱打鼓。他不是特别特殊,但是他又和普通的上班族稍稍拉开差距。 老乌原型的也是一个好朋友, 60 岁左右的人了,每天就穿着很时髦,春夏秋冬都是搭配得特别好,平时基本上每天都在外面喝咖啡,骑一个很高级的自行车。他也从来不请客,哪怕有很多朋友,哪怕有他喜欢的女生,他也要大家 AA 制的。拍摄的时候就好几次碰见这两个人,完全是路过。

但这个电影里的故事全部都是编造的,在编故事的过程中,这些原型已经变了样子,他呈现出电影里的老白和老乌,徐老师和周老师在演的时候又做了一次加工。至于女性角色,并没有特别实在的原型,但我身边有很多 70 后的女性好朋友,大多都是快乐的单身女人,肯定从她们身上汲取了一些灵感。

记者:怎么理解影片中的三位女性和老白的情感关系?

邵艺辉:她们肯定是性格各异的,但对待感情的态度却有共同之处。首先对于三个女人来说,爱情都没有那么重要,她们跟老白有时候一些交情、情分、情谊或者是友情,这种比重会比爱更大。 作为一个创作者,我觉得她们都是很酷的女人,老白应该也都欣赏的,欣赏和尊重和要跟一个人在一起也是不一样的。

记者:希望这部电影能传递给观众什么样的爱情观?

邵艺辉:希望有一种更包容和更开放的眼光去看待感情,因为人性本来就是很多样的,感情也有很多样,不要轻易去批判一种感情态度,不要仅仅因为对方处理感情的方式不同就批判。希望大家能更坦然地面对自己的欲望,接纳别人的欲望、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