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风起洛阳》礼仪指导李斌:以“礼”表达人物内心

2021-12-22 17:1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150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风起洛阳》之所以被观众称之为“良心剧”,除了展现了千年古都的绮丽风貌、丝丝入扣的探案过程、以及东方美学的浪漫呈现,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细节考究的礼仪表达。继《长安十二时辰》后礼仪指导李斌再次参与《风起洛阳》创作,剧里融合了哪些中国传统的礼仪知识,我们一起get起来。

记者:这部戏的时代背景是武周时期,它的礼仪有什么特点?

李斌:这次依旧采用叉手礼,但会跟以往的叉手礼不同,叉手形式为主的同时,将平民和贵族之间作区分。例如宫廷用礼的话,会更多使用到匍匐姿态,通过圣人与臣子的对话状态,体现百官对朝局和政权的敬畏;在平民用礼中,形式会更随意日常,但为了展现那个时期大环境里想追求自由的态度,我们会通过“礼”这种小层次来铺排对比,尽可能多的体现不同阶层的人各自丰富的内心世界,而不只局限于物质。包括礼的内核,也是希望让观众看到它不仅只是束缚,还有更加深远的内在含义,在跟人们交流礼的过程中,除了繁文缛节,在生活里也能根据自己的情感,去表达和抒发。

记者:对于“神都小分队”礼仪的考究以及设计有哪些?

李斌:礼仪不仅仅只是一个手势,更需要通过它来传递作品的紧迫感和戏剧张力,这对演员也有一定要求,百里弘毅为高官厚禄家庭出身,有自己的性情和想法,做礼的时候会有相较标准行礼姿势来说稍微不同的点;武思月为内卫月华君,性格更像男孩,所以她作礼的形式都是以男相为主,右手在前,叉手下去拜,不像柳然是叉手于胸前,微微躬身屈膝服拜的大家闺秀状态;再说到不良人高秉烛,他的生活环境相对底层,哪怕作为不良帅,他也会更加随心随性一些。通过角色的一举一动,展现不同的状态让人物更饱满,作品内容更丰富。

记者:比如百里弘毅的一些礼仪以及大婚时的细节,是根据史料来的吗?

李斌:这块主要是根据人物塑造来走,他平常会注意些什么,该如何在戏里表现出来,同时在不断表现强调的过程中,形成人物的内在性格。其中感染力最强的就是习惯动作,潜移默化给出的东西才会很生动,而不是附加品。百里弘毅他经常是品鉴美食,或者评定某些事物的状态,如果将现实中大家的生活习惯用在他身上会很悬浮,最后在不断调整的过程中,发现其实给他一张白色丝帕就好,通过在吃东西之前用丝帕擦筷的细微动作,人物形象就立住了。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很多文化上的事情可能无法用简单理论来总结,像百里弘毅和柳然的婚礼,我们在设计想要呈现的婚礼细节时,为了贴合剧本要求,将其融进剧情又不显生硬,是做了选择性展现的,例如婚礼现场会有迎亲,撒谷豆避三煞等,虽说以往大家也能看到这样的形式,但这次整体流程会更完整。包括一些青庐结亲、望镜展拜、孩童牵引等状态,都是第一次去呈现唐朝婚俗里的内容。

记者:您对《风起洛阳》中“风起”二字如何理解?

李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有人的地方风就没有停过。

记者:您对于现在的洛阳有什么样的印象?

李斌:我很喜欢洛阳,在日常工作之余也会到历史博物馆里去采风学习。洛阳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华丽,而是民风质朴,百姓热情善良。从洛阳的周王城天子驾六博物馆到龙门石窟,十三朝古都的历史韵味与内在涵养是永远流传于世,引发情感共鸣的。我希望通过一些礼仪的设计和人物表达,让更多人了解到古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是一开始的初衷,也是我个人的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