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都如何造风,《风起洛阳》总制片人徐康把创作密码公开了……

2021-12-22 14:4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054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悦

年末剧市各平台都亮出“王炸”之作,能够在场硬仗中,收视和口碑高开高走,实属不易,《风起洛阳》做到了,观众跟着神都小分队探案的同时也体验了一场千年的古都的沉浸之旅。大到南市、不良井的置景、小到演员们穿束的蹀躞带等服装细节,都体现出创作团队的诚意与用心。这一切是怎样创作出来的?近日,留白影视创始人、《风起洛阳》总制片人徐康向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独家专访,畅聊了创作初衷与幕后故事。

留白影视创始人、《风起洛阳》总制片人徐康

含“庸”量满满:

从“长安”到“洛阳”打造华夏古城宇宙

从《长安十二时辰》到《风起洛阳》,千年古都的历史风貌、文化积淀与跌宕起伏的剧情交织,给了传统文化符号最广阔的展示空间。

徐康透露,2019年拍摄《长安十二时辰》的过程中,他就与马伯庸聊过关于影视改编的一些想法。“包括《长安十二时辰2》和《风起洛阳》,我们有一个共识,就是中国的老百姓很喜欢看强盛时代背景下的作品。每一座古都都有丰厚的历史底蕴,无论是长安、洛阳还是汴梁,它一定会发生很多故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用视觉化的呈现将大家代入进这个繁盛的时代,同时也有广阔的创作空间。”

IP原著作者与改编常常会陷于一种“相爱相杀”的局面,不过,徐康团队与马伯庸的合作一部接着一部,相当之默契。

徐康是马伯庸的书粉,两人也是好友,在他眼里,马伯庸是一个比较克制的作者,这么多年,他的生活状态基本上没有实质的改变。“‘老马’又是个比较高产的作家,这来源于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极高的文学素养和历史功底,很多想法的结合会让人出乎意料。他写的题材涵盖各种类型,除了历史小说,也有像《草原动物园》这种奇幻画风的作品,还有像我特别喜欢的《龙与地下铁》这样新颖的故事。”

在《风起洛阳》创作的过程中火花四射。“马伯庸对故事里整体脉络和结局会有很多想法,剧本也改了很多次,大家一起讨论更多的是在找一个平衡点,我们不太想讲一个很难的故事,希望能展现出来一些跟《长安十二时辰》不一样的东西,同时降低一些观剧门槛,能让更多的用户看进来,更像是大家一起在创作,不用非得是一个固有的模式过程。老马拿捏的气氛也特别好,他认为自己该表达意见的地方他一定会告诉你,同时,也会非常尊重制作方包括导演、编剧的一些想法和选择。”

选角都契合:

黄轩微信抠戏,王一博做笔记,宋茜能吃苦

对于此番选角也一直是观众、网友们热议的话题,集结了黄轩、王一博、宋茜的“神都小分队”是如何的组成的呢?

徐康直言,任何剧集都是根据剧本去选择最合适的演员,《风起洛阳》找演员就是按照适合度,最终的阵容都是最开始找的演员,也感谢他们的信任。“项目初期和黄轩做过很多次沟通,因为他一直在思考高秉烛这个角色在各个阶段的变化,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当时我们联系非常密切,几乎每天早晨我一睁眼,就看到轩哥发了三四十个60秒的微信语音,一直到吃完早饭还没听完。他真的在想高秉烛的剧情,比如不良使要怎么进大理寺、怎么出来、为什么有武功、复仇的同时妈妈是什么样的,他会想得非常详细。”

在与黄轩的相处中,徐康体会到黄轩的超级敬业,“我本来担心他对于角色、剧情还存在一些疑问,但拍摄的时候非常顺畅,因为他会不停地去梳理,大家一起讨论内容,他也会努力地去琢磨、调整。最关键的是他承担了很多打戏,强度非常大,每天都弄得满身泥巴,但完成度都超出预期。”

在选择百里弘毅这个角色时候,徐康透露,“当时的策划团队认为王一博特别适合,我们第一次去跟乐华娱乐ceo杜华接触找一博来拍,是在《陈情令》播之前的两三个月,而不是在他火了之后。一博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其实内心有一团火,所以他才喜欢滑板之类的极限运动。拍摄时,他每次记完笔记,现场导演如果有变动,他马上会配合着一起做调整,在现场也经常会跟导演讨论觉得自己哪个状态是更好的。每次拍摄前一天晚上他都会把台词试一遍,如果他觉得台词有问题的话,当天晚上就会跟编剧、导演沟通,大家取得一致想法让第二天的拍摄更顺利,非常用心。”

宋茜身上具有独立女性的气质与武思月很契合,“她在事业上一路拼搏,舞蹈功底扎实拍打戏会比较舒展,她本身还带有挺飒的、英气的感觉。思月在剧情当中很多时候是男装,以内卫的方式出现,我们希望她在女装的时候是有一点点的不适应、羞涩感的,一开始我们就觉得她很合适,她能演的出来。”徐康表示,宋茜非常能吃苦,作为女生,在剧中有大量的打戏,一次次的练习、尝试直到让导演让自己满意为止,她诠释的武思月完成度很高。”

服道化走心:

吊起2400块水晶组成“大佛头”

剧情以神都探案为故事线,串联起众生百态,从不同的维度建构起了千年洛阳美学。徐康坦言在创作的过程中最难的还是在于剧本,主创团队对此有极高的创作要求。在剧本创作阶段,台词和角色设定的尺度一直在打磨,演员对于角色的理解也是一次次磨合,这个过程是相当繁琐的。

视觉表达上,剧组共置景了100+场景,历时90天搭建了14000平米的南市,这条繁华商业街里错落分布着酒肆、羊肉汤、胭脂铺、冰酪坊;历时65天搭建了不良井,这本是被贬的罪臣后代聚居之地,但仍然有亭台楼阁、高挂灯笼、流淌着洛阳城的活水、充满着生活的生机和希望。

徐康向半岛全媒体记者介绍,“《风起洛阳》整个的制作主创班底,美术邸琨老师、造型侯云怡老师费了很多心血,剧组还专门请了设计造型的专家和礼仪指导来完成这部作品。大家看到的比较有创意的搭建,大到不良井,小到水晶佛头都是美术置景等团队的贡献。比如说联昉,我们在联昉设置了一个由2400块水晶吊起来组成的“大佛头”,可以360度旋转,也体现了联昉作为剧中的一个架空的耳目机构,这种四通八达的感知能力。再比如说不良井,不良井是我们平地从无到有搭建起来的,作为一个神都地下的生活区,除了大面积使用洛阳石窟和洛阳水系的元素营造这种不见天日的氛围之外,也能看到这种青苔遍布的细节。”

他表示,“《长安十二时辰》的美术是整个行业的高点,《洛阳》的预算没办法与之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这是全行业都面临的问题。《洛阳》拍摄前在横店搭出的整个南市,实际不到《长安》在象山拍西市的1/4。马伯庸和编剧青枚设计出不良井之后,怎么去展现它、后期特效如何调试,都是共同创造出来的成果。《长安十二时辰》曹盾导演的标签非常强,《洛阳》更像是集体作战,每一个部门各司其职,在有限的条件下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但总的来讲,服装和道具的制作都尽善尽美,即使在这种预算下,盔甲依然全是手工编制,每一个甲片都是金属材质。”

延伸产业链:

与爱奇艺合作用了“一鱼多吃”模式

从影视IP+文旅的深度融合到产业链上的开发,《风起洛阳》布局上已经超过了一部剧的范畴,显然,“含金量”更高。谈及IP开发的延展性,徐康表示,“一种是横向的延展,类似于我们跟爱奇艺这次在洛阳的合作上,采取了‘一鱼多吃’的模式,以洛阳这个IP为中心,去横向开发同IP的动画《神机少年》、网络电影《风起洛阳之阴阳界》,都是我们一种新的尝试;另一种是纵向的延展,就是系列化,就像《庆余年》一样衍生出的一二三部,我们所推出的‘华夏古城系列’,可能不是一样的主演,但是内核是一样的故事,也是一种系列化。在爱奇艺提出的这个系列当中,我们分为两个维度来打通,那对留白影视来讲很有吸引力的一点就是,像动画的番剧这次是留白影视开发创作的,其中一些真人的互动游戏,完全是按照游戏的思路去开展的,爱奇艺也做了很多数字化的内容,像VR、综艺等等,这个过程其实是挺有吸引力的,大家愿意将这个IP去做一个大的影响力的提升。其实跨内容形式去合作是件挺不容易的事,这次跟爱奇艺的合作,也是一个摸索,对于留白影视非常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