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里的武侠DNA都动了!《雪中悍刀行》热播,您想知道的幕后在这

2021-12-17 17:0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2749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人人皆有江湖梦,人人皆有侠客心。根据烽火戏诸侯作品改编的电视剧《雪中悍刀行》正在CCTV-8、腾讯视频热播。上线4小时播放量破亿,拿下全网热搜热榜93个可见火爆程度。作为461万字的大作原著小说拥有众多拥趸,继《庆余年》后张若昀与编剧王倦的二度合作以及金牌班底的加持,让观众拉满期待值。创作幕后又有怎样的故事?且听主创娓娓道来。

●张若昀:

纨绔形象是徐凤年的伪装

在张若昀看来,徐凤年是一个“装坏小孩”的人。这个角色其实心思很深,但他却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是想通过伪装去更好地保护自己重视的人和事,他的责任心挺重的。同时,徐凤年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是一个具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人物。

徐凤年与徐骁之间的父子情是本剧的一大看点之一,“观众也看到了,徐骁对徐凤年是比较溺爱的,徐凤年对他爹却有误解,但正是一个感受到父爱的孩子,才会把他对父亲的误解这么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

徐家这一家人在外名声都不太好,但外界对徐家的看法只是一些表象。实际上,徐家父子、父女一共五个人,只有他们彼此知道彼此有多好,为了家人能做出多大的牺牲。徐凤年从丧母开始,心里面就空了一块儿,姐弟四个人一直不能相聚。“你看他天天跟父亲打闹,其实他心里面很害怕他父亲有一天真的老了,真的没办法跟家人陪伴下去,他是很惧怕这些的,但是他命中注定需要去承受这一切。徐凤年一直在寻找成为与父亲一样的人和超越他父亲的办法。”

整个拍摄过程都让张若昀记忆深刻,“去年中秋节的时候,我们在拍江南拍戏,当时有戏份留在组里的这些人,我们大家就一起赏月吃火锅。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徐凤年性格的影响,这次我在组里很有意识地跟所有的演员建立起一种情感的联结——我能感受到徐凤年对他周遭角色的在乎,相对应的是,也能感受到大家对徐凤年的爱。我也是第一次在组里(给大家)做了五个月的饭。我和邱心志老师后来都住到一块了,因为邱老师也爱做东饭,我们下班了还在一块吃,是挺不一样的。‘入戏’时刻,难以言说是哪个瞬间,可能就是一直以来的相处,让我们把戏里的一些关系,形成了戏里戏外的互相投射吧。”

●胡军

多面徐骁内心很孤独

对于徐骁的解读,胡军这样表示,“他很能打仗,在战场上破敌拔城,是个骁勇善战之人,有徐骁在北椋,北莽就不敢侵犯。但是当了北椋王后,他是一个非常‘处心积虑的王’,特别是为了能帮他的儿子徐凤年,要一个世袭罔替的机会一直在奔走。

他是一个性格多面的人,对外赏罚分明,但是对自己的孩子又是百般的疼爱和宠溺。此外,他的内心非常孤独人,虽然有儿有女,但儿子徐凤年开始不理解他,不愿接手北椋,对徐骁这个父亲也有很多的看法。但是徐骁一直为着儿子到处奔走,自己的孩子也都各散四方,所以他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

胡军提到,这部戏写得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点就是徐骁和徐凤年的父子关系。“我这个父亲很宠这个儿子,但是儿子不懂我这个父亲。戏中精彩在于每个人物的性格都非常鲜明。作为父亲,对于这些孩子,他们想过怎样的人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觉得父母是没法儿给他们去决定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可以去帮助他们。我和若昀的这次合作,也非常顺畅。”

谈及印象最深的一场戏,胡军说道,“有一场极重的戏,是儿子徐凤年在江湖闯荡数年后回到家,徐骁彼时已决意将后世掌控权托付予徐凤年,一番观察考验之后,徐骁终于在那一天决定带儿子下到地下——那里是祭奠为家国天下建立而牺牲的所有将士,一顶头盔就是一条生命、一个家庭。徐骁在那场戏里可以说是尽显自身的孤独——你们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在这儿支撑着,你们放心我一定好好的,把我儿子培养成比我还要强的人,也给你们一个交代。“小家是可以因为天下而去牺牲的,这就是徐骁。在所不惜,没关系。”在那场戏里,徐骁有很长很长的独白,面对儿子、面对旧将、面对自己。“别看那里全都是头盔,但他们每双眼睛都在盯着我呢,我‘死’了以后,我得跟他们交代,徐骁在徐凤年离开之后,自己对着这些头盔说:‘你们也都看到了,这孩子就是咱们以后的希望。’

●王倦

希望让观众融入“雪中”江湖

谈及创作的初衷,王倦说道,“《雪中悍刀行》有完善而庞大的世界观,从朝堂到江湖,从‘天下无双’到市井小民,格局宏大的同时又能在细小甚微处落笔生花。这一切的布局、故事、人物,都是将一个梦于现实中照出涟漪。这是朝堂风云铁马金戈,也是江湖夜雨一剑光寒,在这个梦里,融合了中华文化的厚重和绚丽,也孕育着对侠义洒脱的向往。会有人期盼在这样的梦里,看雪中舞刀,看英雄美人,看江山如画,又看人情冷暖。我们影视化的改编,也是想把这个梦更具象化,更真实地展现在观众眼前,一诺千金、赤诚之心、儿女情长、智谋深远,所有梦中该有的因素,都会在故事中拥有一席之地。更特别的是,故事里的人物,既有出尘之意,又有入世之心。 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风采,他们不仅仅是武功绝顶,还夹带着人间烟火,喜怒哀愁。上到飞凌绝顶的侠士,下至柴米油盐的小民,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有独属于人物的魅力。”

为什么一个朝堂武侠混合的世界要塑造群像,乃至认真描画一些甚至不会武功的人物?王倦解读,因为这个故事在武力高绝、千军万马的表象之下,真正在写的是人间百态。徐凤年是故事的魂魄,也是最闪亮的星辰,可精彩的不仅仅是徐凤年,每一个人物都该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都有自己面对人生的态度。他们的情感才是推动整个江湖奔涌向前的核心动力。

“我们要让观众看到刀光剑影的美感,也要让观众看到追求理想的坚定不移,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超凡脱俗的一面,也都有市井平常的一面,从这样的角度来说,观众们或许会发现自己也会是他们中的一员,只要有对人间的爱,对情感的热诚,对梦想的执著,我们每个人,都是雪中的一员,是像我们这样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组成了这个江湖。从故事里,观众看到梦想,也看到自己。雪中江湖好似遥远,可又近在眼前,这大致就是第一季故事的创作主旨和立意吧。

在他看来,《雪中悍刀行》的侠义心和人世情,融合得特别好。鲜衣怒马、市井小民都融合在一起,它有一个庞大世界观,然后在庞大世界观之下把梦想中的江湖,梦想中的世界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它的最大特质。谈及改编最大的难点,“相对来说就是它有很繁杂的人物,每个人物都很有特色,我们改编的时候,重要的是怎么把每一个人物在影视化过程当中,在有限篇幅之中能够让观众记住。”

一场江湖庙堂的巅峰对决,一个暗潮涌动的汹涌江湖,好戏开场,细细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