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情实感演活小人物 郭京飞:“我不是靠脸吃饭的演员”

2021-11-30 13:5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042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都挺好》里的“苏明成”、《我是余欢水》里的“余欢水”……实力派演员郭京飞近年来将不少极具特色的小人物演绎得深入人心。正在东方卫视、百视TV热播的《两个人的世界》中,他变身在上海打拼的“东北虎”——许东阳,凭借接地气的表演再次圈粉,也引起了许多观众的共鸣。近日,郭京飞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感慨,他自己曾经也是沪漂,他的青春和记忆都奉献给了上海,“《两个人的世界》是送给自己的一段美好回忆。”

曾经也是沪漂:

这部剧承载了很多回忆

《两个人的世界》讲述了在沪求职的东北青年许东阳(郭京飞 饰)和返沪知青子女李文嘉(王珞丹 饰),2003年因“非典”结识,在命运的洪流中相聚又离散,又在2020年的“新冠”抗疫中再度相遇的故事。两人从相识相恋到组建家庭,一路互相扶持,共同打拼,既有幸福的甜蜜记忆,也有无法言说的艰难抉择。

作为一代“沪漂”的成长史,该剧也唤起了郭京飞在上海成长的记忆:“我和许东阳有相似之处,1997年就去上海了,陪着它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北方人,我初到上海时,也有语言的不适应,饮食的不习惯。上海街道比北京窄,人也可能会更有孤独感。但慢慢融入这座城市后,我发现了它的诚实和契约精神,喜欢上了它。”郭京飞眼中的上海,由梧桐树和老洋房组合而成:“每当我到我的学校上海戏剧学院,还有我的单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时,在街上溜达,看到这些有历史、有文化的建筑,还有几十年的老树,就会心情很好。”

郭京飞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之所以叫郭京飞,是因为父亲希望他可以像自己一样,做一个飞行员。然而他却喜欢弹吉他,喜欢画水彩画,更爱看艰深难懂的哲学书,有一个当演员的梦。郭京飞的“沪飘”之路,起步于上海谢晋恒通明星学校。从上海谢晋恒通明星学校毕业后,他又通过努力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郭京飞凭借出色的演技被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看中,成了一名话剧演员。幽静的安福路上的话剧中心在郭京飞心目中就像一个修炼演技的世外桃源。“我要感谢话剧中心,他们不仅让我留在了上海,而且让我第一次登台就演了一个主角。”郭京飞说。

剧中展现了上海17年的城市变迁,也呈现了街巷里弄、石库门人家的生活,这种的“烟火气”让郭京飞感慨:“老街道、老建筑没变,就总能勾起人的回忆。”这17年来,郭京飞坦言自己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了,不变的是还继续从事着演员这个职业。

无惧8K拍摄:

麻烦观众适应我这张高清脸

作为国内首部全部采用8K超高清电视技术拍摄制作的电视剧,《两个人的世界》为观众呈现了电影大银幕般的视觉体验。该剧以“8K全流程”完成制作,这在国内电视剧中尚属首次。对此,郭京飞深有感触,说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拍摄超级清晰的8K电视剧,但我心态还好,反正也不是‘靠脸吃饭’的演员,就是可能得麻烦观众适应一下我这张高清的脸。”

由于故事从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开始讲起,该剧需要还原近20年前的服化道和环境氛围。郭京飞感受到了剧组的严谨,称赞剧中道具、小细节做得好:“非典时期的手机都是非智能机,口罩都是绳子拴的棉口罩。剧组搭建的石库门景,每块砖瓦都复制了当时的模样。”

拍摄《两个人的上海》的过程,也让郭京飞感受到了与专业团队合作的快乐:“王珞丹是个有趣的女孩子,敬业、认真。制片人崔轶也很认真,每天到片场盯细节。崔轶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很专业,这部戏的很多片花都是他剪辑的。”

演绎现实题材:

演员不能表现得太做作

剧中,许东阳踏实肯干,先干保洁、做电工、当司机,后当证券经纪人、自己开装修公司,一步一个脚印地在上海闯出一片天,期间充满了艰辛。比如他在工地当电工,好心救人却被诬陷成事故肇事人。为了保全老刘一家老小的生计,他以德报怨,选择“背锅”,丢了工作还将自己仅有的工资留给了老刘;陪女老板参加酒局,他在饭桌上被当众嘲笑为“小白脸”。面对旁人不怀好意的“酒攻”,许东阳挺身而出,一顿“对瓶吹”的猛操作,为老板解围,也成功拿下了合同。这种无奈和艰辛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懂。很多人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谈及对于小人物的理解,郭京飞说:“全世界的小人物都一样,拥有梦想,要做一番大事业,过程中会经历很多辛酸,但依然怀揣着一颗善良的、感恩的心,继续前行。”多年来出演现实主义影视作品,郭京飞也积累了一些经验:“现实主义题材的要求就是真实,演员尽量真实表露人物内心,找到人物的准确行动逻辑,不能表现得太做作。”

按照剧本设定,郭京飞饰演的许东阳是一个脚踏实地、热心肠的东北青年。虽然,用东北话说台词是出演《两个人的世界》的“必备技能”,但要让一个北京人说东北话,也的确困难。对于观众一些观众的犀利评价,郭京飞回应道:“我看过剧后也发现,我的东北话还是没有练好,向广大东北观众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