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峰:细节让人物更真实

2021-11-29 13:5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622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实习生  周润

《潜伏》中他是锋芒毕露的军统特务李涯;《北平无战事》里他是不畏生死的中共地下党崔中石;《欢乐颂2》中他变身商人奇点;《山海情》里他又成为了憨厚朴实的白崇礼……好的演员一人千面,正如祖峰。

爱奇艺迷雾剧场播出的家庭悬疑网剧《八角亭谜雾》虽已收官,但余热尚存。剧中,祖峰再次以教科书般的演技将暴躁易怒、格外敏感,对妹妹的死内心充满自责,对女儿又有着强烈保护欲的“玄梁”演绎得入木三分。而对于故事的表达、角色的塑造、表演的拿捏,祖峰又有着怎样的想法,近日,他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采访,畅聊了感悟。

观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玄梁每一丝的心理变化都诠释出来

《八角亭谜雾》中观众和网的友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全员恶人”设定,在祖峰看来,这些主要人物其实都经历了苦难,“对于玄梁来说,他的苦难就是之前错过了接自己的妹妹,导致了玄珍的意外死亡,这给玄梁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性格产生很大的变化。”

而玄梁的苦难正构建了人物如今的矛盾,“将近20年的时间里,很难想象他内心经历了什么,或者说他一直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如监狱般的塔里,走不出来。”但祖峰也看到了某种本质,他觉得玄梁恰恰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他之所以痛苦,性格产生变化,正是因为有良知,才深陷忏悔,鞭打自己,所以我相信玄梁本身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的敏感脆弱,来源于不可言说的过去,当真相慢慢揭开,其实也是在帮玄梁‘松绑’的过程。”

如此复杂的人物内心,可见表演的难度,“最大的挑战就是要演出这个人物的变化过程。人在生活当中不可能一成不变,不会像机器一样精密地运转。成年人的性格是在遇到不同事件时不断成长和变化的,包括心理变化导致的行为变化。随着案件从扑朔迷离走向清晰,我也试图让玄梁从性格阴郁慢慢地走向温暖,趋向光明。”不过,剧集后半程,玄梁场次很少,因此祖峰格外珍惜玄梁每一处出场的机会,即便是一个夹缝儿,他都想牢牢把握,希望能将人物的心路历程在有限的空间里最大程度的演绎出来。

在观众看来,玄梁是一位控制欲比较强的父亲,他在未成年女儿成长的过程当中,过分担忧她的人身安全,祖峰也提到,“其实长辈跟孩子之间在生活当中也是这样,就像我们的父母亲会说,你不能总吃肉,你得吃点儿蔬菜,类似于这样的关心。”这种爱过于强大,总会给子女带来一些压力。他也希望通过这部剧集提醒观众可以去平衡与自己最亲近的人之间的关系,再近的关系都不可能替代对方,只能在适当的时间段提出一些建议,但不能是强烈、固执地要求对方必须完成,这是一种相互之间尊重、和谐的关系。

从驼背走姿到包包子手法

雕琢细节成就“演什么像什么”

为了让角色更加真实、丰满,祖峰做了很多细节设计,“像为了表现玄梁身上所背负的沉重感情,玄梁除了关心女儿的安全,对其他事情不太有兴趣,唯一的兴趣就是19年前案子的凶手怎么去抓,他走路的时候驼着个背,两只手在后面晃荡,就是背负着很沉重东西的样子。”

不仅是玄梁走路方式,在剧中祖峰娴熟的包包子手法也令观众惊叹。 “最开始剧本中设定玄梁一家开的是杂货铺,但实地堪景的时候发现包子铺热气腾腾的样子更具生活气息,得知将杂货铺改为包子铺这个消息后,我就在网上找视频学习包子的制作方法,每天都包几十个包子。一开始条件有限只能用面团做馅料,后来买了肉馅给剧组同事包了一顿包子,大家都觉得很好吃。”

在饰演《山海情》中的白崇礼时,有观众质疑祖峰口音好像是没学好,后来才发现,白崇礼小时候老家是浙江的,估计上山下乡才来的宁夏。这些对于角色细节的捕捉,成为观众可以相信剧情故事的理由。

“演什么像什么”是观众对于祖峰的评价,他分享了自己的一些经验,“分析人物就像在阅读小说时,将人物形象呈现在脑海里,在形成了人物大致的构想后便要有一个相对具体的形象种子,这就要具体到人物的外形、言谈举止、行走坐卧、习惯动作、习惯语言包括更多的细节,因为大多数人物是虚构的,现实生活中找不到人物的原型,所以需要演员通过自身对角色的理解去想象出人物具体的形态。”对于人物台词的处理,祖峰表示,“台词只是一个结果,更多戏的灵感来自于对手带给我的刺激。”融入角色的不同阶段,如何将角色不同阶段的心路历程和外观变化呈现出来是值得演员反复推敲,逐渐细化的。

在不同的剧集中我们不难发现,玄梁与白老师的口音是不一样的,玄梁带一点江南口音,而白老师带一点西北口音。作为底层工作人员的玄梁,他的措辞对比于白老师就显得不那么优雅、规矩。而弓背的造型在李涯身上也有体现,这与玄梁背负的沉重又有不同,李涯弓着背像是一个蓄势待发的豹子。同一个造型在不同的人物身上所要体现的性格特点各有不同,这正是考验演员基本功的时刻,如何将不同人物演“活”是一个好演员所追求的重中之重。

藏在角色背后

曝光少对融入剧情有帮助

谈及选择角色时的标准,“我会选择情节强的戏,这意味着在人物性格展现方面会有爆发力。”有诸多爆款作品在握,却被贴上了“戏比人红”的标签,对此祖峰谈到了他的看法,“观众记住我在戏剧情节里的人物忘掉现实中这个人是蛮有趣的现象,藏在角色背后的演员,将个人魅力揉到所演出的人物当中,相对于现实生活可能没有什么魅力的人而言,记住角色反倒更能体现观众对于演员的认可。”

他更倾向于选择性格不同的角色,如果一直重复同样类型的角色就如同一个厨师每天都做同一种菜,或许开始会有新鲜感,但渐渐也会失去兴趣,而他更想将不同的角色带给观众,使观众认识不同类型的“他”。

除了荧屏之上,祖峰极少出现在观众视野中,“因为剧集中人物是虚构出来的,平常曝光少一点会对融入剧情有一些帮助,如果观众在观看时跳出剧情去评价演员本身,这对于欣赏而言是一个障碍。我在平常生活中会喜欢读书,做一些抄写,也会去健身,打网球,做一些运动,空闲时也会像大家一样和朋友聚会。”

“对于今后的工作我还是比较随缘的,每年都会有不少剧本,我也会认真去分析每一个剧本,挑选能够打动到我的故事,人物情节、情感逻辑符合常理的,这是其一,其二我会去关注剧本里出场次数很少的小人物,只有将小人物写精彩的剧本才是能够吸引我的,一部真正脍炙人口的好剧不是只突出几个主要演员,而是所有人物都鲜活,这才是真正意义上好的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