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搬上舞台,傅淼司职“四奶奶”——半岛全媒体记者专访傅淼,探班排演台前幕后

2021-10-27 16:0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813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秀丽

10月27日晚,由新东方主义美学大师叶锦添首度执导的舞台剧《倾城之恋》将在上海盛大首演,并就此拉开上海、杭州、长沙三地20场巡演的序幕。本次巡演暂没有青岛的安排,但岛城市民尤为关注的是,青岛演员傅淼在剧中扮演戏份仅次于男女主角的“四奶奶”一角,也有上佳表现精彩演绎。10月22日晚,该剧在日照试演,半岛全媒体记者赴日照观演并对傅淼进行了专访,具体了解了本次试演的台前幕后,并为即将启动的上海首演和三地巡演“探班”。

印象张爱玲:犀利旁观浮生百态

谈及对张爱玲的认识和理解,傅淼介绍说,上中学时开始读张爱玲的小说,感觉她写的东西挺薄情,但在薄情中又有她的深情,不理解个中人情世故。长大之后,偶尔会翻张爱玲的小说及一些短片来看,包括《小团圆》《色戒》,看了她后期的一些作品,多少有了比较完整的了解。“这次因为演《倾城之恋》,我又把《倾城之恋》看了两三遍,又看了一些关于张爱玲的个人简介,包括写张爱玲的书,看完之后,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她有更深刻的了解和感受了,包括她写家庭,写爱情,写人情冷暖。她就是一个旁观者,非常客观去在表达她的世界中所呈现出来的这种世态炎凉,人情冷暖,非常犀利,非常到位!但是,她又有一些想说不说、想表达又不能表达的部分,这其实也是我们这个戏在排练过程中,叶导反复强调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能把她那些隐晦的部分表现出来。”

为了更全面了解张爱玲,恰如傅淼所说“沉浸在张爱玲的世界”,傅淼特意在排演间隙去看了许鞍华的《第一炉香》,“我觉得可能因为张爱玲的东西太经典了,她的内心语言太丰富,很难用影视或者很简单和片面的东西去体现,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叶导会在我们这个戏中用了大量影视素材去体现,毕竟有很多心理戏份,靠演是很难演出来的,在舞台上近距离去演就很难。”在排练过程中,仔细揣摩角色与剧情,加上前前后后一系列的准备,傅淼对张爱玲的作品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我觉得她的作品,你感觉到非常苍凉,但是苍凉当中又透着一些人性的光辉和温暖,有人性的局促和肮脏的部分,但是又有一些善良温情的部分,你总会在她的作品中找到各种各样的人物,就是当下人的一种对照和写照。”

《倾城之恋》中,四奶奶并不是一个讨喜的角色,她非常跋扈,尖酸刻薄。在傅淼的演绎中,她是个有鲜活生命力的人,“我现在对四奶奶这个角色有越来越深的感受,我觉得其实人到中年,或者是经历很多事情之后,可能对一些事情会有些麻木,但是四奶奶身上没有这种麻木,她永远有鲜活的生命力,她有一种向上的、不甘的、去争取和跨越的能力,其实很多人没有,三奶奶没有,四爷没有,三爷也没有,他们只是在一个泥沼中越陷越深,但是四奶奶有。所以小说最后写的是四奶奶离婚了,她走出了白家,去寻找她下一步生命的可能性,我觉得这是看完小说之后,我特别特别开心的一点。”傅淼表示,“如果你去理解她的这种不甘、委屈,她的这种挣扎和向往,包括她人性中要去绽放的这样向上的力量,我觉得其实是很动人的。”

印象叶锦添:一个自带小宇宙的人

作为从艺生涯中为数不多的舞台剧参演经历,傅淼此次与主创、剧组成员的合作非常融洽,在日照的十多天时间也非常开心。傅淼表示希望每年能排一部话剧,“当然要好的剧本,好的班底,好的搭档,如果有这样的搭配,每年到话剧舞台上去历练一下,是一个滋养的过程。”傅淼认为,拍话剧跟拍影视不一样的地方是在于,在拍话剧过程中能够学习到收获到很多东西,“好像你是一个吸收的过程,而其他的可能是一个外放的过程,所以我还是挺享受这段时光的。”

在傅淼看来,总导演叶锦添的个人修养、人品,包括艺术感觉、认知都是大师级别的,“他说话永远都是慢条斯理,也不着急,跟演员之间的沟通让演员非常舒服,经常鼓励我们,我觉得叶老师是一个自带小宇宙的人。”据傅淼介绍,第一次见叶导是在他的工作室,“当时见面聊聊人物,他就坐在一个角落里,不说话,很安静,但是你感觉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强大的能量,让你感觉不是那么容易轻易靠近。”

“我觉得叶老师是一个艺术家,他对整个细节的把握,包括全局的把握,尤其是对细节,包括每一个服装,每一个纽扣,每一个装饰,小到不能再小的部分,他都要严格地去把控,他对细节精益求精。”傅淼表示,叶导对张爱玲小说的解读非常之深,而她因为看了一部分张爱玲的自传和作品,“我理解到他运用的大屏幕的那些月亮的隐喻,包括水,包括一些静物的隐喻,他其实理解得非常深刻,包括他对白流苏这个人物的理解、对人性的理解也是非常深刻的。”

叶导炉火纯青的视觉表现,无论多媒体电影影像、流动的舞台装置、华丽而斑斓的服装,还是音乐舞蹈的配合,都让傅淼折服:“视觉上的东西是叶老师最专长的,他是这方面的大师。我觉得表现出来都是非常完美,非常贴切的。还有影像部分,可能叶老师自己对这个戏本身有很深刻的理解,这种舞台跟影视的表演,这种大面积的使用,他会用一个电影的故事情节去串场,我觉得这是比较少见的,也是这个戏很大的亮点之一了,很多朋友看完之后,反馈也都是比较好。”

印象《倾城》排演:排戏不易,期待来青演出

10月21日、22日,《倾城之恋》在日照大剧院成功试演,再现了张爱玲笔下动听而近人情的“平凡传奇”。这次正式公演前的试演亮相,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不少观众高呼:“不虚此行!”

据傅淼介绍,这次到日照试演包括联排,跟舞台,“找一个1:1的剧院彩排,这在话剧史上应该是史无前例的,叶导对这部话剧非常重视,尤其在技术方面,大量使用了多媒体,还有电影的部分相结合。”据悉,剧组十天的时间基本都是在跟舞台、灯光还有多媒体配合,话剧的戏剧部分在北京已经排练完了,非常成熟和完整了,后期就是彩排、合成部分。

谈及与整个话剧组成员的相处,傅淼表示,大家在一起已经近两个月了,前期一个月在北京排练,大家基本上朝夕相处,“虽然在北京的时候大家都会各自回家住,但感情已经奠定了,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是,我们白家人四哥、三哥、三嫂、七妹、六妹,我经常会有种感觉——哇,真的!他们好像每个人都好像戏里的人啊——经常我会有种恍惚之感。”傅淼说特别佩服叶老师挑演员的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每个人都好像戏里的人,好好玩儿;包括这种相处模式也有一点像,挺有意思的。”

日照试演惊艳了时光,舞台上丰富多彩的呈现,演员的精彩演绎之外,整个团队的配合也有很多亮点。傅淼介绍说:“排这个戏真是挺不容易的,我们整个剧组80多个工作人员加演员,光转场都已经转了三次了,因为有一次要去上海拍,然后又到日照,然后首演要去上海,其实这么大一个规模的运动,其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包括制作方也是非常严谨和非常专业的团队,各个方面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这是叶导执导的首部舞台剧,整个团队班底都很厉害,傅淼说自己“很有幸参与其中”,同时表示:“感谢所有参与这部戏的工作人员,他们真的很辛苦,光我们那个转台拆了装、装了拆,不知道多少次。我们在北京排练的时候都在用实景排练,技术部门的工作量非常大,非常不容易,我也能够体会到每一个工作人员的辛苦,他们在背后默默无闻地付出,在这里要给他们点一个大大的赞。”

作为青岛的女儿,傅淼很希望《倾城之恋》能来青岛演出,“因为毕竟青岛是我的家乡嘛。虽然这次在日照试演的两场我母亲也去看了,家里人和朋友也去看了,但是,还是希望能在青岛演。而且我觉得现在青岛的文化产业越做越好,包括咱们西边儿现在有非常漂亮的美术馆,有好多剧组都在青岛拍戏,说明我们青岛的文化氛围越来越浓。所以我也希望家乡的父老能够欣赏到这么高水平的舞台剧,也会给他们的文化生活增加比较亮丽的一笔。”傅淼也自信地表示,如果在青岛演的话,“相信有很多人都愿意买票来看,希望明年能够来青岛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