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观察|主题偏离演员不贴营销“土味” 《第一炉香》为何香不起来?

2021-10-27 10:5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614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去年一部3.3分的《喜宝》,让人怀疑自己没看过亦舒。今年,一部5.8分的《第一炉香》,让人怀疑没看过张爱玲。”在一轮轮“土味情话”的营销中上映的《第一炉香》,票房口碑双扑街,5天票房不足3000万,却靠着网友各种吐槽“出圈”,10月26日,一条“第一炉香问题出在哪里”的微博话题又一次将导演许鞍华的新片送上热搜。张爱玲的原著堪称“国民级”IP,导演、编剧、摄影、配乐、主演俱是业内“大咖”,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主题偏离

把苍凉人性简化成“疼痛爱情”

“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电影版《第一炉香》改编自《沉香屑·第一炉香》,由香港最富盛名的女性导演许鞍华执导,当代知名作家王安忆编剧,获奖无数的金牌摄影师杜可风摄影,日本殿堂级音乐大师坂本龙一配乐,这样的“顶级配置”备受书迷和影迷的期待,文艺圈也早就沸腾。

很多人说演员 《第一炉香》是败再电影版不尊重原著吗?相反,导演和编剧非常尊重原著,虽然把很多原著中的经典情节和台词都逐一呈现,但“味道”却完全不对了。

《沉香屑·第一炉香》讲的是一个衣香鬓影之下透出彻骨寒冷的故事,讲述葛薇龙面对物欲与情欲,清醒地堕落、沉沦,却难以自控,犹如上了命运的赌桌,看似每一把都赢了,但实际却是输个精光。这样的主题其实放在当下都具有很强的现实感,能让观众共情。但电影第一幕在葛薇龙走上姑妈山上的别墅时,就开始偏离了。它把一个关于苍凉人性的故事,简化成“疼痛”的爱,讲的是“爱而不得的痛苦”,把主题简单弱智化。事实上,葛薇龙与乔琪乔的爱情并非小说的主题,它只不过是葛薇龙堕落的催化剂。

当然电影版的改变可以脱离原著,但原著主题相对复杂,加上表达“人性幽微”的故事,就逻辑合理、贴合,虽而改编后与原著内核南辕北辙的主题,再配这样的故事就特别突兀特别尬,更别说一般爱情戏的冲突和爽感了。

仅凭几句土味情话,葛薇龙莫名其妙就爱上了乔琪乔,搂着彭于晏表白“娶我吧,爱我吧”更让人懵圈;影片用了半个多小时画蛇添足地把葛薇龙与乔琪乔婚姻的琐碎和不堪抖露,成了事无巨细的“八点档”剧情;最后的剧情,两人过年时一起逛街碰到英国大兵买女人,葛薇龙说:“我跟她们有什么分别?她们是不得已,我是自愿的。”新年的烟花升起、炸开,本来很“符合原著”,但偏偏又很琼瑶地加上一段对着窗外喊“我爱你”的剧情,让观众立马“破防”了。

《第一炉香》有它的艳丽,每一个镜头都很有质感,但音乐坂本龙一、摄影杜可风、服装和田惠美等业内高手给电影披上的外衣再华美,都掩盖不了影片人物单薄,故事空洞的内核。文艺又务实的许鞍华可以拍《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明月几时有》《黄金时代》,即便有很多不完美依然把《倾城时代》和《半生缘》呈现出不同的味道,但却驾驭不了《第一炉香》。只有李安,才能把张爱玲的小说

演员不贴

祥子和虎妞的“第一炉钢”

“《骆驼祥子》之《第一炉钢》,彭于晏演祥子,马思纯演虎妞,选角合适,男演员和女演员都很健壮”,“今天的快乐是《第一炉钢》给的”,“倒香槟的时候彭于晏确实很像海底捞的服务员”,“姑妈和侄女同框的镜头太惨烈了,马思纯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彭于晏像干苦力的挖煤工人”“感觉他俩不在调情,而是彭于晏在跟马思纯说私教安排计划”……《第一炉香》的演员是引发吐槽最多的,彭于晏和马思纯,一个在演《我在垦丁天气晴》,一个回归《左耳》,就没有一个人在香港。

 《第一炉香》在选角方面获得了诸多争议,这些以负面为主的声音,几乎已经压过了市场和大众对影片内容的关注。最初官宣演员阵容时,马思纯饰演葛薇龙,彭于晏饰演乔琪乔,被大部分张迷诟病不符合。对于演员来说,不是美丑胖瘦的问题,而是他们和原著形神完全“不贴”。影片中周吉婕说到“乔琪乔这样的混血男孩,再好也带点阴沉,还带点丫头气”时,露出健硕的肱二头肌、笑得比垦丁八月的阳光还明媚的彭于晏就进来了,而且把调情演得太过油腻。

原著中,葛薇龙身材娇小有着“小粉扑子脸”,电影里马思纯的“形不似”进一步放大,大师和田惠美的设计风格并不太香港,更重要的是不适合马思纯的外形。整部电影仿佛花了很多钱,但又仿佛没花钱。

一方面剧本对葛薇龙的刻画偏离小说,葛薇龙成了彻头彻尾的恋爱脑、傻白甜,竟然说出了“爱得卑微”这样的台词。另一方面马思纯对角色的把握出现偏差,她在《第一炉香》的表演,一脸无辜、倔强又忧伤,更像是《七月与安生》《大约在冬季》的混搭。

俞飞鸿的姑妈,虽然够美,但并不是属于“梁太太”的风情,只有范伟饰演的司徒协演得最为精准,虽然外形上并不符合原著中的“干瘦”,但戏骨的神演技却把这一角色拿捏得恰到好处,在他面前,马思纯生涩与用力更加一览无余。

土味营销

票房口碑进一步崩塌

“10月22日,给爱而不得一个纪念日”“有一些很单纯的感情,始终纯粹”,“尽一切,爱一人”,“爱有所求,却不问答案”,“他在跟别人约会,他看起来很幸福,可是给他幸福的却不是我”,“不联系不是难事,不想念才是”“这个秋天,有海浪,有微风,唯独没有你”“爱是无痛又痛彻心扉的痛楚””……在短视频平台打开《第一炉香》官方账号,“郭敬明”味道的青春文学风格物料引来更多书迷和影迷的吐槽:一看就是集体没读过张爱玲,估计许鞍华知道了也不答应。

让很多观众错愕的是,“土味情话”“爱情鸡汤文”“疼痛文学风”等,这些与张爱玲风格相去甚远的文风,竟然是电影《第一炉香》营销的主打风格。影片的下沉式“情感”宣发策略并没有为口碑和票房加分,带来的反而是更多的负面和伤害。

《第一炉香》在营销宣发方面遇到的争议,与《地球最后的夜晚》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地球最后的夜晚》打出了“一吻跨年”的浪漫口号,为这部毕赣个人风格十足的文艺片吸引来了不小的下沉市场观众群体,而“看不懂”的“错位”观众为影片的口碑泼了盆冷水。

无论是原著作者张爱玲,还是导演许鞍华,都很清晰地为这部影片的宣发定了调:这是一部文艺气质突出的小众圈层电影,在受众上第更偏向于影迷和书迷群体,内容本身就与普通大众之间存在着一层隔阂。而影片的“下沉式”土味风营销直接拉低了它的品位,在票房不佳的表现上,导致口碑进一步拉垮崩塌,宣传不能驾驭电影命运,而应该尊重影片内容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