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游戏》火爆全球 糖饼、运动服等周边产品销量大涨

2021-10-16 22:51 大众报业·海报新闻阅读 (15913)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鱿鱼游戏》火爆全球,糖饼、运动服等周边产品销量大涨

眼下,一部名为《鱿鱼游戏》的韩剧正席卷全球,自9月17日上线以来点播量一路飙升,半个月便夺下Netflix(奈飞)全球热度冠军,成为继《寄生虫》之后,在全球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韩流作品。这部剧也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剧中的木头人、抠糖饼、拔河、玻璃桥等游戏掀起各种玩梗,成为大量短视频博主的创作素材。

开播一个月热度未减

《鱿鱼游戏》开播已近一个月,但全球热度仍未降温,收视甚至超越了《纸牌屋》《王冠》等大热剧集。据全球在线内容服务排名网站“Flix Patrol”报道,《鱿鱼游戏》在Netflix电视节目类别中保持全球第一。相关数据显示,从9月17日上线至今,《鱿鱼游戏》在超过90个国家和地区登上Netflix热门排行榜榜首,#鱿鱼游戏#话题在微博上有近20亿次阅读。

《鱿鱼游戏》讲的什么?故事讲述了456名韩国平民,背负巨额债务,无力偿还,对人生深感绝望,为了摆脱困境,他们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参加闯关游戏。获胜者拿走456亿韩元奖金,失败者在淘汰的瞬间即丧命。关卡包括木头人、抠糖饼、拔河、弹珠、玻璃桥等,看似是普通的儿童游戏,但花花绿绿糖果色的外表下,暗藏着丧命的机关。

一开始,为了通关,参赛者团结起来,互相帮助,后来,面临“只能活一个”的选择,人性的丑恶便暴露出来——为了减少竞争压力,在对方原本可能通关的情况下,暗下毒手。最后,亲人、挚友也反目成仇。

剧中的重要游戏环节“123木头人”也现身街头、商场,“木头人”引来了上万蹑手蹑脚的“追随者”。

糖饼运动服等周边产品销量大涨

随着剧集的大火,剧中的椪糖游戏、绿色运动服、红色连体裤跟着火出了圈,还有不少公司抢注鱿鱼游戏相关的商标,在这波观影热潮下资本也纷纷蹭热点玩上了“鱿鱼游戏”。据央视财经报道,韩国本土的便利店内,制作椪糖的主材料白糖销售额在剧集上线两周内增加了45%,椪糖成品销量更是涨了三倍。在韩国为该电视剧提供700块椪糖道具的制糖人安先生,现在每天卖500多块椪糖,连续一周驻店未回家。

打开某宝搜索“鱿鱼游戏”,与之相关的椪糖、绿色运动服、红色连体裤、带图案的面罩等商品均在平台上有售。记者看到,一家食品小店因推出了鱿鱼游戏同款椪糖月度销量瞬间暴涨,售价12.54元一个的椪糖月销量达到1.45万个。在亚马逊、eBay、沃尔玛的官网上,绿色运动服、红色连体裤也成了热搜款。

除了线上产品的热销外,北京、上海、长沙、成都、大连等多个城市都有实体店推出了椪糖产品,打上了“鱿鱼游戏同款”的招牌,吸引了不少剧迷前往打卡。还有不少线下运动场馆推出剧中同款游戏,除了接待前来打卡的剧迷外还开展了公司团建业务。

法国的Netflix10月初在巴黎开设了《鱿鱼游戏》快闪店,让粉丝体验剧中游戏,因现场人太多,粉丝爆发互殴,被迫提前关店。

网飞成熟产品理念为爆款助力

从《寄生虫》《王国》,到今天的《鱿鱼游戏》,韩国影视的成功引起了不少的关注。可是为什么偏偏是《鱿鱼游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鱿鱼游戏》一改以往韩剧的风格,秉持着不走寻常路的态度,打开了另类电视剧的大门,不讲爱情!不讲友情!不讲武德!仅有九集的电视剧全程高能。以456名参赛者游戏闯关为主线,串联成一系列精彩故事,结尾有彩蛋,而且可能会有续集。剧中的木头人、抠糖饼、拔河、打弹珠、玻璃桥、鱿鱼游戏都简单至极,一场几分钟就能结束;人物脸谱化,但是足够丰富,观众不难在主角们身上产生共情;社会深层问题被置换成最简单、直接的对立,让它看起来多了一些关怀。

近年来,譬如《鱿鱼游戏》《弥留之国的爱丽丝》等Netflix出品的剧之所以能引发话题,还在于Netflix有一套越来越成熟的产品理念。Netflix的作品都高度细化,细化标签、细化元素,最终将作品推送给目标受众群。《鱿鱼游戏》身上有惊悚、悬疑、大逃杀、童年怀旧、游戏、韩剧等很多个标签,标签越多,定位的受众群就越多,再加上成熟的韩国影视工业化水平托底,保证了剧的品质,继而打造出又一部爆款。

社交网络上充斥着“椪糖”元素,所有人都在拼命抠图案。

韩国社会的“焦虑”让观众共情

《纽约时报》月初在一篇文章中报道称,《鱿鱼游戏》反映了韩国人对房价飙升和工作短缺的担忧,他们看不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上升空间,剧中的角色引起了韩国年轻人的共鸣。

报道采访了一位首尔35岁的上班族具勇勋(音),他从来没有像剧中的角色那样面对过戴面具的杀人守卫或有竞争对手来割他的喉咙,但在一个晚上刷完了《鱿鱼游戏》后他表示,他同情这些角色以及他们在这个国家极度不平等的社会中生存下来的艰难。在失去稳定工作后靠自由职业和政府失业救济金过活的具勇勋说,在一个房价暴涨的城市,“靠普通员工的薪水过上舒适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

《鱿鱼游戏》的男主原型生意失败后背上4亿韩元的债务。据韩国相关机构统计,新冠疫情暴发至今,韩国私营业者的累计债务负担达66万亿韩元,平均每天有超过1000家店铺倒闭,这一现状与《鱿鱼游戏》开头的剧情——众多背负巨额债务的人前去参加死亡游戏相吻合。这也是《鱿鱼游戏》在韩国社会引发普遍共情的一大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