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腾优”三大平台集体取消超前点播为何在此时?

2021-10-04 19:1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328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从2019年开始,各大视频网站“超前点播”功能就饱受争议和网友吐槽,10月4日,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大平台相继官宣取消超前点播,也标志着这项“增值服务”就此翻篇。

套路多,“超前点播”沦为众矢之的

时间回到2019年的1月,爱奇艺自制网剧《独家记忆》,根据当时的会员规则,付费会员可以提前普通观众看一周的剧集内容,但是只要通过分享链接获得好友助力就可以提前观看全集内容。

2019年6月27日网剧《陈情令》在腾讯视频上线并迅速火遍全网,网友按照每集6元的价格,可以选择提前解锁直通大结局在内的最后5集。《陈情令》片方曾经在庆功宴上透露,该剧的付费点播人数达到520万人次,超前付费总收入达到 1.56 亿元。

虽然这种会员之上的“增值服务”遭到网友吐槽,不过,由此产生的商业价值以及真金白银的收入无疑是对平台形成了巨大诱惑力。随后,各大平台纷纷效仿。

不过,很快便有了焦点一幕,2019年11月,46集古装剧《庆余年》在爱奇艺、腾讯视频上线。结果从22集就开启了超前点播,并且全剧需一次性付费50元,但实际上每周仅比VIP领先6集,并非一次性解锁全剧。至此,公众对超前点播的怒火彻底点燃。用户吴某质疑,购买会员已经付费,“付费超前点播”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遂将其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最终,法院宣判,平台方“付费超前点播”模式违约。

这两年公众对超前点播取消的呼声愈演愈烈,今年暑期两部热剧《扫黑风暴》《你是我的荣耀》均采用超前点播周更模式。而《扫黑风暴》超前点播还有一个规则:需要按顺序解锁剧集。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你想跳集买超前点播是不行的,必须按照顺序一集一集的购买,超前点播每集3元。这一规则上线后,立即引起大批用户不满,网友们纷纷抱怨:“这套路太多了,一次次的把用户当韭菜割。”

官方点名批评,监管进一步加强

对此,上海消保委于8月26日发文指出,消费者依法享有选择权。上海消保委表示,腾讯视频在《扫黑风暴》的超前点播中,既然是按集收费的,那消费者就有权选择他要看的那一集。所谓“按顺序解锁观看”,涉嫌捆绑销售,是对消费者选择权的漠视。

9月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文,就视频平台的VIP会员服务和超前点播机制进行了批评,认为超前点播应尊重自愿,并提出了相关平台取消逐集限制、计费规则得遵守公平等要求。“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既是消费者协会的呼吁,也是广大被收割的会员用户的心声。此外,中消协还指出长视频对会员广告特权不尊重的问题,提出广告特权应保障,违法推送要杜绝。

而近期,多部门联合出击整治粉丝集资打榜、砸钱做应援、各种大V传播谣言、诱导未成年乱消费这些等等,而超前点播的消费者中也涉及到未成年人群体,如今取消超前点播,也是平台方的回应与表态。

舍小利,才能长线发展

一 方面是监管的加强,一方面则是自身规则的反噬。

长期以来,长视频平台看似红火的背后,却面临着巨额亏损的局面。从财报看,视频平台的营收主要依靠会员、广告、内容分发以及其他收入,主要支出包含版权内容、研发投入、行政管理费用等,这其中高昂的内容采购成本限制了视频平台的盈利空间。

为了节省,首先,是从内容采购、制作成本等方面开始控制成本的“节流”,其次,是寻找新增长点的“开源”。于是超前点播、直播付费、打榜助力等额外付费项目,被看作是最大化激发用户的ARPU值的方式。

“超期点播”短期的红利易显,不过,因此带来的则是用户的反感以及取消会员,造成的损失。当这个功能持续被广泛批评接连成为公众负面情绪的抒发口,就意味着平台必须重新思考自己运营的姿态和短期利益、长线发展之间的关系,每个平台都要对此给出自己的答案。

像爱奇艺、腾讯已经迈入亿人会员大关,如何在制作内容以及服务质量方面来提升用户的视听感受来加持自我,才是长久之计。

爱奇艺CEO龚宇微博里所说:为了给会员提供更好的体验,主动取消了超前点播。而对于收入影响的预估,三大平台显然选择了长线发展的考量,认为给会员提供满意的服务有利于平台的长线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