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娱风暴之变①丨从整治集资打投,到重构娱乐圈生态!饭圈新生,偶像审美回归主流

2021-09-22 01:4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5889) 扫描到手机

>>开栏语<<

近日,国家广电总局、中央网信办等多部门下发相关文件,从不同角度对娱乐圈进行约束和监管。国家越来越表现出根治娱乐圈和饭圈乱象的信心,重新梳理行业环境和舆论环境,重点整治对未成年人存在误导、引导消费的相关问题。目前,相关动作越来越坚决,长期以来的行业乱象有望被画上句号。半岛全媒体也将从时事观察、深度报道、评论多个角度,为您全面剖析饭圈的现状以及未来发展。如果您有应援或是被骗经历,可以拨打96663热线提供线索,我们将会一查到底。

半岛全媒体记者 仲维莉

近年来,娱乐圈的发展逐渐偏离轨道,相当一部分艺人们不再扎根自己的艺术作品,转而投向资本与流量,在作品中频频划水,烂剧层出不穷。更惊讶的是,明星丑闻不断,人设崩塌。而一些青少年在资本的控制洗脑下,为“心爱的哥哥们”打投、集资甚至控评、互撕,引人担忧。日前,中纪委网站发文提到,治理“饭圈”乱象须多管齐下。这也宣示了一直以来屡试不爽的流量养成模式,被网络平台推波助澜达到顶峰后,终因明星管理失位,走到了尽头。当流量不再成为衡量娱乐产品的终极标准,当流量明星数据造假被禁止,当跑偏的审美回归主流,饭圈的未来又将如何?

视觉中国供图

之前的饭圈

集资、打投,为爱豆“厮杀”

追星,成为某个人的粉丝,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甚至今天诸多狂热粉丝的行为,可能都是前辈们玩剩下的。比如高官蔡邕就是东汉末文学家王粲的“真爱粉”,听说其上门急得“倒履相迎”,还要把自己家收藏的书籍都交给他来传承。杜甫也是李白的“头号迷弟”,一生给他写了十五首诗歌,像《赠李白》《冬日有怀李白》《梦李白二首》之类。“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用饭圈的话来说那就是“我家哥哥怎么这么不羁有魅力,A爆了。”

有偶像,喜欢某个明星本无可厚非。但是任何东西过了度,便偏离了其正常的轨道。饭圈便是如此。

《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的未成年网民达到了1.83亿,未成年人参加粉丝应援的达到了8%。另有数据显示,近15%的“00后”粉丝每月为追星花费5000元以上。“饭圈”追星为何掀起如此狂潮?谁是幕后推手?无脑氪金的粉丝们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一切都值得我们深思。

“你不投,我不投,哥哥何日到榜首?”这是之前记者卧底的一个饭圈群里的日常应援语。所谓“打投”,就是粉丝为偶像投票冲榜单、买东西、做数据。这只是“饭圈”规定动作之一,假粉丝“披皮黑”引战、有组织地维护偶像形象“洗广场”或者去“屠广场”黑对家偶像等,都是“饭圈”常事。记者卧底的饭圈群里,之前天天都有粉头给群成员洗脑。

记者采访到群成员小秦只有14岁,但年平均氪金已经在两万左右。毫无赚钱能力的小秦告诉记者,资金来源于妈妈的信用卡。一开始只是因为喜欢某H姓明星,想多支持支持他才进了这个群,但随着群里粉头的鼓吹,她开始觉得应该要为“哥哥”做点什么。慢慢加入到集资、打投、骂战当中。去年,小秦在某个饭圈APP上集资了3000元。

“我真的属于花钱比较少的,平常只在微博超话、爱奇艺泡泡等十余个平台进行不用花钱的签到。”小秦跟记者说。

再看前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粉丝包机给韩国明星庆生事件。早在今年4月份,朴智旻的中国粉丝就已经开始为给偶像最好的生日应援做准备。在其相关百度贴吧里,3分钟集资额就突破了100万元人民币,一个小时集资超过230万元!如此速度让人咋舌。

除了打榜投票集资等,“斗士上瘾”也是“饭圈文化”的一大“病症”。演员赵丽颖的粉丝因为新剧角色一事,在微博上拉踩引战、宣扬抵制,引发骂战。微博因此关闭了2000多个账号。

“饭圈”乱象背后的原因就此呈现出来——粉丝们大多都年龄太小,甚至没有基本的判断力;被粉头和资本蛊惑洗脑,相信只有靠自己的氪金才能让“哥哥出道”;经纪公司、网络平台、自媒体营销号等各方只想从中赚钱,社会责任感欠缺。诸多原因积累,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视觉中国供图

现在的饭圈

粉丝软件关停,群里“静悄悄”

据媒体报道,8月份以来,多款追星应用被集中下架,包括饭圈女孩必备的“OWHAT App”、“魔饭生pro”、“桃叭”等用户数量较多的。部分未下架应用也开始采取禁止未成年人消费等措施,以符合专项整治要求。

规制追星App,是专项行动的一部分,也是整治饭圈乱象的必要之举。在饭圈乱象日益猖獗背后,是什么给他们提供了丰厚的土壤?粉丝互动平台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这些应援平台把握住了粉丝经济的命脉,聚集了全国大部分具有强消费能力和高活跃度的粉丝团,渐渐将这条利益链条形成了闭环,而收割的就是前赴后继的粉丝们这一茬茬韭菜。不少追星应用不仅提供集资、应援、控评等功能模块,甚至把明星航班,身份证信息等隐私也作为卖点之一。正是这些应用的存在,相当程度助长了饭圈的歪风邪气。因此,治理追星应用,既是在打击不良饭圈文化,也是在挽救许多陷入饭圈泥沼的未成年人。

前不久,微博已下线“明星势力榜”,百度、360搜索也将“明星人气榜”等功能下线。8月28日,QQ音乐平台已将新歌新专辑进行限制购买,当用户重复购买时,页面会弹出“你已经购买过该专辑”弹窗并无法继续操作。网易云音乐也迅速跟进。这两个平台还直接下架此前跟销售数量直接关联的销售榜,并取消了制造内卷刺激消费的“公会”制度。抖音也在9月1日发布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整治公告,下线明星爱豆榜和明星话题榜,下线整改54款涉明星艺人榜单的小程序,解散以打投、应援、集资、控评、八卦、爆料等为主题的粉丝群组1900个。粉丝团账号应获取对应明星经纪公司或工作室的书面授权,限期未获取授权的粉丝团账号将被持续禁言或重置用户资料,直至获得授权。

视觉中国供图

8月27日,微博平台也对明星赵丽颖、王一博双方工作室就粉丝引导管理相关问题进行了约谈:作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对粉丝的行为应当负有引导责任和约束义务。但近期,双方工作室均未能及时有效地引导和应对粉丝的不理性行为,致使粉丝出现了扰乱网络传播秩序的拉踩、互撕等现象,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还强调了主管部门要求网站平台对明星及经纪公司、粉丝团、后援会等网上行为的管理责任;要求明星及经纪公司加强对粉丝群体的正面引导和约束能力;要敢于发声、敢于维权,决不能视而不见,任由事态发展。

       近日,乐华娱乐旗下艺人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都成立了个人官方粉丝团,这一行为也就意味着粉丝后援会已经成为过去式。此前“清朗行动”规定明星含“粉丝团”、“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的账号并需要得到明星与经纪公司的授权。乐华直接选择取消后援会,成立官方粉丝团。

这些举措,事实上都是净化和重塑娱乐圈生态的一部分。饭圈之所以招致了相当的社会反感,就是因为饭圈的资本游戏和舆论生态,都对正常的社会秩序、社会共识造成了巨大冲击。唯流量论,只要有粉丝,演技歌喉如何、艺德人品怎样都无关紧要,这种乱象必须终结。

而记者卧底的饭圈群里最近也是“静悄悄”,大粉们完全不敢说话甚至部分已退群,只有几个坚强的微商偶尔卖卖明星航班,更有一些站姐在饭圈群里特惠超低价抛售张哲瀚的写真。原来炙手可热的流量明星变成了烫手山芋。

视觉中国供图

未来的饭圈

欲从艺,先立德,拒绝“塑料明星”

过度包装和炒作,让流量明星们尝尽了不劳而获的滋味。不用背台词,不用练基本功,但却可以每集收费上百万,这个数字是我们普通老百姓难以想象的。李成儒曾直言“如鲠在喉、如芒刺背、如坐针毡”,这些“徒有其表”的所谓明星在资本的包装下,形成了一套完整生产线,导致近几年来 “顶流”层出不穷,一次次突破大众的审美底线,影响青少年的审美观。

“不务正业”、“脑残粉”,饭圈似乎变成了贬义词,大家躲之唯恐不及。饭圈真的是什么洪水猛兽吗?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岳晓东在《我是你的粉丝——透视青少年偶像崇拜》一书中,认为崇拜偶像是他们走向社会之前的人生准备 ,也是心理发展的必要过程。其实我们不必取缔饭圈,而是要让追星文化向更美好的方向进发。

艺人需以德为先。9月11日,陈道明在行业座谈会上谈及流量明星时称,流量明星是流量界的而不是文艺界的,是被炒作出来的“塑料明星”。人民日报14日也发表评论称,甘当“塑料明星” 迟早凉凉。

欲从艺,先立德。立德乃做人之本,对于从艺者来说更为重要,而且应该摆在首位。作为有着极高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不仅要在文艺创作上追求卓越,更要在思想道德修养上追求卓越,这是新时代文艺工作者的从业底线要求。而文艺工作者们所产出的产品,最终要回到内容的生产规律上,让有实力的艺人更能凸显出来。拒绝“划水”,拒绝“数字台词”,每个艺人都需爱岗敬业,对自己的职业、作品以及观众有着足够的尊敬,奉献出更具时代意义,以及正确导向和有影响力的作品。

视觉中国供图

发挥偶像的真正作用。影视行业对于流量的“迷信”人尽皆知。纵观现下在播剧流行趋势,全都是“小鲜肉为主,老戏骨做辅”。小鲜肉背靠资本靠刷数据就能轻松拿到一番,而兢兢业业的老戏骨只能成为绿叶。这也侧面反映了饭圈影响下,影视行业的畸形怪圈。偶像明星缺少作品,也没有过硬的实力,但依靠粉丝群体强大的造势能力,依然能在名利场中占据一席之地。而监管层的意图,就是要塑造一个新的文化娱乐圈:整个行业杜绝用流量、热度装点门面,甚至浑水摸鱼的乱象。明星不仅要对粉丝群体负责,更要对自己的演艺生涯负责。

艺术工作者承担着“启迪思想、陶冶情操、温润心灵”的重要职责,理应在业界作出表率。身为“偶像”,而且是娱乐圈“顶流”,其影响的粉丝一定是巨量的。如果不能起到正面榜样作用,对年轻粉丝造成不好的影响,就不配“偶像”二字;真正的时代偶像应该是能够引领青春期的青少年正确地审美,而非“审丑”。

>>观察<<

“五力共治”,重构娱乐圈生态

9月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要求坚决抵制违法失德人员,坚决反对唯流量论,坚决抵制泛娱乐化,坚决抵制高价片酬,切实加强从业人员管理,开展专业权威文艺评论,充分发挥行业组织作用,切实履行管理职责。如此细致、具体的行动,证明此次整治不仅是为了矫正饭圈乱象,更是要以此为契机,重构整个娱乐圈生态。

中纪委网站亦发文表示,“饭圈”乱象形成畸形价值观,对青少年危害极大;而乱象的背后,则是资本逐利偶像经济的脱缰失控与畸形产业链。要彻底解决“饭圈”乱象,不是哪一方可以单独完成,需要“五力共治”,即监管部门的监管力、平台企业的约束力、明星和制片方的自律力、粉丝的自制力和评论家的批判力。这也代表了未来主管部门对于网络视听内容的一种管理和价值导向,意味着平台通过偶像养成与赞助商合作的盈利模式终止。对于广电和视听平台来说,不再聚焦单一的节目形式,会为优质的视听节目释放出更多创新空间。

视觉中国供图

优质内容重建偶像标准。心理咨询师田艳认为,饭圈并不需要取缔。可以欣赏偶像,但主体意识要保持,以自己的生活为主,不脱离现实。崇拜偶像要适度,包括花费的金钱、时间,投入的精力和情感。家长可以引导孩子了解,偶像对自己意味着什么,是理想中的自己,看到这一点,更利于引导。比如说,就和孩子讲自己年轻时候追的明星,或者是和孩子一起看正能量的,类似《觉醒时代》的影视作品,将孩子喜欢的偶像引导到著名历史人物或者知名科学家和名人上。老师也不要采用“鸵鸟政策”任其自由发展,和家长一起合作,携手帮助学生度过心理的关键期。

除了家长和老师正确引导,还要倡导平台进行优秀引导,驱逐劣币,追求良币,多制作优良的综艺节目。近段时间,致力于青少年价值引领的节目也迎来了井喷期,赢得了众多学生和家长的青睐。例如《我中国少年》本季以“青春中国”为主题,借由充满青春气息的“花式课间操”这一创意形式,展现新时代青少年昂扬向上的青春风貌和爱国情怀,全方面、多角度地描摹当代青少年高远志向、朝气蓬勃的模样。还有《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等,其中《中国诗词大会》已经播出了六季,让青少年受到中国古典诗词浸润的同时,更可以让未成年人在寓教于乐中获得知识积累,促进成长和自我认识觉醒。越来越多观众期望看到的,不仅仅是对青少年群体的简单描摹,更渴望在他们的青春故事中感受国之未来的青春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青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作为时代前进的号角,文艺创作应该主动引领时代风气,尤其是以青少年为主体受众的节目,更应该展现真正的青春力量,并让这种精神价值成为社会主流,成为新时代青年学习的榜样,实现培根铸魂的作用。

《中国诗词大会》节目截图

“野草”被拔除,是为了鲜花更好地生长,当流量不再被绑架,粉丝不再被操纵,数据不再作假,公众期待看到的是演技的提升,好作品回归舞台的中心,娱乐生态向上向善。极端追星行为和因为偶像变成更好的人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隔。一个良性的娱圈环境,需要粉丝、平台、明星的三方配合。追星不是不可以,它伴随着很多少年的成长,年少难免轻狂。在青少年还未形成正确价值观的时候,各方应该共同努力,塑造一个正能量的环境,让粉丝在追星中得到很多温暖、慰藉和积极向上的引导。优秀的平台和粉丝,还能反向给艺人输送正能量,让艺人更加自律;平台方要加强监管,为良性粉丝生态的培养提供有益的土壤。相关部门依旧需要针对公共场合追星带来的影响作出及时回应和采取有力措施,受到伤害的明星也要主动维权并引导粉丝理性追星。只有这样,未来的饭圈才会欣欣向荣,才能为文娱领域营造清朗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