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 陈数:拍《峰爆》最大的挑战,是不能让自己太好看

2021-09-17 23:2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125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记者:《峰爆》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陈数:《峰爆》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商业片类型、快节奏,但同时是有非常正向、积极力量的一部电影,既反映了个人又弘扬了国家精神。

记者:在视效方面您有哪些期待?

陈数 :在现场拍摄时面前什么也没有,导演说将来这是什么,一边拍着就得想象,也确实能够想象得到,后期合成全部完成的时候,画面的壮观感一定会完全不一样。

记者:看剧本的时候,有没有特别印象深刻或者很感动的点?

陈数:我从剧本的第一稿就开始看起,也经历了差不多五六稿剧本的变化。跟李骏导演再次合作,也知道在电影创作上,就算最后的定稿,可能跟拍出来也会不一样。所以我完全能够朝着他的思路去想象文字中可能产生的节奏、画面感,可能处理的强弱轻重等。正是因为这样小小的了解,在真正拍摄的时候,不会完全拘泥于剧本本身,按导演的现场镜头调度。最后镜头里的呈现比文本更好。

记者:饰演这个角色有哪些挑战?

陈数:感谢导演对我的信任。扮演丁雅珺对我来说面临了好几重考验,最大的考验不是来自角色,而是来自于我知道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我可能会有一些固定的印象,会觉得陈数就是那种类型的演员,难免会留下来一些认知,“陈数,可能去演中铁建项目经理这么一个非常基层的女性管理者吗?”这对我是非常大的考验,需要在表达过程当中,真正有力量去改变这些认识。

还有外貌上,可能有人会觉得,五官长相会不会过于精致了?跟在实地多年风吹日晒的工作特性差距太大,大家也会天然地不会是想到是我,我都明白。我也知道很多人抱着观望的态度,想看一看我是怎么扮演这个角色的,非常感谢造型师的帮助,无论是服装还是化妆,剩下才是我来好好扮演这个角色。

记者:丁雅珺在您眼中是一位怎样的职业女性,最宝贵的特质又是什么?

陈数 :大家也知道剧组拍摄也是难免风吹雨淋,作息不稳定,四季颠倒等。但是,当我们深入生活,了解整个中铁建的建设过程的时候,会更加清晰,只要建设的地方需要他们,他们就在,等这个地方的路修通桥架好了,他们就该离开了,又要去一个新的地方,可能也依然又是艰苦卓绝的地方,真的叫做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像这样的机缘,我确实是没有经历过,只能靠一些前期的案头工作和生活体验。但我相信所有真正意义的专业岗位的人士,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对于工作本身的那种敬畏感一定是高度相同的。

如果当你高度认同自己的这份工作,并把工作当成职责的话,会有很多本能的呈现。比方说不会在乎自己在乎的是事儿,不会在乎自己是男是女,在乎的是大家一起把这事做好。

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我跟丁雅珺高度相似。丁雅珺完全没有机会靠女性的外貌,迅速夺眼球或者出跳的角色,在行动甚至关键事件中

记者: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您提前做了哪些准备的工作?

陈数:特别感谢剧组这次以及中铁建给予了我们演员很多体验生活的机会。我们口口声声说的“中国速度”、“基建狂魔”,其实是具体的一件一件的事儿,具体的一个个的人,以及他背后的历史和精神所带来的。

我们去在北京下到地铁去看看,其中一段他们是怎么挖的,哪个部分需要人力,哪个部分是可以用机器来完成。开机前,我也去了遵义仁怀的修建项目组,和项目的项目负责人进行了很多的沟通交流。

在体验生活那天,我用手机录了一个很短的视频,在一个隧道口,看着架的桥桩是没有修好的,远处就是另外一个隧道口。这个视频我经常会拿出来看,帮助把我带回到实地的情境,曾经走过这样的一个隧道,回忆当时站在那里内心的触动感,是需要不断靠数量去叠加的。

记者:您有没有做一些肢体台词小动作的设计,去帮助表达?

陈数:我自己本身是一个身形挺拔的人,但是导演说,根据这个人物的需要我们特别还在服装上,不仅要尽量还原,真的还要是基层工作人员舒适和准确的造型方式,跟好看时髦无关的。比如说腰腹不可以过于轻盈和纤细,加那种毛衣,羽绒服,还特别要嘟噜在这儿,强化这种身形。

另外一方面,我也在想这个人物的走路形态应该是怎样的?丁雅珺应该怎么走路?感谢项目组的一个朋友,送了我一件中铁建的衣服,自从进到剧组基本上能穿就穿那件衣服。

她必须要有力量和力气,不可能是软趴走路,腿部一定是要结结实实在地上,我会设计她整个背部有一点点含胸,但是骨盆却是有劲的,这很微妙。

记者:塑造角色的过程当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陈数:最大的困难就是怎么样可以让自己稍微不好看一点,这真的不是凡尔赛,这是我非常苦恼和麻烦化妆师的部分。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麻烦化妆老师,能不能再粗糙点再深一点,颗粒感再强一点?我真的特别希望把自己整个形态能够越大化地接近,这样一个不是精致特性的女性角色身上。

记者:这部电影刻画了一重为国家建设人民安全无私奉献的基建英雄,您如何理解这份精神?

陈数:记得第一次实地体验生活之后,在北京经过了一段路,正好是中铁建在修的地铁。看到中铁建那几个字,突然内心觉得很亲近。平时只看到干干净净的一个外面街道,知道他们在地底下挖,但怎么挖是不知道的。我们也只是在比较外围的地方小小了解了一下,发自内心就会亲切、感谢,甚至觉得愿意去拥抱,当我拍完这部电影,饰演一个项目部经理,建设隧道和大桥这么多年,可能对于中国的基建、对于国家的力量,有了一个更多的了解、尊敬,也受到很大的鼓舞,更加愿意通过自己的创作,去分享和表达这种力量。

记者:有哪些事是您第一次尝试的?

陈数:其实我很恐高,但是我在直升机上被调到六七层楼以上,在旁边坐着,还是有点小怵的感觉,虽然做了安全准备,但每次说要拍之前,我还是要做好心理建设,这是生理反应,包括在直升机上的戏,因为拍摄难度很大,拍了很多天,最后的营救动作,好像飞机舱的边缘就顶着我的大腿,我整个人倒挂出去,而且动作还要迅速,有难度还有危险性,同时还需要你做得好看和精准。这些确实是我的第一次尝试。拍这部戏一直大雨、大雨、大雨,真的是所有人都淋雨,所有人都经历了这样的考验。这个时候真的是每个人都是个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