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虫谷》鬼吹灯内味儿咋来的?幕后揭秘半岛独家放送……

2021-09-14 13:5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000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悦

瑰丽壮美的古滇奇观、神秘献王的暗黑传说、插科打诨的默契“铁三角”、鏖战虫怪的热血对决……根据天下霸唱同名小说改编的悬疑探险剧《云南虫谷》在腾讯视频开播以来热度持续飙升,剧集在故事、场面、气氛上都彰显着鬼吹灯系列作品的内味儿,呈现的雨林色调和真实美学也令人拍案叫绝。这个奇幻秘境是如何打造出来的,近日,主创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采访,分享了创作故事。

尊重原著:

远赴云南原始森林拍摄

延续了悬疑诡谲与趣味诙谐兼具的剧集气质,《云南虫谷》讲述了胡八一(潘粤明饰)、Shirley杨(张雨绮)、王胖子(姜超饰)“铁三角”组合自陕西归来后,为了寻找传闻中能解开“红斑诅咒”的雮尘珠,深赴古滇瘴疠探寻献王迷踪,再续惊奇探险的故事。在演员阵容上,也延续了《龙岭迷窟》铁三角原班人马,这对于系列剧来说可以更好地贯穿下来,主创更有默契,观众不出戏。

《鬼吹灯》系列每一部创作的难度都在递增。对于制作方来说,比较大的挑战在于影视化改编既要保留原著精髓,也要有所创新,而创新的“分寸感”比较难拿捏。

《云南虫谷》在人物关系、故事发生地、主要情节,每一步遇到哪些危险基本还原了原著。半岛全媒体记者了解到,本次《云南虫谷》的拍摄选景根据原著中的风土地貌寻找,最后选择云南一处人烟稀少的原始森林。拍摄地有特别多原始树木、藤蔓、蛇虫。像这种没有人去过的地方,一般拍摄机器都运不进去,加上天气多变,道路在下雨天变得特别湿滑,能够带下去的设备有限,于是团队提前在北京一片树林里做了测试,经过导演组和其他部门的共同协作,设计了一些有调度性,有独特风格的运动镜头。

诸多挑战:

最大的困难在想象力上

《云南虫谷》的拍摄难度比《龙岭迷窟》大得多,最大的困难是在想象力上,特别是对本片中生物虫怪的想象力。主创团队希望观众进入《云南虫谷》之后有一个真实的感受,虫怪的出现要与剧情的世界观自恰,每一个生物具备的模样和状态都需要用生物的逻辑去思考。由于虫谷中生存环境的局限性,还需要从听觉、嗅觉方面充分融入这些生物角色。

摄影指导高伟喆透露,“由于在云南的原始森林拍摄,受自然和地势的影响很大。如果一场戏选择阴天拍摄,就必须严格执行下去,所有的镜头都需用阴天的光线去完成;如果选择晴天,太阳的高度和角度等都需要去等待。”

“无实物的动作戏拍摄困难,每个镜头需要拍摄三遍。”动作导演李磊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无论是之前《龙岭迷窟》的蜘蛛,还是现在《云南虫谷》的水彘蜂,所有的生物角色都需要现场有人扮演,然后让演员看到这个是什么反应再来表演。有时只能造一个空镜,或者是气氛完了之后CG来做。除了对特效、道具的要求高,生物角色对演员的挑战也很大。比如胡八一取雮尘珠的戏份,需要主演在高温下长时间倒吊在过道中;大战痋人的戏份则需要特技演员长时间身穿厚重不透气的道具服装走戏、拍摄。

虫谷美学:

要达到“想象中的真实”

《鬼吹灯》系列的每一部都有着鲜明的地域特色,随着《云南虫谷》的热播,勾起了观众对于“彩云之南,藏龙之巅”的向往。

相比于《龙岭迷窟》黄土及焦黄干燥的质感,在影像风格方面,《云南虫谷》呈现的是潮湿感。剧中设计了很多阴天、下雨的气氛来加强云南的地域特点。由于拍摄地主要在云南的原始森林,因此需要突出“绿”。团队通过光线的控制、摄影机滤镜及色温的选择,综合考量将整个场景的色彩结构构建出来。同时,利用绿的补色设计很多场景,如北京的场景、山神庙的场景、天宫的场景,都有意用绿的补色将色彩基调做得丰富。

从机关设计上来讲,《云南虫谷》在整个机关上比《龙岭迷窟》相对弱一些,但这恰恰是主创团队想要的一种西南部落文明的样子,一种原始视觉上的冲击力,而不是用巧思来体现它的价值。

录音指导赵甦晨表示,《云南虫谷》的故事是发生在雨林里,本身就有很强的幽暗深邃且被大自然包围住的感觉。音效设计不是传统听感上的空洞吓人,而是一种让人感觉一些未知生物可能会伤害你的声音。

“《云南虫谷》整体风格还是延续之前的写实设计。三人之前的服装风格比较偏生活化,结合故事的发展,‘铁三角’的合作达到一定的默契,服装便在团队感、统一感上做了加强。从三人整装待发南下云南,再到一番精心打扮去往遮龙山,妆容融入了一些现代元素,整体也增加了更加仪式感的设计。”造型指导孙瑞苹说道。

从美学上讲,《云南虫谷》带来了另一种中国式美学,包括地貌学、社会学等都在里面。这种“真实美学”传递出一种即使不是真实的,但影像风格达到了观众认为的“想象中的真实”。

“鬼吹灯宇宙”:

自己风格的本土悬疑网剧

“人点烛,鬼吹灯”。作为顶级IP《鬼吹灯》系列影视化也曾有过混乱时期,不同版本的“胡八一”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直到2015年,腾讯视频买下八部《鬼吹灯》的网剧改编权,才开始了影视化系统的开发。

从孔笙导演、侯鸿亮制片,靳东主演的《精绝古城》到管虎监制、费振翔执导的《怒晴湘西》《龙岭迷窟》再到原班人马再度集结的《云南虫谷》和刚刚官宣的《昆仑神宫》,可见腾讯视频打造“鬼吹灯宇宙”的匠心。

鬼吹灯系列为何能触动人心?不仅因为它生长在现实与玄幻之间的波谲云诡绮丽魅惑,更在于,它的生命力源于中国传统民俗文化这片坚实的土壤,每一部的山川风物都能引起读者以及观众的共情。比如《龙岭迷窟》去了榆林、《怒晴湘西》去了好汉坡、《黄皮子坟》去了死火山、《云南虫谷》则在云南沧源实地取景。在此基础上,《云南虫谷》的团队拍出了本土悬疑冒险网剧的特色,既没有模仿好莱坞式的套路,也避免了国产玄幻题材的千篇一律,拍出了自己的风格,遵循着纯正的“鬼吹灯味儿”,让我们对下一站充满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