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特供 | 郭老师们,快收了神通吧!

2021-09-04 10:29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4124) 扫描到手机

  左边,是一群古风男女在跳舞比划“兰花指捻红尘似水”;右边,是一群骨瘦如柴的网红脸在跳“Sexy Lady”;后面,是一群对完剧本在那里假装陌生人的十八线短视频演员:“小哥哥,我能撩你么?”……这样的场景,你是否似曾相识?你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幕魔幻场景,感慨为了火、为了流量,这个世界能有多疯狂。

  曾几何时,这是一个疯狂审丑的时代,为了人气、为了流量,网红们动作越来越猎奇。

  这是国内某一线城市时装周的红毯,聚集了一群36线网红。他们穿着红橙黄绿青蓝紫的衣服,群魔乱舞。

  这是国内某短视频APP的界面。在上面,你能看到锅盖头、小脚裤、爆款潮男豆豆鞋的社会摇。

  你能看到车祸、癌症、出轨小三、丑男丑女逆袭的土味小短片;你能看到各种吃播生吃章鱼青蛙、狂嚼大猪头、吃芥末辣椒、甚至喝花露水、吃异形虫……他们极具创意,有人用船来装煮好的拉面,播主坐在船上,将脚放在拉面里,一口一口吃着“泡脚拉面”。

  你能看到各种喜欢自虐的群体:直播喝白酒、往裤裆里放鞭炮、跳冰河、铁锅炖自己……

  流量时代,无数人为了博人眼球不惜哗众取宠,而更有无数人从审丑和猎奇中获得快感。但人气不代表审美,流量不代表质优。如果靠哗众取宠就可以风生水起,靠招摇撞骗就能拓展商业版图,这是什么样的价值取向?这些“低俗、庸俗、媚俗”,是时候收了神通了。

又一位“头部网红”的流量收割之路走到了尽头

  最近,郭老师的号被封了,不过,此郭老师非彼郭老师,而是靠审丑走红的女网红“迷人的郭老师”。

  9月2日,在被抖音永久封禁后,@迷人的郭老师6 在微博发文,要求抖音解释永久封禁的违规处罚,并晒出被抖音永久封禁截图。截图显示,其被封禁的原因是不符合社区规范。

  随后,网友发现“郭老师”的微博账号也被封禁了。

  2日,#郭老师账号全平台封禁#冲上热搜。对此,有部分网友认为郭老师只是真性情,“又没做什么偷拐抢骗的行为”,被封禁有点可惜。但在多数网友看来,这个结果“大快人心”,“希望靠‘审丑’走红的那些网红都能引以为戒”,不能没有底线。

  据媒体报道,“郭老师”成名于快手,活跃于抖音,还时不时在微博刷屏。你可能不知道“郭老师”是谁,但只要你刷短视频,对她的“郭言郭语”就一定不陌生:秉持着“有话一定不能好好说”的原则,“郭老师”自创了诸如“集美”“耶斯莫拉”“夺笋”等网络热词。

  她在直播间直率地说“我知道很多人就是来看我笑话的,你们看我就像看一头动物园的母河马”。

  在直播间展示贴身衣物,连线与网友互骂……她的直播间向来是以各种大尺度、没下线、打擦边球而出名。因在直播中语出惊人、怪态频出,她也被网友称作“疯癫派掌门”。

  直播禁封对“郭老师”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被封禁的理由包括不限于在直播中发表不当言论、做出不雅举动、频频对与其连麦的其他主播出言不逊等。

  “郭老师”有多火?有媒体报道称,今年4月,郭老师前往南京大批粉丝围堵酒店大喊“郭老师”,由于大批粉丝围观导致夫子庙交通瘫痪,就连警察都前来疏导人群。

  虽然“郭老师”的成名路上,始终伴随着无数网友的痛骂,但她并不介意被定义为“卖丑土味主播”,反而凭借此风格收获惊人流量,成功变现。

  “郭老师”早期就曾在直播中透露,她无需卖货、接广告,仅通过直播就能月入数万元。

  “郭老师”就像一块榴莲,爱她的人爱的要死,讨厌她的人也讨厌的要死。不喜欢她的人,觉得她没有素质低下,在直播时抠脚放屁、口吐芬芳,经常做一些三俗的事情引起人的生理不适。纯粹是在镜头面前装疯卖傻,像一个神经病一样用来博取人们的关注度。

“审丑”成为流行,是对价值体系的毒化

  靠“审丑”走红,并不是郭老师的独家秘笈,而是一些网红的惯用招式。曾经的芙蓉姐姐、小月月、凤姐、马保国,最近的网红铁山、人类高质量男性,走的都是这条路。但芙蓉姐姐自己曾经说过“没有真才实学的炒作,迟早要被淘汰”。

  2020年末,马保国这个名字出人意料地成为了互联网顶流。马大师和他的“闪电五连鞭”、“混元形意太极拳”几乎血洗了各大网站的鬼畜区。当时,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马保国鬼畜在诞生,不少播放量都过了百万。

  马保国“走红”的过程中,背后有不少网络平台和媒体机构的身影。有的密集发布相关恶搞视频,有的主动邀请马保国入驻并大加推广,而对马保国的轮番专访、直播更是一日胜似一日。在其看来,马保国就是热点,蹭一把流量,抓一把眼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此时不抓更待何时?

  只是,这种铺天盖地的传播,让本属民间层面的自发娱乐变成了公共空间的恶俗炒作,让本来一位人心自有定论的网络人物变成了“人气明星”,让本来不值一驳的个人言行变成了似乎可以效仿的走红捷径,这就超出了寻常的网络传播。

  马保国背后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明眼人都清楚,无非就是商业利益。放任“审丑”成为流行,让招摇撞骗大行其道,这本身就是对社会风气的伤害,特别对于尚缺乏判断力的未成年人,这是对价值体系的毒化。

  油腻的穿着打扮、怪异的拍照姿势、令人迷惑的“求偶”言论……

  最近一段时间,徐勤根因在社交媒体发布“人类高质量男性求偶”视频而走红网络。视频中,他梳着油头,化着浓厚的白面妆,红色腮红,穿着有些紧身的西服,用中文和英文分别介绍自己。

  正经又滑稽,滑稽又怪异。有网友形容其像“纸扎人”。

  走红后的徐勤根急于“割韭菜”,马不停蹄地开通付费粉丝群,年会费7.5万元,月会员费用也高达2.5万元。“人类高质量男性涉嫌杀猪盘”也因此上了热搜。

  8月20日,社交平台方面反馈此前因审核把关不严为该用户开通了付费功能,随后其自行设置了过高的订阅价格。目前在收到用户的相关投诉后已关闭该账号的会员功能,并对其进行禁言处理。

  徐勤根,这个一夜之间收获了巨大流量的男人,最终倒在了流量收割的前夜。

这些“郭老师”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占领了网络以及各类媒体的空间,他们以“审丑”为诉求,以非主流价值观为卖点,在迎合人们世俗心理的同时,牟取经济利益。当他们选择以自我贬低、自我“作践”、自我“鬼畜”式的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时,迎合了部分网友的病态畸形媚俗审美,满足了部分网友心理上的优越感和愉悦感。

  但如果放任“审丑”成为一种正常,对于主流价值观和主流文化理念是极大地腐蚀和消解,表面上看上去,只是娱乐逗笑、精神狂欢,但一旦形成了广泛影响,本质上就是认可了“低俗、庸俗、媚俗”的走红路子,就是给“唯流量论”添柴加火,就是让整个社会的心理状态更加浅薄和浮躁。

  此外,互联网已经成为未成年人获取信息的重要来源,然而,一些“低俗、庸俗、媚俗”的不良信息也随之而来。未成年人心智尚不健全,对不良内容缺乏鉴别力。

坚决抵制无底线审丑等泛娱乐化倾向

  有人认为,这样的视频,看一看、笑一笑就过去了,应该无伤大雅。其实不然。对消极内容不经意间的点赞与扩散,难免带来不良影响,如果任由负能量蔓延,就会造成混淆视听、扰乱思想的严重后果。短视频作品泥沙俱下、良莠不齐,如果不加甄别、丧失警惕,就可能在一次次“短暂的视觉冲击”中,让价值观念与思维方式受到无形冲击,甚至在跟风模仿中迷失方向、误入歧途。

  “不但要整治社会上的流氓,也要整治网上的流氓!”一名网友这样形容整治网络“三俗”内容的迫切性。

  9月2日,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要求:坚决抵制违法失德人员,违背公序良俗、言行失德失范的人员坚决不用;坚决反对唯流量论,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选秀类节目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坚决抵制不良饭圈文化;严格把握演员和嘉宾选用、表演风格、服饰妆容等,坚决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坚决抵制炒作炫富享乐、绯闻隐私、负面热点、低俗“网红”、无底线审丑等泛娱乐化倾向;坚决抵制高价片酬……

  中宣部也印发通知,就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作了专题部署。中宣部指出,随着文娱产业迅速发展,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有以新方式新手段死灰复燃迹象,流量至上、畸形审美、“饭圈”乱象、“耽改”之风等新情况新问题迭出,一些从业人员政治素养不高、法律意识淡薄、道德观念滑坡,违法失德言行时有发生,对社会特别是青少年产生不良影响,严重污染社会风气,人民群众反映强烈。为促进文娱行业健康发展,回应人民群众呼声,中央宣传部会同有关部门近期集中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并建立长效工作机制,通过多措并举、综合施策,有力规范市场秩序,坚决遏制行业不良倾向,有效廓清文娱领域风气,积极引领向上向善社会风尚。

风口财经综合整理

素材来源:中国新闻网、极目新闻、山东商报、扬子晚报、成都商报、新京报、人民日报、新浪微博、侠客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