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女工”失业、数字专辑“限购”、偶像养成节目凉凉……

2021-09-02 21:4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296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针对“流量之上”、违法失德等文娱领域问题,中央宣传部近日印发《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9月2日,国家广电总局明确不得播出偶像养成节目,坚决抵制高价片酬等问题;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出台十项措施,其中包括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优化调整排行规则、强化节目设置管理……为今年6月以来“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加码。主管部门重拳出击,无疑是对“唯流量论”的釜底抽薪,也是对狂热粉丝的约束,让“饭圈”迷途知返,各平台责无旁贷。

遏制乱象,偶像养成类节目“凉凉”

文娱领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严苛、最坚决、最大规模的一次整顿。

中央宣传部近日印发《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进一步强化行业管理。加大对违法失德艺人的惩处,禁止劣迹艺人转移阵地复出。遏制资本不良牟利,抵制天价片酬。提高准入门槛,规范艺人经纪。

9月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第二条明确指出,坚决反对唯流量论,广播电视机构和网络视听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不得播出明星子女参加的综艺娱乐及真人秀节目。其他“选秀节目”要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更严禁引导、鼓励粉丝以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变相花钱投票,坚决抵制不良“饭圈文化”。

2005年《超级女声》节目的爆火,让“粉丝”这个代名词进入到人们视野当中。“玉米”“盒饭”等专有名词不仅引发一轮“全民狂欢”,更是促成了所谓“饭圈文化”的诞生。16年间,偶像养成类节目从“大屏”走进“小屏”。然而,从原始的拉票到粉丝买广告、送礼物、刷榜单,自发组织集资活动,集资金额巨大,随之而来的问题和乱象越来越多。

今年4月爱奇艺自制综艺《青春有你3》“粉丝倒奶事件”引发的社会谴责一度将爱奇艺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在此之后,选秀类综艺全面进行了整顿。就在8月26日,爱奇艺CEO龚宇宣布将取消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这一赛道上,“爱优腾”三家平台为主要玩家。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三大视频平台主要推出了近10档偶像选秀节目。从《偶像练习生》到《青春有你》《创造101》《少年之名》《以团之名》《明日之子》等。

偶像比赛期间,粉丝的集资是最疯狂的,一些粉丝追星专用平台也会提供一些明星打榜渠道。此前报道称,截至4月22日,桃叭APP上《创造营2021》决赛圈选手的总集资额高达1.5亿,平均每位选手613万,按1%的手续费计算,平台躺赚150万。平时,除了常规的艺人生日会、新专辑发售期等需要应援费用的场合外,有的后援会还创造出了“专辑满月酒”、“集资PK”等五花八门的理由,进行集资。而目前,从应用商店已经搜索不到这款软件,其百度百科的介绍写着“桃叭藏着诱导集资的行为”。

综艺节目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一旦取消选秀节目,势必会应该平台,同时也会影响到背后的经纪公司。然而,这些年唯流量的逻辑,衍生出了畸形的市场生态,失控的粉丝以及崩塌的爱豆,平台方也都已经感受到风险越来越大。

此次,国家广电总局明确不得播出偶像养成节目,也预示着这一领域的资本的红利将彻底褪去。据悉,除了正在播出的《明日创作计划》(别名《明日之子5》),今年还有优酷的《亚洲超星团》、爱奇艺乐华娱乐打造的《下一站出道》,以及湖南卫视的《探星行动》等,在此情况下,这三档恐难上线。

取消明星艺人榜单,“数据女工”该歇歇了

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十条措施,其中第一条是:取消明星艺人榜单。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严禁新增或变相上线个人榜单及相关产品或功能。仅可保留音乐作品、影视作品等排行,但不得出现明星艺人姓名等个人标识。

一直以来,打榜、应援都是“饭圈”顽疾,此前各大网络平台也曾做过下线、清理等治理措施,但收效甚微。不过从今年6月“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开展以来,不少平台都相继做出反应。8月6日,@微博管理员宣布下线“明星势力榜”。8月27日,新浪微博超话下明星排行榜、CP排行榜、音乐排行榜正式下架,抖音、快手等平台也取消了明星排行榜单的设置。

此前微博榜单每周、每月都有排名,偶像能否在排行榜站到前排,需要粉丝抛积分助力,而这些积分靠在新浪微博超话中“做任务”获得。粉丝必须要到签到开始、然后按照格式发帖,再到给其他帖子评论或求评,每个行为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

“取消明星艺人榜单”无疑给数据女工们“松了绑”,微博方表示作为平台始终坚持履行社会责任和主体责任,加大饭圈综合治理,净化网络风气,坚决反对一切无底线、非理性追星行为,还将《推出娱乐营销号违规行为处置细则》。

即便如此,微博站方发现,8月28日,明星超话榜单下线后,部分粉丝进入萌宠超话,继续非理性追星行为。此类行为严重违反了《通知》的相关要求。此外,还有部分账号针对此事开始恶意带节奏,引发互撕等不良行为。站方始终秉持坚决抵制诱导应援、互撕引战等行为的原则,对超话社区所有榜单分类及名称进行了全面排查,最终总计调整超话名称2558个。同时,对组织违规行为的56个账号予以禁言半年的处置;对放大负面舆论的27个账号予以禁言一个月的处置;对当天参与明星宠物超话的1243个账号予以禁言一周的处置。8月31日,集体攻击媒体,新浪微博再处罚9650个账号。

限制重复购买数字专辑,给销量去虚值

而8月31日微博再开“罚单”,是因为歌手蔡徐坤新专辑《迷》被质疑“专辑销售额已达8000万,仍有6首歌曲未出”,新闻爆出后粉丝攻击媒体,事后,蔡徐坤工作室发文道歉,并放出5首新歌。

其实  这种“贷款发歌”,售卖“期货专辑”,先售卖专辑再分批解锁歌曲的方式早已出现。在2017年歌手周笔畅便发行其新专辑《Not Typical》,以每月推出一首新歌的方式解锁,发行周期覆盖全年。今年5月31日歌手毛不易在各大音乐平台发布个人专辑《幼鸟指南》。其上线时仅有一首主打歌《城市傍晚》,此后每2~3天解锁一首新歌,一个月内解锁全部11首歌曲。这种方式可以将宣传效应的周期拉长,给每首歌讨论和热度。

8月28日,QQ音乐平台已将新歌新专辑进行限制购买,当用户重复购买时,页面会弹出“你已经购买过该专辑”弹窗并无法继续操作。

随后,网易云音乐迅速跟进。这两个平台更是直接下架的此前跟销售数量直接关联的销售榜,并取消了制造内卷刺激消费的“公会”制度。

在未限制购买前,粉丝为了给偶像冲销量,甚至会多次购买同一张专辑。在一些粉丝聚集的平台甚至会有“不购买一定数量的专辑数就是不爱歌手”的相关言论。而明星后援会本身往往还会向粉丝集资合力购买专辑或单曲,这个级别购买的数量,几乎都是十万张起步。这也导致歌手专辑的销售数量和销售额的大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粉丝的财力而非其专辑质量。限制购买之后,每个账号只可购买一张。有网友感叹:音乐专辑终于要回到真实销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