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需过脑,行为需引导!整治“饭圈”乱象引导未成年人理性追星 家长老师都不能缺席

2021-09-02 16:2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211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仲维莉

近期,吴亦凡、郑爽等艺人涉及的道德、法律问题引起轩然大波,在微博掀起热议,大众对于明星这个行业开始重新审视和反思。7月20日,《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的未成年网民达到了1.83亿,未成年人参加粉丝应援的达到了8%。8月27日,中央网信办秘书局明确指出,严控未成年人参与打榜应援。在享受数字生活带来快乐和便利的同时,未成年人心智不够坚定,容易被诱导,必须加以正确引导,方能还祖国的花朵一片干净的蓝天。

一年消费近两万

饭圈低龄化引担忧

应援,本意指粉丝为自家偶像加油打气、接应援助。表达对偶像的喜爱和欣赏,原是一种正常的行为,但在“饭圈文化”盛行的当下,所谓应援已渐渐变质,滋生了送礼式应援浪费式应援攀比式应援甚至暴力应援等种种乱象。而在饭圈文化中,被裹挟进来的未成年人越来越多,饭圈低龄化也越来越被关注。

“你不投,我不投,哥哥何日到榜首?”这是之前半岛全媒体记者卧底的一个粉丝群里的日常应援语。记者采访过其中一个小粉丝小秦,年龄只有14,她喜欢的哥哥是偶像明星黄子韬。小秦坦承是被黄子韬率真性格吸引,平常买写真、周边、应援服、演唱会门票、打赏……能花掉不少钱。当问到这些钱的来源,小秦说妈妈给了她一张信用卡,不到一年就刷了两万块。还有之前青岛《如梦之梦》演出时,也有一些十几岁的小粉丝从外地赶来,就为能见主角肖战一面,甚至当时她们都没有买到门票。

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未成年人之所以慷慨解囊,除了个体心智不成熟之外,背后往往有一只操控之手,活跃着多条利益链。像不久前粉丝为了打榜投票的倒牛奶事件,当中节目组、赞助商、平台就有着联合诱导的嫌疑。“喜欢偶像就要氪金”“你心爱的偶像需要你用实际行动证明你的爱”,话术可以变化,但实质都是为了收割。

畸形的“饭圈”和不良的粉丝文化,对年轻人尤其是价值观尚未定型的未成年人伤害巨大,对青少年一代的健康成长形成巨大威胁,必须予以纠偏和规范。8月27日,中央网信办秘书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不得诱导粉丝消费。制定细化规则,对明星艺人专辑或其他作品、产品等,在销售环节不得显示粉丝个人购买量、贡献值等数据,不得对粉丝个人购买产品的数量或金额进行排行,不得设置任务解锁、定制福利、限时PK等刺激粉丝消费的营销活动。

8岁男孩成团

“催熟”少年不可取

8月20日,由7名小男孩组成的“天府少年团”发布单曲宣布正式出道。记者了解到,这个“少年团”里最小的团员7岁,最大的也仅有11岁,而7名小男孩的平均年龄只有8岁。宣布出道后,“天府少年团”因年龄问题引发热议。有网友质疑,“这么小的年纪让孩子们好好读书、享受童年不好吗?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赚钱的工具?”“小学都没读完的孩子真的适合进入娱乐圈?”

对于“偶像养成”,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早在2018年7月的通知中就有所要求。严禁16岁以下未成年人出镜直播,严肃查处炒作“网红儿童”行为,禁止诱导未成年人打赏行为,8月27日中央网信办秘书局发布的通知表明,会进一步采取措施,严禁未成年人打赏,严禁未成年人应援消费,不得由未成年人担任相关群主或管理者,限制未成年人投票打榜,明确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线上活动不得影响未成年人正常学习、休息,不得组织未成年人开展各种线上集会等。8月24日晚,该团体所属公司发布声明称,从即日起解散天府少年团,并认真妥善处理后续工作。

对于“天府少年团”出道,央视网亦发表评论,指出孩子不是筹码!低龄出道,很容易沦为资本和某些人赚钱的工具,不仅伤及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更遑论承继复兴大业。再说,拔苗助长的成人化表演,丢了少年气,对未成年人身心也有不利影响。打着造童星的幌子,忽悠孩子组团进军娱乐圈,不仅有悖于情理,还可能承担违法的后果。8岁成团,字都认不全,就开始认钱。舆论批评低龄偶像团,是担心祖国花朵的未来。一旦畸形价值观扩散,不仅影响青少年的未来,更动摇国家人才基石。遏制资本造星敛财,8岁的孩子,该在教室读书,该在操场嬉戏,该在成长中探索童年的意义……比起成团出道,这才是他们该走的道。

■专家建议

辩证看待需正确引导

在强调“把做明星的门槛提上来”,不断加强行业监管的环境下,家长也应该为孩子把好关。在日常生活中,引导孩子形成正确的是非观念,让孩子知道偶像什么样的行为可以模仿,什么样的做法必须批判。

记者采访了心理咨询师田艳,她表示其实未成年人喜爱偶像明星是非常普遍的心理现象,从心理学上看,青少年要慢慢地摆脱对父母的依恋,他需要寻求一种让自己安全的依恋方式。偶像其实是粉丝心中投射的“理想自己”,无论是姣好的外在形象还是偶像们努力拼搏的状态,都会让年轻人,尤其是青春期阶段迷茫的孩子们,对自己的未来有一种希望和憧憬,粉丝会模仿偶像的言行和方方面面,这种“更好的自己”的指向性是积极的。

田艳认为,适时引导未成年人关注积极正能量的偶像,并且以偶像的正面特质为目标,可以让其成为更好的自己。粉丝也会因为同喜欢一个偶像而结识朋友,对一些社交能力弱的年轻人,这是一个达成友谊的契机。同时,崇拜偶像要适度,包括花费的金钱、时间,投入的精力和情感。比如说,就和孩子讲自己年轻的时候追的明星,或者是和孩子一起看正能量的类似《觉醒时代》的影视作品,将孩子喜欢的偶像引导到著名历史人物或者知名科学家和名人上。老师也不要采用“鸵鸟政策”任其自由发展,和家长一起合作,携手帮助学生度过心理任务的关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