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京剧名伶、诠释开明“后妈”,专访闫妮:入戏、入情、入心

2021-08-26 15:0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004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悦

《武林外传》中她是风情万种的“佟湘玉”,《北风那个吹》里她是憨厚朴实的“牛鲜花”,《一仆二主》中她是霸道女总裁“唐红”,《装台》里她是温顺善良的“蔡素芬”,22年的演艺生涯中,闫妮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刻在了观众心里。眼下,在北京卫视热播的《亲爱的爸妈》中,她不仅成为了一位京剧名伶,还演了一回“后妈”,在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时,她表示,“我诠释过的角色群像里都有不同,就现阶段来讲,‘柳碧云’更像我闫妮这个人。”

演绎《锁麟囊》:

人戏合一动情之处泪满面

作为一部描绘普通老百姓追求幸福生活的电视剧,《亲爱的爸妈》以特定年代为背景,将目光聚焦重组家庭,以烟火味儿浓郁的画风呈现了两代人之间的情感、思想的碰撞。剧情通过对亲情的细腻刻画,最后实现江家人情感的融合,传递出了积极的价值导向。剧中闫妮饰演的柳碧云既是一名在舞台上发光发热,传承国粹精华的京剧名角,也是江家的大家长,对子女提出严格要求的母亲。

翻看张火丁、迟小秋、程砚秋等京剧名家的视频资料,求教老戏骨王学圻,为了演出“柳碧云”的专业感,闫妮没少下功夫。在剧中,柳碧云要演绎经典剧目《锁麟囊》中的薛湘灵,已经50岁的闫妮说,如果没有接《亲爱的爸妈》这部剧,自己是没法理解《锁麟囊》的。但当自己开始走进戏中,也明白了这部剧目所表达的“种福得福,早悟兰因”的道理,闫妮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表演,把这些国粹中的精华和感悟传递给年轻人。

在闫妮看来,自己与柳碧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同为演员,都深深爱着自己的每个角色,出演之前都会反复琢磨把人物吃透。“演到最后一场戏,我被薛湘灵高贵的品格所打动,自然地就泪流满面。那场戏的台词是,‘富贵无偿的人世间,你仗义助人,这是你天生具有的高贵情怀’,我感到薛湘灵就像从镜子中走了出来,我看到了她,这种感觉特别神奇。”

“后妈”不好当:

柳碧云带给孩子们精神力量

闫妮塑造过不同的母亲形象,而这次面对亲生孩子、继子、继女,每个孩子都不让人省心。她认为,柳碧云这个母亲最大的不同就是她用自己的方式给每个孩子最大的体面和尊重。当她面对江梅的恶作剧、江林的闯祸、婆婆的刁难等,她都很理智冷静,很少情绪失控,“其实每个家庭都可能有一地鸡毛的时候,这部戏的很多情节,正是把真实的状态展现了出来,但不论遇到怎样的状况,柳碧云都没有失去自己,这是很大的一种魅力,也是她带给孩子们的一种精神力量。”

支持江雪生下孩子、提倡穿衣自由、追求家庭地位平等……在那个年代,柳碧云是个超前的人,更是“新时代女性”的代表,“她的与众不同跟她的人生经历、她的职业,都是有密切联系的。因为她在戏剧中走过了很多人的人生,在她自己的生活中也遇到了一些起伏,遇到了一些大时代背景的坎坷,所以她会更开放和自由一些。”在闫妮看来,“柳碧云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身上有一种像玉一样的,珍贵的、润物细无声的美。”

首搭王砚辉:

戏里培养出了默契和感情

剧中,闫妮与王砚辉首度搭档饰演一对半路夫妻,这也成为该剧的一大看点,两位“父母专业户”飙戏火花四射。在闫妮看来,柳碧云与江天怀的爱情可遇不可求,王砚辉与其扮演的江天怀一样,都有着宽大的胸怀,“江天怀像一座山,是他把柳碧云,还有这些孩子托住了。可是再往后看,这个男人到老的时候可能会变得像小孩一样,他也需要女人的关爱。”闫妮透露,私下与王砚辉都会发发微信,“他也会跟我说‘妮儿啊,想你什么的’,我们都觉得这是戏里培养出来的一种感情。”

王砚辉杀青那天,“全家人”谁都舍不得走,“凌晨两点多了,我们就坐在沙发上聊天,每个孩子都讲了自己的故事。我大儿子江森说,他开始接这个剧本的时候妈妈刚去世,所以很害怕看到剧名。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别看这些孩子们年纪很小,可他们内心都有一些东西。”

勉励“孩子们”:

希望成为一朵朵“奔腾的浪花”

剧集播出后,有观众评价说,即便有闫妮和王砚辉两位戏骨的演技,也带不动剧中一些年轻演员。对此,闫妮表示,“大家都进到这个剧组了,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一部戏好几个月的拍摄,在此过程中,我也要尽可能地帮助他们,也可以说,是相互学习。在拍摄过程中,会不遗余力地教给他们一些方法,让他们不断地去学习。每位演员的基础与天分是不同的,但我认为,到最后呈现的还是人物。”

闫妮也深情寄语剧中的年轻演员:“因为在这个戏里面,我们是要演一家人的,我经常会跟他们在一起聊天、询问他们,这个戏大家的感情很不一样,走的时候都很不舍。我也是发自内心地想说,希望他们都能够成为一朵朵奔腾的浪花,我希望能看到他们开心,也希望看到他们能够有一些水花,这也是我一个当妈的对他们的一个期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