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高校剧社①|青岛大学源泉剧社“青春版”《日出》 女演员为“陈白露”减重24斤

2021-07-23 14:4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2726)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实习生  唐念雨 李琪 司立双

7月16日、17日,青岛大学源泉剧社在市北区第一文化馆推出了翻排的经典话剧《北京人》、《日出》,两场暑假期间的话剧演出,现场却是座无虚席。演员们动情投入的表演、跌宕起伏的剧情,打动了台下观众。虽然这一版本太过“青春”和学生气,但大学生们热情、鲜明、纯粹的诠释,还是让人耳目一新。此前,源泉剧社受青岛市作家协会邀请,在“春之声”青岛诗会上以短剧的形式演绎著名诗人欧阳江河的诗歌作品《苏武牧羊》,就在岛城文艺圈里掀起了涟漪;7月初,源泉剧社原创的革命题材话剧演出后在学校获得强烈反响。青岛的大学生剧社这么火吗?大学生们爱演哪些话剧?半岛全媒体记者探访岛城高校各大话剧社团,青岛大学源泉剧社就是此次探访的第一站。话剧在校园产生,北京、上海等地的戏剧专家们的一致观点是:中国戏剧的未来在校园。

《北京人》剧照

《北京人》演出现场

  排练现场:穿“老北京鞋”排练脚都磨破

7月16日、17日,青岛大学源泉剧社的同学们早上9点已经到达市北剧院,为当天晚上的演出做准备。因为源泉剧社是自发形成的社团、排练的戏剧,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他们亲力亲为,社长纪璟千带领演员们进行化妆、摆道具、排练。走进化妆室,已经化好妆的女孩们正在给男孩们上粉底,是不是还会打趣两句:“这次走路太多,穿的那老北京布鞋绝对是劣质的,不然我脚怎么会磨破?”尽管服装、道具简陋,她们依然满怀期待地准备这次演出,尽力靠近原版的服装和道具。

   

   演员们10点开始正式进行排练。“你这里太平了,重来。” “还是不行。” 源泉剧社社长、剧组导演纪璟千一句一句给演员顺词,“你要这样读,抑扬顿挫一点。”排练的时候,纪璟千对每一个细节都严格把控,还未上台的演员们会在幕布后面的小屋里看剧本,刚从台上下来的演员在幕布后面又演了一遍自己的戏份。  “还是希望下午多走几遍啊!”正在做头发造型的演员刘婉秋告诉记者,她在《日出》中饰演翠喜,“她们把我的脸已经化得如此浓艳了,再配上这个头发,还有红配绿的服装,其实角色就已经成一半了!翠喜泼辣又灵动,再配上我这种大嗓门儿OK了!”刘婉秋整个排练过都非常投入,“可能是因为我高饱和度的衣服,让我不觉得自己是配角,我是我那场的主角。”

  “我演的这个警察只有两句词,但我每次都是全程参加排练。”《北京人》中饰演警察的邢宇轩告诉。尽管已经演了一遍,但这一遍还是会紧张。在《北京人》排练当天,著名表演艺术家孙道临先生关门弟子林海,和演员兼制片人李华彤也来到现场,他们对同学们的表现予以肯定,同时也指出了一些问题:演员站位、台词的语气、剧情的细节处理等等,源泉剧社的同学们受益良多。下午同学们还要进行二次排练,这一次则是带麦排练,和晚上的正式演出状态更加接近。

“大家注意别喷麦。”晚上演出前,家长和孩子们陆续进场后,演员们开始候场,剧组的微信群一直响着消息,互相提醒。纪璟千告诉记者,今年是曹禺先生诞辰111周年,源泉剧社选择了曹禺先生的两部经典作品,“从去年冬天就开始酝酿,历经数月打磨,终于可以在这个夏天的舞台上呈现”。此外,本次演出所有门票收入已全部计入青岛红十字玫瑰基金,用于玫瑰妈妈公益项目,为贫困山区失去母亲的孩子和特殊儿童提供学习上的资助和生活上的关爱。

演员准备:女演员为“陈白露”减重24斤

   在《日出》中饰演陈白露的李高景从排演到演出结束,心情好像“过山车”。从4年级开始,李高景最大的娱乐、最爱的事就是周五周六晚上看电影看到凌晨,她一直以为我会以艺考的方式实现我的梦。“我完全被《日出》吸引,我面试的角色是陈白露,不是因为她是女主角,角色最吸引我的当然是她本身。”

姜文说彭于晏能用情感表达角色,又能理性控制,真正演起来李高景才知道有多难,“尤其是节奏,我控制不太好,敏锐度也不够,人物形象塑造的也不够成熟,有些东西是流于表面的……”在表演中,李高景一直觉得第四幕是最难的,陈白露的心情状态逐渐跌落谷底,迷惘烦乱的同时也更加清醒,同时其他人物的矛盾也在这一段爆发,这些矛盾加剧了露内心,和角色本身的矛盾性。

回宿舍后她在走廊里就把好多情节演一遍,“躺在床上脑子里全都是台词,第二天五点半醒,极端亢奋!演出时一开始老感觉自己声音有问题,不过我想不能慌,我是露露,我在自己家里慌啥,演了就是对的,因为我就是!”

从开始选角到正式演出超过半年,而李高景从寒假到演出已经减重24斤,就是为了更大程度地贴近角色。但这半年也是李高景感觉最有意义、最幸福的日子,“我竟然有机会演这么一部大戏,真的是第一次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并肩作战,每一刻都是感动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我们都会坚持自己热爱的,坚定地走下去!”

专家点评:大学生剧社是青岛艺术创作的清流

《北京人》剧照

《日出》剧照

“后浪”登场,未来已来。

“他们凭借对戏剧的热爱、对传统经典曲目的热爱自发形成这个社团。从喜欢、理解再到挖掘演绎这个曲目全都是自发的,这非常难能可贵。” 著名表演艺术家孙道临先生关门弟子林海在排练现场接受采访时说,的确,《日出》《北京人》这两出戏对专业的戏团来讲都是两出大戏,而大学生们能够完整地呈现出来,也让林海看到了这批“后浪”不可小觑的冲劲儿。“所有的服装道具、化妆都是自己来,这给我们的触动非常大,他们可以说是青岛艺术创作中的一股清流。这也让我们觉得一定要过来为你们站台,支持你们。”

从筹备对剧本的改编、导演,整体上也都是源泉剧社自发的行动,林海说,“影视其实是一个系统的工程,编导设、服道化都是围绕演员需要演绎的角色来定。影视拍摄分场次,演员要不断入戏出戏,而戏剧表演完全不一样,他们是完整地把一个剧目呈现出来,每一个演员站到这个舞台上的一瞬间就相当于这个角色的半辈子或一生,这个角色从生到死就浓缩在这两小时,这也是很多演员会经常回到话剧的舞台上去沉淀自己的原因。”

此次演出的赞助方、玫瑰联盟副主席郑海平观看演出后也非常震撼,“之前源泉剧社在青岛大学金家岭校区演出时,我就去看了。在这么简陋的条件下,同学们依然用饱满的热情去投入,让我非常感动。我们也曾年轻过,在这些孩子身上,仿佛看到了以前我们没有达到的自己。”郑海平坦言,源泉剧社并不是专业的艺术团体,但同学们愿意花时间演绎传统的经典曲目、热爱生活,让大家非常受感染。后来有人找到我说孩子们觉得排了大半年就演一场,觉得很可惜。所以我们也想帮助他们圆梦,给他们提供了在市北剧院演出的机会,同时加入了义演的元素,将所得的门票钱捐献给山区孩子们。

大学生剧社最深远的意义在于培养了一大批热爱话剧艺术的观众和人群,也让更多的青年学子有更多地机会参与到戏剧这门艺术中来。在《日出》演完后,很多家长和孩子都在群里说:“演的太好了。”还有的孩子说:“这是非常生动的一门语文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