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读书日 《克拉拉与太阳》中译本主创来青分享“克拉拉”与石黑一雄

2021-04-26 23:2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327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秀丽

  世界读书日前夕,青岛方所书店艺术区布置了“《克拉拉与太阳》译本的诞生”微展,引得不少书友围观。4月24日下午,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中文版石黑一雄作品总策划、翻译家冯涛,《克拉拉与太阳》译者、责任编辑宋佥做客方所,与读者们分享了石黑一雄诺奖之后推出的新作《克拉拉与太阳》。

渊源:获得石黑一雄所有作品的简体中文版权

  分享会伊始,作为石黑一雄作品的总策划,冯涛介绍了上海译文出版社和石黑一雄结缘的经过:2001年出版冯涛入职译文出版社,当时他对石黑一雄感兴趣,但石黑的代表作《长日将尽》《莫失莫忘》已由译林出版社出版。2009年石黑一雄发表《小夜曲》,冯涛重新想介入新作版权,最终努力把作品版权签了下来,包括另外几部没有被引进中国的长篇小说,如《远山淡景》,第二部长篇小说《浮世画家》,还有他篇幅最大的作品《无可慰藉》。2011年译文社推出了石黑一雄作品系列,包括这三部长篇小说和《小夜曲》,得到了英国版代的认可。

       “后来继续做工作,终于在2014年把《长日将尽》和《莫失莫忘》的版权也签下来。”2015年,宋佥入职第二年,上海译文出版社被石黑一雄的经纪人认为是其简体中文版的唯一合作商,“他在第一时间就把手稿的文字版发给我们,供我们审阅。我开玩笑说,宋佥算是华语世界读到这本书的第一人,宋佥也非常喜欢,顺理成章把这本书引进出版,是2016年出的,稍微后于它的英文版的出版。”冯涛介绍说。

  众所周知的,石黑一雄在201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出乎所有人意料,这对于当时只有8部作品的小说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冯涛表示,“这里面有一个很好玩的小的时间点,正好他获奖消息放出来之前,我们把他最后一部《我辈孤雏》的版权正好收录进译文社。这真是一个完美的结局,我们在这个作家得诺奖之前,把他所有的作品买下来了。”

盛况:《克拉拉与太阳》中英版同步出版,成出版界盛事

  活动现场,冯涛说起石黑一雄是个写作极为缓慢、出书极少的作家,但此次《克拉拉与太阳》的出版打破了“诺奖综合征”,只用了五、六年时间。”译者宋佥说:“石黑一雄写完《被掩埋的巨人》,立刻就着手下一步的创作,在得诺奖以前,大部分的手稿已经写完了。”

  《克拉拉与太阳》的出版创造了文学圈和出版业界很多世界第一,创造了纪录。据冯涛介绍,在2020年3月份,他得到消息石黑一雄有一部长篇小说,手稿已经交了。译文社是唯一的中文简体版的合作方,但要签一个非常严格的保密协议。“只有我们少数几个人,我是策划者和版权经理,宋佥是具体的策划编辑,只有四五个人才能看到这个书稿。”由此,从4月份开始翻译,宋佥担任了这本书的译者和责编。“译文出版社是有这个传统的,我本人自己业余时间也做一些翻译,包括我们老几代的,有一些老编辑本身也都是翻译家。宋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译者。”

       冯涛说自己当时就有一个想法,希望中文版跟英文版同时出。“要满足这个条件其实比较难,因为我们作为翻译出版社,要等书稿写成以后才可以开始翻译。一般这个时间点非常紧,在他交了初稿,跟出版之间的时间非常短,最多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但我们了解石黑一雄的创作习惯,他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作家,他交了手稿以后会有一个漫长的修改期。”最终译文社促成了出版界的盛事——《克拉拉与太阳》中文版和英文版同时出版。而据了解,其他很多语种,像西班牙语、日语,以及中国台湾的繁体字中文版几乎都采取了同样的节奏,同样的策略。于是,2021年出现了一个出版业的盛事:全世界的文学爱好者共读一本书,以各种语言出版的《克拉拉与太阳》。

内核:以“克拉拉”的视角观照人性回应“人心”

  接下来的分享中,译者、责编宋佥具体解析了《克拉拉与太阳》的创作风格、语言特色、故事内涵及石黑一雄写作该书的现实意义。

  《克拉拉与太阳》的语言风格平易简练,克拉拉是一个专门赔偿青少年的这样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即AF,也就是机器朋友。她的陪伴对象是儿童,所以使用的语言对话相当平易简练。“这部作品的视角是石黑最擅长的第一人称叙事,从头至尾都是克拉拉以沉浸内省、清晰的方式来讲述他和周边人的经历,叙述语言也非常简单清晰。”宋佥介绍说。

  而且,作品主题相当清晰。书中的几个金句读过的人耳熟能详。比如,“你相信有人心这回事吗?我指的不是器官,是文学意义的人心,让我们每个人成为独一无二、个体的东西。”以及克拉拉最后对整个立场的总结。宋佥认为,如果把整部小说作为阅读理解材料,石黑一雄已经帮大家把主题清晰提炼出来了,这就是要表达石黑对人性的探讨。“所以我认为这也是石黑一雄迄今为止最易读的一部作品。”

  主题的清晰易读是一回事,“但石黑是注重细节的作家,他真正的力量和他的这种层次都体现在他对细节的运用上。”《克拉拉与太阳》是某种程度上的科幻小说,或者是未来背景的反乌托邦小说。那么文中石黑搭建了一个怎样的未来世界呢?宋佥进行了细致的剖析和解读,从故事背景、语言特色、石黑布局谋篇的习惯等方面一一分析,最终归结到作者对未来人类的担忧……石黑一雄通过一位令人难忘的叙述者的视角,观察千变万化的现代社会,探索和观照人性,回应那个金句“人心”,这也是石黑一雄多部作品中不变的“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