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界方文山”作词人唐映枫携新书《六日改》做客半岛,揭秘易烊千玺主动邀约《你说》

2021-03-22 22:1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0612)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孟秀丽

他被称为“民谣界方文山”,《理想三旬》、《儿时》的词作者,也是易烊千玺“钦点”歌曲《你说》的填词人,他就是独立音乐人、民谣作词人唐映枫。3月21日,唐映枫携新书《六日改》做客半岛直播间,分享创作经历。据悉,《六日改》也是唐映枫的作品首次结集出版,完整收录其2013年至2019年的词作和随笔、散文等作品,书写其对音乐和生活特有的理解与感悟。

唐映枫

《六日改》 分享七年创作感悟

记者:介绍下这本书出版的初衷吧?

唐映枫:出版社找到我,说要出本书,我也很意外,平常我也就是写歌词,怎么才能出书呢?后来我就把2013年到2019年创作、散落的文字集结一起,因此,《六日改》也算是这些年写歌词的一本集子。

记者:陈鸿宇的《理想三旬》、刘昊霖的《儿时》、易烊千玺的《你说》都是您的作词,他们诠释了您歌词的哪些面?

唐映枫: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质,不用诠释“我”,更多的是他们自己。

记者:听说《你说》这首歌是易烊千玺主动找你想要合作的,能说说合作过程吗?

唐映枫:大概的过程就是通过唱片公司的经纪,来邀约到我,就聊了聊情况,歌词要得很急,所以也就没有比稿的可能性。

当年听歌感觉“周杰伦”是个例外

记者:业内有评价你您是“民谣界”的方文山,您受过他的影响吗?您的音乐启蒙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唐映枫:我不介意,但我并没有受他太多的影响。如果说到启蒙,应该是在初中,我的家乡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并没有特别浓厚的音乐氛围,从小到大就是哥哥姐姐们听什么,我就跟着听,就听到周杰伦、王力宏、S.H.E。可能当时年纪太小,对情歌不是很理解,而当时周杰伦是个例外,对我来说就特别有吸引力。后来有了电脑,可以上网去寻找音乐,更多风格的、国内国外的,会潜移默化地感觉到音乐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这就是启蒙吧?

记者:您是怎么走上音乐创作这条道路的,第一次写词是什么情况下?

唐映枫:初一的时候,我们都流行在小本子上抄写经典歌词,一个无聊的契机下,发现某一个歌词里的情景特别吸引我,就想尝试用自己的文字来“复述”,当时还只是模仿和不着四六地乱写,没有风格可言。基本上慢慢有了自己表达的一种语境,有了结构性和技巧的表达,就形成了所谓的风格吧。

云南昭通有个“腰”乐队,他们的词写的非常的好,他们的一篇词里面,会有很多的内容。当然我还喜欢罗大佑、达明一派,他们的歌词风格都不同,可以从完全不同类型的音乐中看到他们独特性的表达。

唐映枫与半岛全媒体记者对话。

和新人合作有更多语境和空间

记者:您创作是先有曲再作词,感觉这更考验作词的功力?

唐映枫:如果词和曲不是同一个人的话,肯定有一方曲兼容另外一方,但我可能不太信任别人会在我的词上面,给一个满意的曲,那不如我按照一个我觉得OK的曲,来写我满意的词。我需要创作发大量的demo,凭第一感觉听,就第一感觉就好。就合作的曲作者来说,我每年也都会和一些没有过作品的新人合作,一方面可以创作更新的火花,另一方面,我知道自己有哪些地方没有写到,就可以不断往那个方向走。

记者:在音乐领域,像周杰伦和方文山这样的互相成就,会保持品质的稳定,您好像不太热衷“绑定”?

唐映枫:在作词方面自由度很大,能表达的东西需要用音乐来承载,如果只是和固定的人合作,一个人很难扩充到更多层面。今年合作的新人作品,我会尝试纯叙事的内容,会偏向古典和迷幻摇滚,给到的语境和歌词的空间更多。因此,不同的合作者能带给词作者更充分的发挥。

记者:您对写词有哪些标准?有哪些创作习惯?

唐映枫:我对于词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不要“打扰”旋律。要警惕创作习惯。

青岛歌手刘昊霖作曲特别有天赋

记者:《成都》走红后,这两年,出来了很多“城市民谣”,您怎么看?

唐映枫:《成都》这首歌其实跟成都联系不太大,还有个地方写错了。本质上其实更接近一首情歌,只是用了一个城市的名字。

记者:您的歌词里“爱情”元素多吗?

唐映枫:对我来说,爱情只是歌词的某些点缀,写情歌的部分比较少。在写《理想三旬》的时候我才23岁,那时候爱情并不是我生活的主体,歌词里就没有这些内容。但我前两年写的歌里,就有情感的表达,这跟个人某一段时期想表达的内容有关系。

记者:对青岛这有哪些特别的感觉?

唐映枫:我上次来青岛是5年前,青岛是有起伏的,有一种纵深的感觉。印象中夏天好像会起一种薄薄的雾,高楼隐约其中,非常美,如同仙境。那次来就是来玩,演唱《儿时》的合作歌手刘昊霖就是青岛人,他带我玩。我的歌里也有对他家附近的描写。刘昊霖在作曲上非常有天赋,在旋律上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创作者,非常棒。

拍电影是影像表达的 “城市民谣”

记者:您现在也开始做电影了,这算是跨界吗?电影里有很多音乐出现吗?

唐映枫:其实是一个短片《龙出水》,目前还在做后期。电影是一个集大成的表达,比音乐的维度更大,对于我来说,这不算跨界,都是在创作,只是这个工序更复杂,用了不同的“手艺”。

在这个短片里我完全放弃配乐,而且我写的台词也尽量还原生活,非常口语化,用的是四川方言,尽量避免是“我在说”,而是角色在说。第一次做电影,我不能太贪心,在我的家乡四川德阳拍摄,用我熟悉的语言和环境做尝试,来表达家乡的烟火气。以前我没看德阳有“影像”的表达,也可以说,这也可以说是用影像表达的“城市民谣”。

记者:看得出来,您对家乡有着特别情结?

18年,我在自己的专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中写道:“这是我陌生的故乡,却是谁六岁的模样。” 所有事物都在改变,所有的改变都是常态,记忆不可靠,记忆会出错。就像我之前在《儿时》的文案里写道的那样:每一代人的故乡也不见得就是上一代人生息过的样子,不过短短十来年间,我们已辗转于世事移情的斐变之中。不知下次再回去时,我们会以何种形式接纳彼此。“故乡”作为一个意象,呈现出人与故土的关系,这个关系放进音乐的创作中,便有了不同的表现形式。

记者手记:

不绑定合作者不消费流量

“你要爱荒野上的风声,胜过爱贫穷和思考”。很多人听到唐映枫写的歌,都会很想特意去找歌词,大家都会感觉到他的歌词很不同,有安静、文艺的一面,但更多的是有深度有意蕴,精准精致,现代诗一样洗练,他也表达情绪但不激烈。

在微博,唐映枫看起来是个“高冷”的人,做客半岛直播间的唐映枫本人安静又很给人距离感,这个90后的年轻人像从香港老电影中走出来的。但聊到写词他非常诚恳,即便是记者并不太熟悉的领域,他也温和地微笑着解释、介绍。唐映枫身上有着一种创作者对自己创作历程的执念。他坦率地聊和其他音乐人不同的意见,记者提到易烊千玺是“流量明星”,他马上提醒“千万不能这么说”。对每一位合作者他掩饰不住尊重和欣赏,对方有新发展他也诚挚送上祝福。

相比歌手,作词人的位置和影响力能够到达一定位置非常难,像方文山也是因为和周杰伦的相互成就,但唐映枫却走了更加难走的路,他不去“绑定”合作者,即便和易烊千玺这样的顶流合作,他也从来不去消费“流量”,他更愿意忠于自己的表达。在唐映枫眼里,民谣的意义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字面意思。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