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还在热映 管虎执导电影《金刚川》提档:记住那些不被看得见的牺牲

2020-10-16 18:4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432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由管虎执导的电影《八佰》票房已经突破30亿,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话题和关注,目前电影还在热映中,他和另外两位导演郭帆、路阳执导的又一热血战争电影《金刚川》,宣布提档至10月23日上映。这部表现横跨鸭绿江、血肉筑桥梁的电影也迅速成为了年度最为期待的定档影片。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部讲述了抗美援朝战争中一段鲜为人知往事的影片,与以往战争片不同,《金刚川》并非以正面战场为主线,而是聚焦金刚川上的交通命脉工兵桥,以个体命运侧写残酷战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导演管虎谈到执导这两部电影的心路历程,并深度解读了电影《金刚川》。

记者:同为战争片,这次《金刚川》对您来说,最大的不同和挑战分别是什么?

管虎:《金刚川》一个极大的特点,就是我们想把它拍的,比较疏离比较孤寂的一个气氛。他们离战场很远,隆隆的炮声一直在远方,他们参与不了这种真正的战斗。他们所从事的这一切,就是应付突如其来袭击,就是要把所有参加主攻的大部队运过去。所以其实是几个身处其间的,个体战士的故事。所以这种孤寂拍下来,我觉得是另一个角度的动心、是另一种战斗。

坦率地说,跟以前的大家认为的抗美援朝不太一样,不是大规模大兵团、坦克,不是这种状态。是特别孤单的几个人,等待的大部队的胜利的状态。

记者:您对战争颇为擅长,在《金刚川》的故事中,您又有怎样的设计?

管虎:其实我对战争片不擅长,只不过男性导演都喜欢有机会做一次战争片。这其实是几个个体的男性战士之间的故事、战争年代兄弟之间的感觉。他们离得不远,但互相见不了面,靠以往的一些情感交流,互相支持、帮助,最后集体牺牲。这么一个状态底下,我觉得是有一种主题可以探讨,就是男人之间的故事,包括跟敌人之间,战争、友谊、血海。所有这一切,我都觉得特别让我着迷。

记者:这次《金刚川》是鲜有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题材,有哪些新意设计?

管虎: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斗,在电影拍摄之前整个情感充沛度就很明确了,注定了是符合大众审美的电影。我们做的唯一的创新就是,我把镜头瞄向正式主攻之外的,为主攻做的准备。从这个角度进去,开始稍微没把握,拍着拍着,演员的表演,比如张译,给我很大的信心。

记者:这次《金刚川》的创作中,会集中在个体表现上还是群体形态呢?

管虎:个体上。其实电影的主题是牺牲,中国人之所以能把战争打到胶着的状态,凭的不是武器装备,而是勇气和牺牲。这不是一个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的故事,而是这些人为了胜利集体牺牲的故事。在这个角度上,我认为可以把我们的胜利之本给到观众,而不拘泥于那种大兵团作战方式。

记者:不同于您以往单人执导拍摄,这次与郭帆、路阳两位优秀导演共同铸就一部作品,彼此之间是如何分工协作的?

管虎:其实对我们三个来说,这次合作也是新经验。这次完全是一个故事,不同角度,所以其实是个新经验。我到现在可以坦率地说,还是挺新奇的,就是说有这种经验在生命里去完成。

郭帆导演有点理工男风格,擅长精耕细作,准确度极高,特效方面非常擅长,他主控美军飞行员这一部分,是宏观视角看战斗的。难度极高,郭帆导演完成度特别高。

路阳导演是大部队当中一个小士兵的视角,随部队前行的,又有点情感因素,我觉得路阳导演拿捏得比较准确。而对于我来说是,除了综合二位的东西,得把它捋顺以外,还要完成比较惨烈的部分。所以合作上共同讲一个故事,必定会有每个人的特点。我觉得我们都是顾及全局,把这个整体完成好,再施展个性。我挺庆幸能遇到这二位导演。

记者:吴京近年成为华语银幕上的军人形象代表,有很强的个人风格,这次二位有机会合作,拍摄过程有没有给到您创作灵感?

管虎:我跟吴京其实是老朋友了,好多年前就非常熟识。他拍《战狼》的时候,我们俩就聊过。我希望在《金刚川》中能拍出他另一面不太一样的东西,这次还完成度挺好的。他除了他的英勇,也有一点痞,有点不守规则的老兵色彩,跟张译形成强烈的反差。完成度很高,我相信也达到了观众的预期。

记者:您与张译多次合作,这次他的角色有哪些不同于以往的设计?

管虎:张译这次跟吴京是反着的,相对是一个有文化、刚入伍不久的兵。在影片中他叫吴京师父,性格相对比较细腻,但是最后他表现出了他名字“张飞”的一面,张译身体里面是有那种极为刚勇的东西,虽然是瘦弱的外形,但刚勇的血性出来后,把我们都给带进去了,挺动人的。

记者:从拍摄上来看,他们的配合是不是很有默契?

管虎:他们不需要配合,已经完全跟生活中一样了。从以前开始就互相逗,互相贫,在这戏里就正合适,所以其实完全是本色出演了。

记者:您与魏晨也已经是三度合作,他有哪些方面的进步?

管虎:我是了解他的。他是西北孩子的内心,有非常男人、很汉子的那一面。我说他先别着急,一定要坚持把这种烈性汉子的形态灌注几部戏,再谈突破,他在越来越自信的情况下,这种汗津津的、顶天立地的汉子劲儿才能同时都拿出来。

记者:《金刚川》给观众传达着怎样的精神思考?

管虎:牺牲!他们其实面对的并不是真的敌人,全是空中来袭,随时袭击,所有的人都死去了。为的就是一个目标。这种是不被常人看的见的牺牲,有勇气去记录这种价值,我觉得对那些先烈,是一个纪念。很多战士,后人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前线牺牲的,电影的价值在这里。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