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许宏宇深度解读《一点就到家》一个在香港长大的人爱上了云南乡村

2020-10-11 21:4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4656) 扫描到手机

2017年,许宏宇首执导筒的电影《喜欢你》上映获得观众认可,今年国庆档他又带着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一点就到家》和观众见面,影片集热血、治愈、诙谐、奇幻等多种元素于一体,虽体量不大但能量十足,成为这一档期内的一抹亮色,也受到很多年轻观众的喜爱。在接受采访时,许宏宇解读了电影的“电商与市集”“茶文化与咖啡文化”“出城与返乡”等多重命题。

记者:这个项目哪一点最吸引你?

许宏宇:编剧张冀给我第1版故事时候是今年的疫情期间,大家都在居家隔离,很长时间都被困在家里。我家后面有一座山,前面有海,所以很多时间我都是去爬山、出海。在疫情发生之前,我曾经去了一趟尼泊尔徒步,这种感觉对我来很重要,我没有试过在大自然里生活7天,背着背包走到哪儿就住到哪儿。我也是一个城市长大的人,这个经历很深刻,也很奇妙。

当我第一次收到剧本时,对这个故事感兴趣的点就在这上面。当一个城市人进入了一个相对原生态的环境下,他收获了什么?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故事大纲时,就决定要做这个项目的动机。

记者:您之前一直是在香港生活,这次拍了一个比较乡土的大陆故事?这一次云南有给你留下哪些印象?

许宏宇:虽然我一直生活在香港、北京这些大的城市里,但到了乡村生活也没有太大的差距,大家的那种简单淳朴,是我更感兴趣的。

我们是真的是走到一个上千年的古寨里头去拍摄,有一拨演快递大叔的群演,他们的那种简单,我很久都没有见过。他们的眼神、状态都非常可爱。哪怕那个大叔可能都50多了,你HIA会觉得他那种单纯,就像小朋友一样,对有我很大的触动。每天晚上会有虫子的叫声,开始都不习惯,慢慢地觉得很自然。这种感受就很像魏晋北在这个戏里的感受。

记者:您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向观众传达什么?

许宏宇:我最想讲的,其实是成功是不分阶级、不分地域,也不分是走出去,还是走回来。成功其实是一种态度,是你真实地知道自己想去做什么。彭秀兵很相信他的物流:我是这个寨子出来的,我就应该把这个工作带回我的家。其实他们做生意的动机并不只是因为有利可图,更多是在于他们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一点就到家》对于我最大的感动,就是大家很清楚自己心里想做什么,并坚持下去。不是别人说怎么样你就怎么样。

刘昊然演的魏晋北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做了很多投资,创了很多次业,但是都失败了。他一直只是追着别人做,追到风口,他永远都是被落下来的那个,他内心其实是空的。为什么城市人有很多的情绪病?可能是我们的重心离开了,内心都不知道放哪儿了,可能放在别人说的一句话上面,比如现在这个行业是值得投资的,你没有真正热爱或者了解,就跟着走了。这种情况下人肯定是悬着的,是空的。

我在片场感受当地人的自在、善良、淳朴,很受触动。到底成功是什么? 是拥有很多钱吗?还是说拥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可以一起去做一件特别相信的事?这也许是我在拍这部电影时最想表达的。

记者:电影里有很多传统和现代碰撞的部分,听起来很严肃,但电影呈现的风格是很轻松的,为什么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

许宏宇:这个故事是一个历险记,几位主角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但是他们会很随心地走。并不是说所有东西都计划好去做,有一点我想探讨,也在寻找,到底城市人的思维方式跟农民的有什么不同?他们在做同一件事的时候有什么不同?为什么?

在选角的时候,看到那些农民的眼神都那么开心、自在,我很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他们可以有这样的状态?记得在我们拍戏的时候,因为剧情需要让他们演一点皱眉头,或者是多一点不快乐,他们就做不到,没办法做出不开心的表达。所以表达他们这种生活的方式很重要,如果用一种很严肃的方式去讲,观众是体验不到的。而且这种冒险的过程,我觉得应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就像徒步或者是跑了很长的长跑,最后冲线的快乐是一样的。

记者:怎么看待魏晋北、彭秀兵和李绍群三个人的关系?

    许宏宇:我们肯定都有这样的朋友,有些从城市来的,有些是从小一点的地方来的,他们为什么能成为朋友?是因为他们都想一起去完成一件事。当然还有一种人什么都不管,只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面,比如像李绍群。

这三种人代表了大部分年轻人的状态。有一种是在城市里,他们的目标也要更大,有一种是从农村出来,觉得农村还不够好,像彭秀兵离开农村,到城市发展。但是走着走着他感觉不太对。彭秀兵这个角色是我很喜欢的,我会很羡慕魏晋北有这么一个朋友,因为这个人很乐天。他对于所有东西都信任,他信任魏晋北,而且他做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心而发的。魏晋北作为城市人,会思考、分析很多,比如:这个人对我有没有好处,或者是我做这件事对我有没有好处跟坏处……他的人没有那么自然。

李绍群则两种都不是,他有一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只觉得做咖啡就是自己热爱的,但是某种程度上他其实也在逃避,是一个还不够有勇气去面对现实的人。李绍群的爸爸是做茶的村长,李绍群却喜欢咖啡。这个父子关系在故事里有一个象征意义,两代人观念不一样,并不是要讨论茶跟咖啡哪个更好,而是观点与角度的问题。

但是因为茶在这个地方已经种植很长时间了,是一个传统;咖啡是新来的,而且是他儿子带来的,父子俩怎么打开这个关系,咖啡跟茶如何互相接纳,在那么美好的农村里,为什么不能存在一点咖啡,为什么只能有茶?李绍群的线实际上在讲,三位主角聚到一起是在互相影响,互相也解决了对方问题。电影讲了他们一起创业,但对我来讲创业并不是最重要的,他们人生观的改变,能回归到自己才最重要。

电影里有一只虫子,其实这虫子我也特别喜欢。虫子从一开始伤害了魏晋北,其实是因为魏晋北一直在抵抗。但当魏晋北和伙伴产生矛盾,回到城市里,再看到虫子的时候,他反而是一个很想念的状态。

记者:拍摄过程中对于你来说最有挑战的戏是哪一场?

许宏宇:如果说从导演、从故事上讲,一定是就是“星雀”那场戏,就是谭卓饰演的收购代表跟三个主角谈收购的一场戏。这场戏有6页纸,粗剪出来有10分钟左右。我没有拍过那么长的一场戏,中间要完成的东西很多,情绪很多。但我很享受拍这场戏,三个主角的矛盾和立场在同一场戏完全呈现,也这场戏是这三个人的很重要的转折点。

记者:陈可辛导演在拍摄整个过程上给过你什么帮助?

导演:这是我拍的第二部电影,两部电影都是陈导监制的。这次合作跟上一次很不一样,他对我的认知更多了。我跟他一起工作很长时间,以前可能更多是在剪辑师的位置,拍完《喜欢你》当了导演之后,我以导演的状态跟他相处,他对我的理解多了很多,我对自己的了解也多了更多。我知道自己更喜欢什么,不太喜欢什么,他也会知道,这次的合作就更加顺畅,也更互相信任。他对于《一点就到家》在一个大的整体的格局方向上把控,比如到底情感要怎么建立,人物怎么做,这些是陈导一直最拿手的,包括选演员方面。大方向定了,他会把很多的小细节交给我。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