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受益人》今上映,青年导演申奥出手不凡

2019-11-08 08:57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35290)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黄靖斐

11月8日,大鹏、柳岩主演的电影《受益人》上映,这部此前虽未做宣传却在点映中赚取好口碑的影片,正式走入观众的视线。因为被宁浩“钦点”,观众对申奥这位新导演才有了更多探究的兴趣,毕竟此前有此待遇的是《我不是药神》的文牧野。同为黑色幽默电影,如何做到对宁浩风格既有致敬又有抽离?11月7日,电影上映前夕,导演申奥接受记者的采访,对新电影进行解读。

因为拍摄广告结识宁浩

记者:什么样的契机开始筹拍这部电影?

申奥:我在拍一个广告的时候给宁浩导演当执行,当时那支广告是黄渤主演的,那个机会就让我们三个人碰到一起,就跟宁浩导演认识了。之后就一直在跟宁浩导演交流关于拍电影(的事情)。

宁浩导演的“七十二变计划”招募了一堆有才华的青年导演,进行集体创作、工作、互相激励,拿出自己好的项目,再由他来做监制。很幸运,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宁浩导演鼓励我们把剧本做完、团队搭建好,提供好的制作条件和资金。

记者:你的故事是怎么打动宁浩导演的?

申奥:我第一个故事其实不是这个,这是第二个。我也给宁浩导演几个选择,他就选择了这个,他觉得这个比较适合做处女作,很重要的一点是希望作品类型更清晰、更讨巧,我不太希望做出一个小众的电影或者我个人表达居多的电影,还是希望观众认知、接受度更高。

柳岩的表演是“无痕”的

记者:为什么选择大鹏来出演男主吴海?

申奥:我跟鹏哥深接触之后发现他完全不是在银幕上的那个形象,他是很执着、很有热情、很深沉的人,他本人跟角色差距甚远。演员有两种方式吧,一种是发掘自身的特质,还有一种是用技术去制造、塑造角色,鹏哥技术非常优秀,在我的认知里达到一个很舒服的痕迹程度。

记者:选择柳岩是基于哪方面的考量?

申奥:选择她是因为要找跟鹏哥有“cp感”的女演员,还需要演员本身的特质跟角色相贴,其实柳岩是个让我很心疼的女孩儿,很多次看到她的报道我都觉得她很努力很坚强,身上有种特强韧的东西,就是烧不尽的野草打不死的小强。这一点跟我写的“淼淼”很像。

记者:柳岩最后诠释的有没有达到你的预期?

申奥:我觉得一模一样,岩姐甚至还有自己的发挥,她与生俱来的那种(特质)给角色增添了好多色彩,我其实想的是挺简单的,但她偶尔提出来的建议都是帮这个人物更厚、更可怜、更生动。

我最大的惊喜是他们把角色都塑造成可爱的,我开始对他们的定义其实特肤浅,就是吴海是笨拙懦弱的,淼淼是拜金势利单纯,这种可爱就导致剧本走向另外一个方向了。原来我在设定这个剧本的时候是关于阴谋的故事,后来我从他们身上发掘对人物和剧本新的理解,导致很多场戏的细节都跟剧本不太一样,但又不是改戏,而是保留原来的戏的基础之上加了头加了尾,一下子气质就变化了,让观众看着就不当真。既然我们写一个关于骗子的故事,故事的内核就很残忍,我们跟其他电影很不一样的地方是,其他电影都是要追求逼真的,这部电影一旦逼真了就会有很多bug出来,所以他们最后就做到了“逼假”的程度。

让人思考真与假的关系

记者:有没有最满意的戏或者写剧本时觉得是电影最核心的某一个场景?

申奥:就是淼淼在网吧搞戒烟,把电闸搞坏短路了,烤肠箱爆炸伤到吴海,后来吴海回来,淼淼楚楚可怜地要跟他和好,吴海又内疚又自责又反感,情绪特复杂。两个人在认知上有差异,反射出来对彼此一度是不对位的、是错位的。那场戏拍得特迷人。

记者:形容一下这部电影是什么样的影片吧?

申奥: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的话,我觉得这是一部“自作聪明”的电影,是三个自作聪明的人物互相取暖、报复、撕扯,最终互相成全的故事,希望观众在里头能阅读到那种在挣扎和残酷背后的温存。

我想表达真和假的关系,事实和真相的关系,一些既定事实是推导的还是判断的,它跟真正的真相、真理的距离有多远。

记者:你觉得片子里哪些东西会戳中观众的心?

申奥:生活当中和银幕里看到很多爱情故事和感情关系,他们可能努力地想做真但最后给你的感觉都是虚假的故事,有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所有东西的起范儿都是假的,笑到最后能让人觉得是真的。但这也不是我真正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让人思考真与假的关系,我身边的人爱不爱我,情感关系稳不稳固,会解构、重新组织,最终选择相信。这是我真正想关心的,我有时候特别喜欢骗人的电影。

希望这是一个纪念品

记者:你是处女座,你觉得自己的性格在导演这个职业中怎么体现的?

申奥:99%的时间不会,因为我是广告出身,广告就是大量的妥协、与人沟通,锻炼自己的耐受力、抗打击力,需要不停地应变。而我性格的那部分会留到剪辑的时候,因为我是剪辑师出身,他们都说我现场一点也不像处女座,是因为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要到了就不会再要了。而一旦进入到剪辑环节,我就会摧残剪辑师们,精确到一帧一帧的画面。

记者:你一直都这么清楚自己想要的吗?

导演:拍了一百多个广告,应付过各种各样的大人小孩男人女人狗啊猫啊,应付过太多局面了,古装的、现代的、特效的、写实的、手持的、固定的、年代的都拍过。

记者:这部戏有很多朋友来客串,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

导演:很多人在期待我做一个长片,因为我在短片的领域里做得还挺好,但大部分电影在世界上就存留三个星期、一个月就消失了,以后变成一个“.mpv”、“.mp4”的文件存在,不会被人反复地看,拿出来品评,而制作一个电影的过程要两到三个月,加上前期筹备可能要半年,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可能比那个“.mp4”、比票房更重要。我希望它是一个纪念品,让每个人在我的处女作里出现一下,未来等我们都老了提起这个事儿是很欢快的,是很宝贵的记忆。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