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开出"双黄蛋" 托卡尔丘克和汉德克获奖

2019-10-11 09:41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14987)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黄靖斐

北京时间10月10日19:00,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彼得·汉德克。这是70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一次“双黄蛋”,也因此备受关注。此前呼声极高多次上热搜的中国作家残雪与诺奖擦肩而过,而和诺奖“渊源”极深的村上春树继续陪跑。两位获奖作家在中国都曾有作品出版,因此,不少读者在线喊话出版社“求加印”。

她写出了波兰的“百年孤独”

很多读者、尤其是中国读者,对两位新晋诺奖得主的名字可能还不太熟悉,其实两位作家都大有来头。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是波兰的国宝级作家,一直以来就是诺奖的热门人选。

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石黑一雄一样,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曾被诺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称为“辉煌壮丽的作家”,也是2018年布克奖的得主,无论是荣誉还是实力,都很有诺奖相,此次摘得诺奖也是实至名归。诺奖评委对她的授奖词为:“她以具有百科全书式的激情构建的叙事想象力,代表了对生活方式多种边界的跨越。”

托卡尔丘克1987年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E.E》《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受到波兰评论界的普遍赞扬。其魔幻的书写风格,反映出波兰居民的日常生活,以及神秘的世界观。先后以《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以及《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获得两次波兰文学大奖“尼刻”(Nike)奖,既受到评论界的肯定,也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也令她一跃成为波兰文坛备受瞩目的作家。

托卡尔丘克十分擅长在小说中融合民间传说、神话、宗教故事等元素,观照波兰的历史命运与现实生活,有人说她写出了波兰的“百年孤独”。在国内,托卡尔丘克的代表作曾被资深翻译家易丽君由波兰语译成中文。让中国读者遗憾的是,在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已完成的十三部小说中,仅有两部直观体现其写作气质的作品《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在国内出版,这也让托卡尔丘克再次进入国内读者的视野。不过在中国她只能算是一位文学院深度读者才会阅读的小众作家。

他是德语文学的“经典”

曾在专访中表示“把诺奖颁给鲍勃·迪伦是个巨大错误”的彼得·汉德克获奖,或许算是一种修正。彼得·汉德克是奥地利文学家、剧作家,被认为是当代德语世界最重要的作家。1942年他出生于奥地利克恩滕州格里芬,第一部小说《大黄蜂》的问世促使他放弃法律专事文学创作。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他开始转向寻求自我的“新主体性”文学,先后发表了《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无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等小说作品。汉德克还创立了颠覆性的“说话剧”,消除了布莱希特极力保持的演员与观众、戏剧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基于彼得·汉德克在文学领域的巨大贡献,他被誉为当代德语文学“活着的经典”。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耶利内克曾表示:“他比我更应该获得诺贝尔奖。”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很多人知道汉德克是因为《骂观众》这样惊世骇俗反传统的戏剧文本,但汉德克觉得,自己并不能算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剧作家,戏剧只是他写作的一部分。从2013年开始,汉德克的作品被逐渐翻译成中文由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引进出版,迄今已出版了九卷本的作品集。分别是《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无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缓慢的归乡》《去往第九王国》《形同陌路的时刻》《试论疲倦》《痛苦的中国人》。

2016年,作为剧作家的彼得·汉德克来到上海和乌镇戏剧节,出席过小镇对话。他的剧本《骂观众》《卡斯帕》《形同陌路的时刻》等,对很多中国戏剧创作者影响很大。孟京辉就是他的铁粉,在美国看过彼得·汉德克最著名的作品改编的戏剧《骂观众》后感到很震惊,孟京辉认为彼得·汉德克是个很桀骜的人,那“一股脑”的反叛精神对他影响巨大。

诺奖作家作品读者“求加印”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彼得·汉德克在中国出版过作品的出版社后浪/四川人民出版社和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也因为两位作家的获奖而被广泛关注,不少读者在线喊话出版社“求加印”两位作家的更多作品。

此前,在英国博彩公司Nice Odds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当中,中国作家残雪一度超过每年的大热门村上春树,进入前三,引起极大关注。自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来,大众对中国作家再获诺奖的期待与日俱增。在今年的诺奖赔率榜上,除了残雪,余华、杨炼也榜上有名。

尽管今年残雪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此次诺奖掀起的热潮已经把她带入了国内大众读者的视野。据悉,残雪的所有作品都在紧急加印,并且有一套总计30本的典藏文集在陆续出版,其中包含她的文学作品、哲学作品,以及评论作品。

为啥给他俩

重视非英语区扶持“更值得”

今年诺奖最特别之处是首次开出“双黄蛋”。由于去年的瑞典文学院丑闻事件,诺贝尔文学奖停颁一年。因此,今年同时揭晓2018年与2019年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每次诺奖开奖之后,就会有不少专业人士分析“内幕”。和往年相比,今年诺奖强调了会重视非英语区的女作家,就在早些时候,诺奖评委昂得斯·奥尔森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非常有必要打开视野。我们此前的评奖一直有些‘欧洲中心主义’,但现在要把视野放在全世界。现在我们有那么多的优秀的女性作家,所以这次评选更加激烈,范围也更广。”

两位作家获奖的另一大因素在于他们的创作是当下的、切入关键议题的,同时也是全球化浪潮中被遮蔽的文学议题。众所周知,诺奖评委会多年来的评选标准并不是看名气,而是致力于扶持“更值得”拿奖的作家,“更值得”的标准有可能还没有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足够关注。这几年,诺奖之所以给石黑一雄、鲍勃·迪伦,不给村上春树、菲利普·罗斯,也是因为在评委们看来,后者对于文学这个体裁的开拓意义并不如前者,石黑一雄和鲍勃·迪伦都是深刻介入当下的人。

诺贝尔文学奖就是一个合适的平台把他们给推出去,像爱丽丝·门罗、阿列克谢耶维奇、石黑一雄,他们的作品都在获得诺奖后得到了全球认可。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