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惠善回击安宰贤:我先抑郁 看见他与女性暧昧

2019-08-22 09:07 半岛网综合阅读 (334674) 扫描到手机

导读:21日晚,安宰贤回应离婚相关争议,随后具惠善也发文回击,称是自己因养的小狗去世先得的抑郁症,安宰贤看病的医院还是她介绍的,房子的装修费是自己出的,100%的家务活也是她干的,所以才收劳务费,而不是离婚协议金。至于之前所说的“安宰贤醉酒后与多名女子密切频繁联络”,是她本人亲眼所见,亲耳听到的。而当自己问安宰贤:“我做错了什么?”他就是那个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

执意宣布离婚,还在背后骂具惠善,安宰贤这是什么骚操作?安宰贤和具惠善离婚事件引爆娱乐圈。 

8月18日,具惠善在社交平台透露即将离婚,并且指责老公安宰贤变心,还公开了两人的聊天信息,具惠善要求安宰贤当面给她和母亲一个说法,然而安宰贤却只答应打电话给具惠善的母亲,因为见了面不知道说什么。

null

null

具惠善恳求安宰贤照顾一下母亲的情绪(身体),不要在下周公开离婚的消息,结果安宰贤却搬出综艺节目《新西游记》,称节目组决定要公开,对于安宰贤认为工作比母亲重要的想法,具惠善无法接受,扬言如果安宰贤不讲情面,她不会善罢甘休。

null

随着事件发酵,经纪公司坐不住了,8月18日下午官宣两人离婚,称具惠善已向法院提出离婚调解申请,但是中途改变想法,对此,具惠善立即发文反驳,称公司单方面发布声明,完全没有跟她商议过。

事件发酵至今,虽然只是具惠善在据理力争,安宰贤本人一直没吭声,但是他却早已成为韩国网友群嘲的对象。

null

null

有人骂他是小学生”见面了就说不出话了,非要打电话“,有人则认为“安宰贤托具惠善的福,打造痴情人设,走红后却闹离婚,真是令人起鸡皮疙瘩”,还有人嘲讽安宰贤“没有具惠善,谁认识你啊”。

两人离婚本来可以有商有量,好聚好散,如今却变了味,宠妻暖男安宰贤瞬间变成了渣男,那么他到底错在哪里呢?

null

首先当然是安宰贤走红后变了心。众所周知,跟具惠善相恋结婚前,他能拿出手的角色只有《来自星星的你》里的千允才,跟具惠善的恋情曝光后,他的资源逆袭,成功加盟王牌综艺《新西游记》,婚后跟具惠善合体录制《新婚日记》,凭借宠妻人设圈粉,国民度直线上升。 

然而走红后,安宰贤却不再像以前那么疼爱具惠善,具惠善曾在接受采访时抱怨,自己爱安宰贤更多一些,而安宰贤只是短暂地爱了她一下。

null

此番话听起来好伤心啊,具惠善一直把安宰贤当做自己的全世界,可安宰贤却只爱了具惠善一阵子,更令人伤心的是,两人结婚才三年,还没有生孩子,安宰贤居然就觉得“倦怠”了,而且闹离婚,爱情的保鲜期真的这么短吗?

另外,安宰贤在离婚时的“骚操作”也让人不舒服。就算进入倦怠期,对爱过的人也应该以礼相待吧,为何短信中那么冷漠和决绝;就算要离婚,也应该给具惠善一个说法,给具惠善母亲一个交代,毕竟,具惠善的母亲当年可是很放心的把女儿交到他手上啊,当面跟具惠善母亲说清楚,甚至为自己没能履行结婚时的诺言致歉有那么难吗?

安宰贤在短信里透露,之所以要将离婚的消息昭告天下,皆因为要推进节目《新西游记》,试问,不顾前妻的恳求和丈母娘的健康,只为节目炒噱头,这样做真的厚道吗?

null

同时一床情书还留意到,具惠善在反驳经纪公司的文中指责安宰贤和社长在背后骂她,更称自己感觉遭遇背叛,都说分手见人品,安宰贤的人品真的一言难尽啊。

安宰贤21日发文,他认为婚姻是两人间的私事,因此不打算对外公开,但20日遭指控酒醉状态与多名女性联系,令他忍无可忍,决定出面解释一切。他坦言,结婚三年来,虽然过得很幸福,但同时承受着艰辛,“结婚后的一年四个月内,我接受了精神科的治疗,并服用抗忧郁的药物,结婚以来,我尽全力做好丈夫的义务,从没做过任何丢脸的事。”

安宰贤透露,当他看见具惠善发文表示“想要守护家庭”,他与女方进行了长时间的通话,但两人达成的协议却被扭曲,令他对于婚姻正式失去信心,“看着她持续说着被扭曲的故事,我再也没有自信与她继续维持婚姻生活。”

没想到,安宰贤才刚发完文章自曝罹患忧郁症,具惠善就紧接着发文:“我先得忧郁症,那间病院是我介绍他去的。”至于她所说安宰贤酒醉状态与多名女生联络,她文内写着“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

安宰贤21日在社交网站指控已支付了离婚协议金,具惠善却再要求房子所有权。对此,具惠善接着发文反咬,安所指协议金中的捐款金,是具惠善把办婚礼的金额全数捐给儿童病院的钱,当时全是由她支付,因此她只是要求男方还来他开付的一半金额,而男方现居的房子装潢费,也是由她支付。

具惠善强调,她所收到的钱并不是安宰贤口中所说的“离婚协议金”,而是两人结婚之间的债务整理。安宰贤社交网站里也提到“结婚一年后罹患忧郁症”,她再度强度:“我所饲养的狗狗去了天堂以后,我先得了忧郁症,那间精神科医院是我介绍他去的。”晚间,在双方都发文回应后,具惠善删除此前发布与离婚相关的全部内容,只留下最新的回应。

具惠善声明全文:

大家好,我是具惠善。看到安宰贤留下的文字,我也这样上传了文字。我想说明一下关于收到协议金的内容。协议金额中所谓的捐款,指的是代替婚礼捐赠的所有金额,因为全部以具惠善的费用进行,所以要求返还一半的金额。现在安宰贤所住的房子的所有装修费用都是具惠善自己掏的,100%的家务活也是具惠善干的,所以我才收每天3万韩元三年的劳动费,并不是要收离婚协议金。养的小狗先去了天堂,我先患上了忧郁症,给丈夫介绍了我曾去的精神科。渐渐地精神好多了,丈夫喜欢喝酒,我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他喝醉了酒和女性们通电话。 虽然有人劝我克制自己,但这只是频繁争吵的原因,他们之间的紧密对话已经成为了我无法了解的领域。丈夫生日那天说想吃拌牛肉,凌晨就准备好了,然后吃了一两勺就都剩下了,看着出去和外面的人一起开生日派对的丈夫,感觉那个人,真是心也远去了啊。但我还是非常感谢生了这位儿子的婆婆,我想现在婆婆家还没有空调所以我给婆婆家装了,也给购置了洗衣机和冰箱。当然那天也吵架了。分居时居住的商住两用房原本不是用于分居,是为了尊重他说的“我想集中在演戏上面”,所以得到了我的允许之后拥有的空间,所以我有权去那里。除此之外,提到的向他要房子的事情,从他没有和我分居的时候开始,他已经没有过待在家的时间了,既然是我一个人住的话,还不如我向他要了。然后我就知道了,如果离婚的话,他就会给我龙仁的房子。从那时候开始,离婚的歌曲就已经响起。当我问起他:“我做错了什么?”他就是那个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觉得我有一对不性感的rutou,所以一定想要要离婚的丈夫。和丈夫一起生活的时候,他会大声地播放内容有关倦怠期到来的男性的广播然后睡着,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