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铤而走险》《第八个嫌疑人》上影节比拼 悬疑片尝试新探索

2019-06-24 09:16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20902)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黄靖斐

上影节期间,两部悬疑侦破类电影吸引了观众的目光,甘剑宇执导,大鹏、欧豪主演的电影《铤而走险》,因有曹保平监制而备受期待;由大鹏主演的另外一部以真实案件为原型的电影《第八个嫌疑人》,听片名就充满悬疑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两部影片的主创分享了各自的看点和拍摄心得,并对类型片的新探索予以探讨。

增肥减肥还说广东话

记者:过去主要以喜剧形象为主,为什么会接两部罪案悬疑影片?

大鹏:就是找工作,导演找我我一看有工作就去,你知道现在很难找工作,所以有戏拍我很开心,无论是戏剧逗人发笑还是犯罪的题材,他们信任我,我觉得他们眼光可以我就“铤而走险”。 

以《第八个嫌疑人》为例,如果这个电影只拍1995年作案的部分,就是大家认知当中的所谓“警匪片”,一部正常的动作电影,但这部电影拉长了时间线,拉到21年后,当时参与这次抢劫银行所谓主谋,已经融入当地的生活,他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一个好人,但是不可能。有了前后对比,这也是我参与这部戏最主要的原因。

记者:饰演“第八个嫌疑人”有哪些挑战?

大鹏:《第八个嫌疑人》根据1995年震惊全国的武装劫钞案真实事件改编,我在电影中扮演第8个嫌疑人,从广州逃到了云南,真实事件里面2016年这个主犯被抓获,期间跨越了21年,因此这部戏的难度和挑战年龄跨度21年。

又减肥又增肥特别有意思,其实为了一部戏增肥20斤挺痛苦,增肥很难的。之前我碰到任贤齐,问他减肥增肥哪个难?他说增肥特别辛苦,每天吃到吐,我当时不理解,我现在理解了。比如我在广州拍完1995年的部分,中间的这段时间我要来减肥,演到50多岁在云南的部分。

记者:在语言方面有哪些新突破?

大鹏:戏里面有说广东话,作为一个东北人,说广东话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演员要接受这个挑战,之前拍《我不是潘金莲》说婺源话,我觉得我现在的广东话还可以。

被打得最惨的一次

记者:拍《铤而走险》不用增肥减肥是不是相对容易呢?

大鹏:《铤而走险》讲述的是修车行老板刘小俊因倒卖一辆黑车,意外卷入一起儿童绑架案的故事。我饰演的是一个在生活逼迫下进退两难的市井小人物刘小俊。

他不用增肥,但需要“挨打”,也是我被打得最惨的一次,追逐戏的部分事实上拍了前后跨度一个月,有几个镜头我是瘸的,第一次拍因为下雨路滑膝盖就伤了,停下来开始拍文戏,快杀青时又补了后面一段,我现在也属于老弱病残,但在这个戏里这样的付出我觉得挺开心的。

拍打戏被打的人表演强度更大,拍戏之前欧豪很客气地对我说:待会我要打你的脸,我们试打了几遍之后,他说我可以真的用力一点打吗?我说用力打就是帮助我,抚摸永远都过不去。

记者:演完《第八个嫌疑人》和《铤而走险》有哪些更深刻的认识?

大鹏:演了《第八个嫌疑人》,我个人认为没有人是一个天生的坏人,人性都是很复杂的,电影里有贪婪与温馨在一个人身上融为一体,21年前犯了罪,仍然要接受法律的惩罚,而不是付出了代价就行了,这才是真正的法治精神,可以说深层次地展现法治精神,有丰富的和深层次的内涵和一些大的情怀。

《铤而走险》虽然是犯罪类型,但包裹着温暖的情感内核,探讨了险境下人性的转变和成长。

入围金爵是最好的评价

记者:曹保平导演擅长执导犯罪题材影片,《烈日灼心》《李米的猜想》等都获得很高评价,好奇曹保平导演为何仅做这部电影的监制?

曹保平:天下好吃的饭多着呢,不能每一口都自己吃。我们不缺乏有想象力有个性有创作独立电影的导演,但我觉得国内一直缺好的剧情片,看到甘剑宇创投的这部片子最原始的剧本,和他的接触让我觉得有了可能性和潜能,这是我愿意做这部戏监制最重要的理由,他可能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剧情片导演。

记者:在拍摄过程中您给导演哪些指示和指导?

曹保平:监制其实是一个很难拿捏的角色,有些时候可能经验和审美决定对作品会有一些自己的要求,但也要尊重超越界限的其他导演另外的可能性,我比较小心地把握边界,在拍的时候我认为有问题会强烈地把自己的意志或想法跟阿甘交流或沟通,但首先要尊重他自己的创作,毕竟这是他独立的作品。

记者:对这部作品完成这样的情况,你能打多少分呢?

曹保平:说100分太自大了,说很低也不符合实际,我觉得这部片子可以入围金爵奖,是最好的回答。

记者:甘剑宇导演,这部影片跟您之前的作品风格不太一样,为什么想做犯罪题材的影片?

甘剑宇:这部片虽然是犯罪电影,但它有一个情感的核心点,就是几乎缺失或被代替的父亲,透过父亲把几条线和几个人物结合在一起。这是我第一部院线的电影,首先它的类型是我一直喜欢的犯罪题材,做剧本时跟曹保平老师有一年多的沟通,我们希望在犯罪外壳下面讲一个人物的转变,是一个温情有爱的故事。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