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主演屈楚萧分享在青拍戏经历

2019-02-12 08:26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34028)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黄靖斐

由郭帆导演,吴京、屈楚萧、李光洁主演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票房突破20亿,已成为春节档爆款。影片中既叛逆又倔强的救援小分队队员刘启让很多观众印象深刻,饰演刘启的屈楚萧继《魅者无疆》和《如懿传》之后再次回到观众视野。接受记者采访时,屈楚萧分享在青岛拍戏4个月的经历,也回应了网友对其演技的质疑。

参演“里程碑”之作

记者:如何理解这次在《流浪地球》中的角色?

屈楚萧:我在片中饰演刘培强的儿子、朵朵的哥哥,也是韩子昂的外孙。在影片中我是个寸头,有点叛逆。刘启把家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是很难得的一个人。刘启与父亲的关系,很像我读书时和我爸的关系,这也是我看剧本的一个点。科幻片如果全篇都是科幻的东西,那它只是科教片,因此最终还要回到人本身的情感。

记者:是什么样的契机参演了这部电影?

屈楚萧:很巧,买了一杯星巴克就把这戏给接了。我当时正在横店拍《如懿传》,去星巴克买咖啡,碰到我一位师姐,就打了个招呼。师姐旁边有个人说,你把帽子摘了给你拍张照片。后来导演突然通知我去青岛的筹备现场面试,赶最后一班飞机到青岛,当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凌晨两点开始试戏。

记者:演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压力大吗?

我其实跟很多人一样,一开始听说中国要拍科幻片时的态度是怀疑的,这靠谱吗?就像很多人必须到电影院看到影片才会给出一个结论,我很幸运地去了导演的工作室,看到了墙上的各种概设,我觉得他真的是很用心地在做这件事。我一直想和这样用心的团队合作学习,不管结果如何。今天我就可以很有自信、很有底气地说,我们确实是干了一件里程碑的事。

有的时候会这样想,这好像是我拍过的投资最大的一个戏,我又有这么重的戏份……还是抛开这些想法,单纯从角色去想,把该完成的完成好。用心踏踏实实做,我们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之前也有人迈出过这一步,只是他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又退出了。

衣服穿四个月都馊了

记者:在青岛东方影都见到实景搭建的“未来世界”是什么感受?

屈楚萧:挺震撼的。就真的感觉置身于那个世界当中,这对演员的帮助很大。

记者:影片中绿幕拍摄怎么适应的?

屈楚萧:一直在想象他们会处理成什么样,也有高科技的动态预演,可以大概看到最后的呈现,这些都可以预估。但是在跟另外一个对手的时候就很难想象对方会怎么演。只能自己准备很多方案,去处理和呈现。

记者:拍摄时比较艰难的内容是什么?

屈楚萧:电影拍了四个多月,我说一点都不苦,你信吗?在片场每个人都不能弯腰,大家以为我们腰受伤了,其实那个衣服就是这样,穿上坐不了,趴在地上是最舒服的。衣服是连体的,不透气,还有手套,袖口也被封死了,唯一的出口就是脖子这儿,拉上拉链之后,身体四个月累积的气味只能从领口排出,然后在头盔中循环。衣服没法洗,后来真的穿馊了。如果我妹(赵今麦)以后长不高的话,我怀疑就是这衣服压的。

记者:最危险的戏份是哪一场?

屈楚萧:拍木星冲击波砸下来的时候,我们的车飞起来,炸点很近,把手套给烧化了,手上烧了两个洞,现在疤看不见了,没办法炫耀。

记者:导演和其他演员在现场会怎么鼓励你?

屈楚萧:导演就用不吃饭来鼓励吧。开玩笑,他不是用鼓励,他也知道每个人都攒着这股劲儿,是彼此给彼此支撑。更多的是妹妹(赵今麦)和姥爷(吴孟达)激励我,他们一个这么小,一个这么大年纪,都能坚持,我为什么不能?

这部戏很累很憋屈

记者:杀青的时候为什么哭得那么厉害?

屈楚萧:我那天的镜头拍到早上,我知道这是我的最后一场戏,感觉这条要过了,就走到那个很高的架子上面张开双臂,等待导演喊“刘启杀青”。导演说,干什么呢大萧?再来一条,就很尴尬。一直以来,心里面有一股劲儿在哪儿憋着,把压力当作动力,就是憋得太狠了,等真正杀青的时候我哭了。回想了一下,这应该是我唯一一部杀青的时候哭的戏。哭得都抽抽了,很傻。真的很累很憋屈,看花絮应该有。就是哭得太厉害了,到后来集体合影时,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好这种感情,就要去横店奔赴下一剧组。

记者:拍摄收工还会沉浸在角色中吗?

屈楚萧:会的。我有个很坏的毛病,在拍戏时很紧绷压力很大,晚上睡觉都在做梦,梦见拍睡觉的戏,做梦都在找机位。

看成片发现很多不足

记者:为一部戏经历这么多值得吗?

屈楚萧:值值值,当演员累无所谓,你知道吗?最痛苦的不是累,在于当你为之付出心血,但总会有一些人拿行话来应付你的时候,最痛苦。我看到最后作品呈现出来,这个剧组的每一个部门每一个成员都在用尽全力做好,这部戏不是某一个人的成功,而是每一个人的。

记者:怎么看待网友对你在影片中演技的质疑?

屈楚萧:拍摄《流浪地球》的时候我还没有毕业,后来在看成片的时候也发现了自己有很多不足之处,非常感谢观众对我的包容,之后我会继续学习、努力磨练演技。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