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主”逆袭不止一个“爽”字!《墨雨云间》凭啥打响暑期剧市第一枪,编剧、导演揭秘幕后

2024-06-16 21:53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5570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爽开爆走”“口碑逆跌”“解压神剧”……由吴谨言、王星越、陈鑫海领衔主演的古装女性成长励志剧《墨雨云间》在优酷开播以来,不仅成为其站内热度最快破万的剧集,也引爆了社交平台的话题。该剧凭借“快准狠”的节奏、高度密集的爽点轰炸,拿捏住了观众的情绪密码,“姜二娘子大杀四方”追起剧来让人欲罢不能。同时将短剧的叙事手法与传统影视剧相结合,为爽剧赛道开辟了新路径。女主角薛芳菲勇于对抗强权的精神,也让许多观众产生了共鸣。《墨雨云间》创作中有着怎样的故事?近日,该剧编剧、导演马诗歌,导演白云默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采访畅聊了幕后。

把逆袭爽剧拍出新意

作为编剧、导演马诗歌认为,《墨雨云间》这个故事吸引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类型是经典爽文,“其天然具备吸引观众的‘爽感’,主角如何关关难过关关过,带着满身伤痕一点一点斗败那些高高在上的恶人,对观众来说本身就是件很带感的事。”但马诗歌也强调,经典也意味着同质化竞争激烈,市面上相同类型的故事并不鲜见。如何把一个经典的故事类型写好拍好,是件相当具有挑战性的事。

对于这部戏的爽感有何特别之处,导演白云默告诉记者,“这是集悬疑、情感、反杀于一体的逆袭爽剧,它的爽在于对女主的反套路刻画,回归后与男主互为棋子、相互成就,她不是恋爱脑更不是白莲花、节奏快、密度高,此外,本剧的爽不只是女主角自己的爱恨情仇,不只是深陷跌宕起伏层层相扣的朝廷内部争斗,最主要的是让观众感受到人物成长的魅力。”

“爽文”一向是市场欢迎的类型,最容易用主角的光环开“金手指”。马诗歌表示,对于女主角薛芳菲的刻画,她并不是人无往不利的“战神”,“她在剧中有很多普通人该有的脆弱,比如被丫鬟说到伤心事时就绷不住掉眼泪,被萧蘅刺到痛处后不顾体面的破防,在经历亲友逝去后几乎垮掉了复仇决心等等。她不是天生刚强,她是被逼成这样的。她在困境中也很需要别人能帮助自己,可这种帮助并不是用主角光环‘要’来的,而是遵循着基本的人际交往逻辑,你帮了我,我也是要还回去。薛芳菲有偿还别人帮助的意识和能力,才有了更多朋友。”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偶剧的那些司空见惯的情节,观众渐渐产生了审美疲劳。我们就尽量避开了这些观众疲劳的设定,这部剧弥漫着浓厚的逆袭元素,身份互换的设定,让整个剧情故事更具反转和看点,此外,还融入了的探案、女性成长等元素,进一步提升了故事的精彩度。”导演白云默如是说。

男女主互为棋子相互交心

不少观众评价,《墨雨云间》在男女主人公情感关系设定与发展上也相当新颖,马诗歌透露,薛芳菲和萧蘅两人的感情经历过几个阶段的变化,“第一个阶段是‘看戏’。萧蘅对薛芳菲主要是好奇和钦佩,头一次见到能够在智谋上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女人;而薛芳菲对萧蘅主要是防备,她知道萧蘅不是‘坏人’,但她也并不知道萧蘅接近自己要干什么,‘未知’带来的不安全感,让薛芳菲对萧蘅敬而远之。第二阶段是‘做戏’。萧蘅发现薛芳菲的戏演得越来越好,而且目标和自己要查的案子不谋而合,是枚不可多得的棋子,欣赏与爱护之心越来越浓;薛芳菲在多个重要节点得萧蘅所助,虽然知道这当中有利用的成分,但感恩之心还是有的。第三阶段是“入戏”。当薛芳菲的对手越来越强大,已经不是薛芳菲一个人能应对的时候,萧蘅就不得不入戏了。甚至到了后面还得反过来,萧蘅冲在前面,为薛芳菲杀下一局。这个阶段两个人必须相互信任,把心交给对方,同心协力,才可能战胜强敌。过命的交情和彼此的信任,让爱意来得水到渠成。”

在这部局中局、计中计的复杂大剧中,薛芳菲和萧蘅之间的极限拉扯和情感纠葛,使得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白云默解读道,“萧蘅每次布局的时候,薛芳菲总会偶然出现,打乱他的计划,而薛芳菲身上藏着的秘密,也引起了萧蘅的兴趣。二人相互吸引,又相互防备,在这场生死博弈的棋局上成为知己,最终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吴谨言王星越都有突破

马诗歌认为,“薛芳菲和谨言此前饰演的角色相差其实蛮大的,薛芳菲更接近普通人,脆弱的部分更多。这就对演员的表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有面对坏人时的冷静清醒,又要有面对悲惨身世时能让观众共情的破碎感,我觉得她演得很到位。”

白云默也有着同样的感受,“吴谨言在这部剧的突破非常大,因为这部剧是走层层的谋略复仇路线,在诠释人物的时候要分的很细化,作为女主她一路从被谋害到逃出生天担负着姜梨的希望和仇恨再次归来,这个人物非常复杂,既有自己的行动路线和目标,也要作为棋子在这场争斗中成就自己,人物的内心状态和情感走向刻画得非常立体,尤其是一些情绪细节的层次把握得非常好,剧好看一定是剧中是人物立住了,薛芳菲这一角色从内心到外在塑造得浑然一体。”

区别于以往的角色,00后小生王星越在剧中饰演桀骜俊朗的萧蘅,马诗歌坦言,“这是我看过王星越作品中最独最‘妖’的一个。浑身散发着一种危险而又致命的魅力。萧蘅这个角色其实并不好把握,演不到位就没有那股子劲,演过了又容易油腻。太刚劲不够邪魅,太妖娆又失了力量感。但星越在这里边平衡得蛮好的,笑容和眼神都很到位,也经受住了大特写的考验。”

该剧极致的人物设定以及极致的拍摄手法,也被观众津津乐道,马诗歌感慨,“拍摄的时候难点在于如何拍出人物之间的拉扯与宿命。这个戏角色与角色之间有太多的暗流汹涌,有太多台词之外的意味和情绪,需要导演通过场面调度、镜头设计去呈现出来。比如薛芳菲第一次去国公府治手,治完后遇到等了他一晚上的肃国公。剧本里写的二人见面就开始对话。但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刻画男女主角情感的戏,所以在对话之前,设计了一片枫叶落到薛芳菲肩头,薛芳菲想伸手去拿,却被一阵风吹走,飘到了萧蘅的身前被他用扇子接住。这样的镜头设计,强化的了薛芳菲和萧蘅的宿命感,再次印证了着两人的‘殊途同归’。类似这样的戏比比皆是,我们每天都在琢磨如何能把这些台词外的东西,更精准地传递给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