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伙》电视剧同名小说发售,养老距离年轻人远吗?

2024-05-30 14:32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82602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秀丽

“不仅要抓准剧本内容,还要将故事里的每个人物形象,尤其是三个创业老人身上那种韧劲描画出来。”这是《老家伙》小说改编之初项目组共同商定的原则。

在改编的过程中,项目组发现每个章节的故事都反映了某个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社会话题,比如“婚恋中遇到PUA该如何处理”“老人理财上当受骗”“儿童被坏人侵犯怎么办”“家庭中的父子关系如何和解”等等,而“养老”话题作为主线情节,穿插其中,在细枝末节间,传递着原作编剧赵冬苓老师和电视剧主创人员的理念:人应该体面地老去。

小说《老家伙》也将剧本中一直探讨的问题:你会在什么情况下,决定把父母送进养老院?溶于小说剧情当中。

这虽是一个简单的疑问句,不少人却从中能嗅到一股质问意味。

去养老院养老,直至今天,在很多人的观念里都沾染着一股消极色彩。

在电视剧《老家伙》主演张国立看来,《老家伙》其实不是一个搞笑的剧本,只是三个并不搞笑的人,无意间形成的一种搞笑氛围。而观众就是在轻松搞笑的氛围里,看到了自己的生活,看到了距离自己或近或远的养老现状。

我国作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养老问题愈发凸显。截至2023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2.97亿,占总人口比重达21.1%。在养老问题日益严重的背景下,大多数年轻人忙于工作、生活,实际上对养老规划缺乏足够的重视。

在节目《角落的夜晚》里,媒体人席瑞说,“考虑养老,其实是在想你要过一个什么样的人生。”虽然养老生活暂时与我们有一段距离,多问几遍“什么时候”,也不能让日程提前,但对养老生活的向往和想象并非完全没有意义。

《老家伙》这部小说中的众生百态,实际已经将大家未来的几种养老情况进行了预演:有被工作忙碌的儿女送进养老院的许工,有儿女无力赡养的牛大妈,有并无儿女支持的林洁,还有即便到了养老年纪,身上仍套着数个家庭负担的“老黄牛”肖长庆……作为年轻人,或许未来还未有定论将会有怎样的老年,但对未来的规划样貌,决定了当下会有怎样的奋斗行为,怎样的生活态度。

除了对自己未来的养老规划,当下年轻人最直面的问题,实际上是如何处理父母的养老问题。大部分人作为独生子女,身处于少子化时代的浪潮中,面对的是父母逐渐老去、需要照顾,而自己还要努力工作,承担起自己家庭的生活责任的现实。年轻人已经承受着来自工作和生活的多重压力,他们必须努力工作才能维持稳定的生活。父母的养老问题又为他们增添了额外的负担。缺乏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年迈的父母,这让他们感到无助和焦虑,不知道如何在工作和家庭之间找到平衡。

小说中肖长庆的儿子肖林,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他年近四十,上有退休老去的父亲和奶奶,下有正在读小学的孩子,以及老婆肚子里的二胎。肖林必须努力工作,来维持家庭的运转和开销。丢了工作后,怕亲人伤心,对自己失望,因此不敢跟他们说,思忖许久,身边竟然连一个能倾诉的人都没有。他每天仍旧正常出门,却只能躲在咖啡馆投简历,晚上就坐在车里坐到半夜,跟家人谎称他在努力加班赚钱。

除了外在困境,固有的养老观念也在禁锢着这个很有责任心的年轻人:肖林认为将父母送去养老院会被人指指点点,违叛孝道;奶奶自己也觉得老了老了,还不能住在自己家里,算是晚景凄凉……

青年人该如何处理必须送父母去养老院和约定俗成的承欢膝下的孝道之间的矛盾呢?

即便第一阶段的养老观念大关通过后,送父母进哪里的养老院,进了养老院能干什么,进养老院后儿女与父母的沟通等问题又会接踵而至。张国立、王刚、张铁林、周涛饰演的四位退休老人退休后仍有拼搏的劲头,“我觉得60岁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年纪,人有经验,心态也更加平和。像我自己也快70岁了,但依然很有工作的欲望。”张国立如此说。但与他们三人不一样的是,还有许许多多退休后非常迷茫的老人。

小说中的许工是技术人员,科技一日千里,他深感跟不上时代后便退休了,住进养老院后,连一个电话都不敢给儿子打,生怕打扰儿子工作,直到去世,都没能跟儿子说出最想跟儿子说的话。许工的儿子也因此抱憾许久。

张国立在采访中说,希望通过这部剧去形成一定的示范效应。“《老家伙》有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人应该如何老去。有一个词叫作‘从心所欲不逾矩’,我认为放在老年人身上也是通用的,不要觉得自己老了就可以破罐子破摔,还是要有一定的规矩意识。剧中其实也观照到这个话题了,所以我觉得该剧有一定教育意义。”

山东文艺出版社联合爱奇艺文学,出版电视剧同名小说《老家伙》时,将剧本原汁原味的内容,把荧幕上探讨的种种社会话题凝聚于纸上,让读者可以在阅读中思考人,应该如何体面优雅地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