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花芷》凭啥“硬控”观众?导演朱锐斌跟半岛聊了聊古装种田生活剧的创作新法

2024-05-04 18:31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15805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古装生活剧《惜花芷》在优酷热播以来,凭借“古偶+种田+女性群像”多元的类型叠加获得了热度与口碑的双丰收,拿下了众多排行榜的top1。剧集叙事不限于内宅宅院,而是从家庭扩展有朝堂,有市井,有街头巷尾,并且能够关联到当下社会的情绪和社会议题,为观众提供了更多思考空间。导演朱锐斌在古偶赛道创作过一众爆款,此番,在拍摄《惜花芷》时有哪些创新?在竞争激烈的古装题材领域他又认为哪些特质是“硬通货”?近日,朱锐斌接受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采访,畅聊了热点话题。

在生活化和戏剧性之间找到平衡点

记者:如今《惜花芷》呈现出来的剧情进程和叙事节奏,是拍摄之初就定下来的,还是在剪辑的过程中有再经过比较大的调整?这种多线平行的叙事方式该如何找到比较好的平衡?

朱锐斌:是拍摄初期,跟编剧开会定下来的这种平行的叙事方式。女性主导叙事,以女主视角带出故事中多元化的女性形象,使得故事更加丰满,也能契合当下年轻女性观众的心理诉求和审美情趣,故事就是从一种平横开始,通过不平衡达到新的平衡,《惜花芷》故事讲述也是遵循折这样的:“平衡—打破平衡—非平衡—平衡恢复”的线性结构模式。”

记者:有观众说顾晏惜和花芷才见了两面就已经让人嗑生嗑死,《惜花芷》的感情线发展也让大家比较有新鲜感,您是如何把握这种新鲜感和男女主之间的拉扯的?

朱锐斌:晏惜与花芷,是一种“真实情侣”戏剧化后的关系,他们因为抄家而结识,一个是皇权的刀,一个是刀下的牺牲品,中间似乎隔着身份/皇权等等看似不可调节的矛盾,但日常生活中的互相慰藉,彼此支撑又将矛盾一点点消解抹平,用日积月累的爱意与信任代替了山盟海誓,在生活化和戏剧性的中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记者:《惜花芷》受到好评的一点还有“男女主都长嘴了”,没有强行制造误会,一开始会不会担心剧情起伏不够?这种“反套路”的设计有没有参考过一些其他剧的观众反馈?

朱锐斌:男女主角这种偏成熟的恋人关系,虽然没有大开大合的情感冲突,但是有坦荡、健康的互动,生活化的恋爱细节也给观众提供了另外一种清新自然的感官体验,与风波不断的花府故事线相得益彰。

女性群像多元立体,有爽感亦有温情

记者:《惜花芷》被一些观众称作“小《知否》”。实际上,《知否》之后,市场对“种田剧”、“女性群像剧”是有期待的。您如何看待这样的市场需求?如何看待“种田剧”、“女性群像剧”类目的创新?

朱锐斌:电视剧作为一种文化产品,是影像产业中的主要组成部分,电视剧行业具有广泛市场需求,比如多元化需求、文化传承需求等等。未来还需要不断的变化和发展,以及观众需求的升级,需要加强技术与品质方面的改进,才能推动行业的进步与发展。

女性群像戏是指以多位女性为主要的表达对象的影视剧。女性群像,需要关注女性的真实生活和经历,避免过于套路化的人物设定,并尝试从不同立场对社会的热点进行多样解读,同时也应该减少“男性凝视”的影响,平等和尊重的展现女性形象,通过这些努力,女性群像戏可以更好地地呈现女性的世界,聆听“她们”的心声,见证“她们”的成长,感受“她们的力量”。

而治愈、清新、自然的田园剧正好为观众提供了一种近乎“桃花源”的理想去处,让观众暂时脱离现实世界的焦虑,能够满足观众的精神诉求。

记者:和市场上已经有的种田剧,女性群像剧相比,《惜花芷》有哪些差异化的表达?这些表达是如何产生,落地的?

朱锐斌:《惜花芷》故事情节错综复杂,不仅聚焦个人奋斗还融合了家庭恩怨、民生艰难等诸多元素,悲伤与温情,个人选择与家族命运,多元素的叠加,为观众提供来更多思考空间,人物更是多元立体,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感受与故事,展现了人物的魅力与人性。

记者:当下,长剧市场竞争很激烈,剧集质量从服化道,到故事,再到呈现……都是越来越卷的。您会否感受到,古装剧越来越难做了?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口味越来越刁钻了?

朱锐斌:那倒没有当下观众是具有识别美丑和承受多样性表达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故事中让观众共情的点,《惜花芷》中落魄贵女逆袭创业,给予观众超脱现实的爽感,但宅院中多元化的女性群像又为爽感叠加了一层真实的温情。

记者:市场观点认为,《惜花芷》打破了以往古装“贵女”柔弱的形象,落难千金变身商界女霸总,顺应了当下主流的独立女性议题不谋而合。《惜花芷》的女主,您是否特意做了“独立”这个视角?您如何看待《惜花芷》女性角色的创新点?

朱锐斌:没有特意做独立视角,而是以家庭为叙事基点,呈现镜像生活本应有的群像质感。《惜花芷》女性角色的创新点,将女性当作个体的人来描绘,为观众展现了可能不完美但真实的女性形象,她们有人性,有欲望,也有竞争。

拓展格局,古偶题材也应彰显文化价值

记者:近年来,随着抠图制作、工业糖精、冷饭回炒等现象的泛滥,古偶类剧集逐渐掉入行业鄙视链底端。其所拥有的基础受众也成为双刃剑:一面意味着剧集流量有人托底,但另一面,意味着观众审美疲劳的可能性增大,观剧热情不断降低。古装剧受众广泛,观众基础深厚,您个人对古装剧的创新有哪些心得?其中,哪些运用在《惜花芷》拍摄上?

朱锐斌:我认为是在剧情与立意、制作质量、与观众的互动还有叙事风格等方面。剧情的立意需要体检主流价值观的,关注家国天下奋斗成长经历,而不是过度沉迷偶像,提升剧集的文化价值,给观众正面影响。

《惜花芷》是展现了花芷在封建社会的蜕变与成长,这部戏情节紧凑而引人入胜,花芷作为一位智慧聪明,勇敢坚强的女孩通过一系列的奋斗与努力成功逆袭封建社会的命运。提升剧集的文化价值,给观众正面影响,花芷在困苦中不忘努力奋进,不舍家国责任的形象,既表现了主人公不屈服于命运的倔强与傲骨,也向观众传递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价值观。

记者:市场越来越卷,古装剧类型的叠加,增加了更多现实议题,拓展叙事的广度和深度,鲜活的人物群像,多维的人物互动,都是创新的看点。您如看待这种趋势?在叙事的广度和深度,故事线索等方面,《惜花芷》有哪些创新?

朱锐斌:宅院内外众生相,以花芷的故事线索勾连家族命运,尝试一种平衡视角,营造丰富的生活场景,将人物汇集于同一时空,以语言,动作的方式展现人物性格,人物心理变化以及传统关系。藏在故事里的格局,在既定家族关系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状态,个体的命运差异,体现了剧集观照生活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