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尽,回首如梦!揭秘王家卫导演的十年《繁花》创作历程

2024-01-10 15:2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90590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2024年开局,剧市掀起了一股“繁花现象”:从“响”与“不响”的上海话考究,到原著《繁花》的一书难求;从回望1990年的黄河路究竟是何样,到排骨年糕外卖量暴涨200%……只要与《繁花》有关的话题都能引起广泛讨论。1月9日,电视剧《繁花》在腾讯视频迎来收官,“宝总变回了阿宝”,“宝珠CP”未能走到一起,“李李出家”,故事在“赤子之心常在,人不响,天晓得”的旁边中迎来大结局。从2013年底开始筹备《繁花》,到2024年播出,王家卫导演走过了自己的又十年,这不仅是一次精益求精的艺术创作之旅,也如同他寄给故乡上海的一封“情书”,阅读的人是你与我。

上海男人的惺惺相惜

长篇小说《繁花》出自上海作家金宇澄之手,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曾被外界视为最好的上海小说之一。对书名金宇澄的解释是,“繁花就像星星点点生命力特强的一朵朵小花,好比树上闪烁的小灯,这个亮起那个暗下,是这种味道。”《繁花》所描绘的是此起彼伏的趣闻轶事,承载的更是上海时而幽暗时而光辉的城市记忆。

2013年3月,《繁花》单行本出版。秋天,王家卫就找到金宇澄想要签约,金宇澄表示:“导演说了一句话就特别打动我,他说你写的就是我哥姐的事情。”2014年7月18日香港书展上,金宇澄和王家卫共同出席了“《繁花》写出上海故事”的讲座,这是两人第一次“合体”出现在公众面前。王家卫说,自己是一口气看完小说的,用“一见如故”形容了他对《繁花》阅读的感受。“我出生在上海,1963年跟我父母去了香港,这几十年我不断地来来去去,我哥我姐一直在上海,我还有20多个表兄表姐,他们跟《繁花》里面的人物基本上是同一代人。我很想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所以我决定改编这本小说。”

王家卫说,当他看到这部小说时第一感触是,“上海的文学和关于上海的文学,从张爱玲以来都是阴性的,而在金宇澄的《繁花》那里充满了荷尔蒙性感,不是粗犷,是上海男人的性感。”他还从《繁花》里看到小说跟他电影相似的地方,就是不一定追求故事的完整性,“在我看来故事的完整,不是小说必须具备的条件,小说是超越故事的。”

王家卫能理解金宇澄小说里的“不响”,金宇澄也能理解王家卫的《阿飞正传》结尾部分梁朝伟的突然出现,并把这个桥段作为小说的开头。金宇澄说,“《阿飞正传》结尾是《繁花》开头。为什么梁朝伟要放在电影后面,导演没有说,那我就是把他放在开头。每个作品有属于作者的标签,《阿飞正传》突然冒出那样一个人,就是王导的风格。”

角色很多为何选阿宝?

金宇澄说,“一个原著交给一个导演,他来做一个东西,它是一个新的生命。”他对王家卫的信任不言而喻。

《繁花》这本书,一共31章,没有连贯的故事,表面是饮食男女,里面是上海岁月,时代变迁,面对这样的一个结构,如何下手,对王家卫来说,也是千头万绪。

2017年,胡歌第一次见到了王家卫。胡歌透露,当时王导考虑让他一人分饰三角,同时饰演沪生、小毛和阿宝。但很快这个方案被否定,最终,王家卫在三个人物中独取了“阿宝一枝”作为故事的核心。

王家卫在《繁花》的幕后特辑里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文字有文字的优势,影像有影像的优势,作为一个剧来说,最有起伏,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应该是阿宝。是什么让阿宝成为宝总,一夜之间成为时代弄潮儿,书里面没有体现,原著不响,我们可以‘补白’:相辅相成。我们没有能力还原足本的《繁花》,但是我们肯定会给出一个你在原著里看不到的上海阿宝。”

如观众所看,电视剧《繁花》里展现的是时代传奇,展现时代造就英雄,以及时代的精神面貌和精气神,以及大时代下的众生命运图景。

“对书迷,我的建议是带着《繁花》看《繁花》,每个人心里边都有自己的《繁花》,我跟你们一样,只是一个读者,我的解读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对于没看过原著的观众,这个剧集只是蛋糕中的一块,看完之后意犹未尽,我建议你们去看原著。”王家卫如是说。

慢工出细活杀青再补拍

2019年4月,《繁花》正在筹备,冯丹(《繁花》总发行人)在了解当下电视剧市场的合作模式后,与多年的合作伙伴和老相识、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副总经理、《繁花》总制片人李尔云进行了项目的接洽。

而和外界了解的一样,当时,王家卫的身份还只是监制,也许是因为太爱《繁花》,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甄选和考量,他决定亲自执导。正如王家卫所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繁花》。”而王家卫心中的《繁花》,只有他自己能拍出来。

遇到腾讯视频前,王家卫和编剧秦雯已经做了多年的案头工作。《繁花》的编剧秦雯因剧集《我的前半生》一战成名,能把亦舒的小说改成爆款“上海故事”,秦雯独有一手,再加上《流金岁月》,上海、香港,成为她职业生涯的关键词。推进影视化合作时,王家卫只给腾讯视频看了一集剧本,彼时的剧本,同金宇澄的原著相比变了很多,但上世纪90年代上海人民的生活画卷已经徐徐打开。

慢工出细活是王家卫导演的标签,从2020年9月10日开机,《繁花》一直在拍摄、杀青、补拍、再杀青……2022年过完年,王家卫导演把全集剪了出来,但是中间还要补拍一场戏,但补拍并非容易的事,很多演员的档期已经排满了,只能想办法配合。辛芷蕾在此前的采访中说,自己“光杀青就杀了4次”。2022年补拍了一年,王家卫导演觉得仍远远不够,2023年又拍了大半年。拍《繁花》,王家卫耗尽了心血,在超期、超支的情况下,所有的投资方(包括王家卫),都在扛住压力。

即便到了宣发环节,王家卫依旧亲力亲为,如今大家看到的每一张海报,每一个官方物料,都是导演亲自经手、确认的。

去年12月,《繁花》办了三次发布活动。12月15日,是总台央视的“大剧看总台”。12月17日,腾讯视频在澳门举办星光大赏盛典活动,《繁花》官宣。12月27日开播当天,《繁花》在上海的和平饭店举办了首映礼。针对这三次活动,王家卫也有考量:如果来得及规划,12月15日的活动由胡歌、马伊琍参加,这是“夜东京”小活动;12月17日由辛芷蕾出席,因为李李是从澳门回来的;12月27日的活动,由胡歌、唐嫣参加,外滩27号是汪小姐的主场。

剧集开播后,王家卫导演也会看观众们的反馈,他还问腾讯视频方面,“30000热度好不好,还能更高吗?”对于王家卫来说,这一段长达十年的创作之旅的终点无疑是观众的满意度。而如今不论是掀起的“繁花现象”还是豆瓣8.3分的高口碑都是一种印证与回答。

在不舍声中,《繁花》落幕,王家卫导演也用“十年一瞬,江湖再见”来感慨这段岁月。唯有不响,唯有向前,我们永远期待下一个冬去春来,繁花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