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迅|我和黄渤很小就认识了!电影《涉过愤怒的海》上映,周迅接受采访大揭秘

2023-11-26 20:01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0895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由曹保平执导,黄渤、周迅领衔主演的电影《涉过愤怒的海》25日上映,这也是周迅和曹保平在《李米的猜想》后的又一次合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周迅感慨“每次跟曹保平导演拍戏都像跑马拉松,肾上腺素的强刺激感让自己记忆深刻”。此外,周迅和黄渤更是“很小就认识”,这次搭档更是因为“演技”而备受更多圈内人认可。

      黄渤理性我感性碰撞有意思

从《李米的猜想》开始周迅就非常喜欢和曹保平导演一起拍戏,只要是拍曹保平导演的电影,演员都会处在一个非常极致的状态中。周迅表示,导演创作的电影和人物往往是会给人以极致的生理感受和情感体验的。像《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人物都是在一个高度浓郁的情绪里,都面临着非常极端的人生境况。

这次《涉过愤怒的海》,曹保平导演更细致了。 “跟他拍戏虽然非常辛苦,但会让人肾上腺素飙升,会有一种 100 米起跑前马上就要弹出去的感觉。我会根据导演的剧本去揣摩人物关系,再就是去观察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 ”

谈到合作搭档黄渤,周迅表示黄渤和她是完全相反的演员,“他特别理性,我特别感性员,我们俩在现场的碰撞其实很有意思。”有些东西就是现场讨论的时候迸发出来的,包括海边那场戏,周迅跟黄渤说“把我跟拖垃圾袋一样拖上来”,这句话她当时其实没有注意。 “很难具体描述两个人现场是怎么磨合的,因为大家都沉浸在角色里,其实顺着角色就能把心里滋生出的比较极致的情绪表现出来。”

周迅还透露,和黄渤很小就认识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合作,“这次第一次合作又是和曹保平导演一起,这个组合就很顶、有意思,体内的能量很足,开拍的时候我就长了三个包。”周迅就跟导演说留着,正好景岚因为儿子的事上火长包,也挺符合人物形象,但是后来拍着拍着戏包就没了,后面特别找特效老师帮忙画上去。“我觉得这个点还挺好,很符合她焦虑的状态,很真实,她没有那么精致,有一种粗糙中的真实感。”

 这个电影里有太多玩命的片段,大家都很玩命,周迅特别提到在水底的戏份,“因为我之前有至少三次差点被淹死,所以对水有极大的恐惧。但是拍摄肯定是不能避镜头的,可是演员在极度恐惧的状态又很难去表演。”

       缺爱和溺爱都太极端

   “景岚是故意让自己看不见李苗苗的问题的。”谈到在影片中饰演的母亲角色“景岚”,周迅有着深刻的理解,“包括苗苗小时候炸青蛙、拔奶奶的氧气管,景岚肯定是知道孩子在性格方面存在这样的问题的。她其实也知道儿子和金丽娜的死有关,但是她会想,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儿子;不管他究竟做了什么,作为母亲我都一定要帮你。”

景岚有一句话是“你就当碰上只母狼,逼急了我是要见血”,周迅认为,景岚对苗苗是溺爱型的,这种爱又非常“强大”。一方面,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事业型女性,但与此同时她又很脆弱,她作为一个母亲爱得很软弱。

第一次见到老金时,景岚说了一句话,“孩子我见过,要不是因为这事儿,我们也许就是亲家了”,这说明她对这个女孩还是挺认同的。景岚在最后对老金说了一句话,“你一点都不爱她”,这个台词其实就是在说,老金完全没有听到女儿求救的声音,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女儿需要的爱的方式。

影片最后,黄渤饰演的老金在海边给景岚看娜娜死前视频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一直闭着的眼睛不能再闭上了,她睁开了眼睛,从这件事里彻底离开了。“金丽娜让人心疼,李苗苗的根是破碎的。”

对于“报喜不报忧”的家庭关系,周迅认为,这这好像是中国人的传统。“包括我们家也是,有一年我妈妈动手术,她是自己做完整个手术才告诉我的,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拥抱她,让她好好保养。”

影片中的金丽娜是比较缺爱的,苗苗是被溺爱的,这两个极端都不好。“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敞开心扉、相互沟通,把妈妈和爸爸、女儿 和儿子这些名词淡化一些,大家都作为最根本的人去理解对方。”

电影2019年拍摄,在拍完后周迅也和很多影迷一样,期待着电影上映。“这是一部好电影,也希望大家都可以去电影院感受那一份极致浓烈的情感。在看完这部戏之后,不管是父母也好还是已经成人的孩子也好,可以更加坦诚地敞开自己,去和孩子或者父母沟通。”